第一百三十四章 暴風驟雨

「楚風,你是否要給我族一個說法?」孔雀族的人很高調,再次質問,這並不是私下裡交涉,而是公開針對。. M

一時間氣氛有些詭異,各大財閥都在盯着,但少有人開口,靜觀事態展。

孔雀族與盤山一脈都針對楚風難,後果難料。

尤其是孔雀族,如今的影響力實在太大了!

現在是非常時期,各大名山的爭奪進入白熱化,廝殺的異常激烈,孔雀族絕對早已殺出赫赫威名。

孔雀王敢去爭奪人族的封禪之地,可以想象他有多麼的強勢,一個孔雀王哪怕是數位獸王加在一起都比不上!

現在孔雀族來人呵斥楚風,向他難討個說法,哪怕是各大勢力沒有參與殺孔雀族的准王都感覺一陣忌憚。

他們擔心孔雀王怒,會遷怒所有人。

現在天下名山染血,強者爭霸,各大財閥都有自己的目標,如果孔雀王貿然闖過去,在一些名山大殺一通,誰都受不了!

如今封禪之地聚集着八景宮玉虛宮碧游宮的三位絕世高手,可孔雀王還是敢去殺伐,跟他們爭霸。

換作其他勢力的話根本擋不住!

不過,普通的人不管這些,沒有害怕所謂的孔雀王,這種存在離他們很遠,不可能單獨去針對他們,所以依舊在支持楚風。

許多人認為孔雀族太霸道了,分明是你們想去殺人,楚風只是被動還擊而已,卻還要被斥責。

甚至以孔雀王的無敵名頭來壓人,恫嚇楚風,要他給一個說法,這有點說不過去,非常欺負人。

網絡上很多人聲援楚風,覺得他就該那麼無所畏懼!

「楚風,我們支持你,儘管放手一搏,我就不信邪了,孔雀族還真能號令天下不成?」

「即便孔雀王真的無敵,該族也不該飛揚跋扈,不然的話早晚會為自身招惹大禍!」

一些人不相信孔雀王敢來順天出手,對他們的這種霸道風格有些眼。

各大財閥略顯沉默,現在不好明確表態,萬一觸怒孔雀王,那可能就是血光之災,他們想奪取的名山也許會血流成河。

所以,現在情況略顯詭異。

很快不少人都覺氣氛竟有些沉悶,難道孔雀王還真的要親臨順天不成?

「孔雀族的那個使者在哪裡?」楚風在玉虛宮問老頭子。

6通搖頭,道:「沒來順天,在另外一座城市。」

依照楚風的性格,怎麼可能會給孔雀族一個說法?接連殺了幾頭孔雀,再來的話依舊還要殺!那種恫嚇與威脅對他沒用!

接下來的兩日氣氛越顯得沉悶,許多人都覺察到了壓抑,因為各大勢力哪怕表態,措辭也很謹慎。

他們是人族,自然不會胳膊肘向外拐,但是言辭小心翼翼,沒有得罪孔雀王。

即便是普通人也漸漸感受到孔雀一族的威勢,提到孔雀王可能會親自出手后,竟讓各方這般忌憚。

這種威懾力實在過於恐怖!

直到這時普通人才意識到楚風可能遇上了大麻煩,連各大勢力都那麼的忌憚,他一個人能扛得住嗎?

「唔,那些噪音終於少了,詆毀我等的人不敢在張揚,孔雀王果然如神祇般,壓的各方透不過氣來。」

盤山,一名老者開口,正是黃雲,該族的准王級強者,它斷了一條腿,又被楚風斬落尾巴,逃了回來。

在他對面有一中年人坐在蒲團上,雖然不是准王,但也快臨近了,名為孔卓,正是他代表孔雀族一路北上,針對與呵斥楚風。

盤山景色瑰麗,下方雲霧飄渺,環繞在半山腰,上方草木蔥綠,青翠欲滴,更有各種古樹開花,像是仙境般。

孔卓坐在山上,俯瞰盤山美景,道:「楚風他真是狗膽包天,連我族的准王都敢殺,這是血仇,若非孔雀王身在泰山騰不出手,哪裡還有他的命在!」

他面上帶着煞氣,哪怕強大如孔雀族,也經受不起那種損失,僅數日間而已就在順天折殞三大強者。

該族內部生大地震。

「楚風這個人必須得除掉,哪怕孔雀族不開口,我們也不會放任他成為真正的王級生物。」黃雲微笑。

「嗯,我族也是這個意思,不能放任了。這個人有些手段,同為準王,他卻能以一敵三,擊斃全部對手,這種戰力有些恐怖。」

就在這兩日間,兩族都認真分析過了,對楚風的實力感到心驚肉跳,這種人一旦成為王者絕對恐怖。

孔雀王當年就是這樣,在崛起的過程中,哪怕被圍攻,也擊敗同族,殺死異類中的競逐者,獨佔鰲頭,佔據大山中的異樹。

現在楚風也有這種潛質,同境界中隱隱露出無敵的跡象,真讓他成為王級生物那還了得!

對於這兩族來說,除掉楚風這種潛在威脅,宜早不宜晚!

「你說這小子會不會成王了?」孔卓低語。

從心裏來說他並不相信,因為任何生物成王都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剛成為準王的人很難直接成王。

黃雲道:「我們也懷疑過,但那段直播后,認為他還只是一位準王,老祖親自有現什麼問題。」

孔卓點頭,道:「不過,沒關係,反正你們的老祖又突破了,已經開啟王級生物的第二道枷鎖,實力精進,哪怕那個人類真的成王也只能枉死!」

黃雲微笑點頭,道:「唔,老祖藉盤山上的異果修道有成,正在養劍,隨時準備去殺他,御劍術想必更為恐怖了。」

孔卓嘴角噙着一縷淡笑,道:「我倒真希望他很強,那樣的話,才值得盤山老祖出手,更具有震懾性。」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因為即將輕易抹殺楚風。

現在異族崛起,有些獸王十分恐怖,稱得上絕世無敵。

真要將異族逼急,它們會直接闖入人類的巨城中,大肆屠戮,這種是一種致命的威脅,所以一些異類有恃無恐。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很有底氣,敢跟人類叫板。

黃雲笑了笑,道:「最好還是低調點,老祖會暗中出手,一劍飛去,斬敵級於百米之外,摘走他的頭顱。」

孔卓微笑,道:「但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明着震懾一番,不是已經讓楚風來盤山請罪了嗎?他肯定不會來,可以再督促他,反覆提及這件事,也算是在羞辱。」

這兩日,暗流涌動,各大財閥都有些謹慎,對孔雀王忌憚,因為越是了解越是明白,這一脈不好惹。

許多人都已洞悉,孔雀王金烏王等一批最頂尖的強者結成聯盟,惹下一個,很有可能會跟那一批勢力結仇。

普通人也在擔憂,這是暴風驟雨將來的跡象嗎?

所有人都覺得氣氛越古怪,將要生大事,這多半有些不妙。

一些人甚至覺得,楚風該出去避一避風頭,情況對他非常不利,也許真的會有恐怖獸王趕來鎮殺他。

「老大,你躲出去吧,情況有些不對,可能有獸王要針對你!」歐陽青等人聯繫他,第一時間進行勸告。

連他們都有了這種想法,可以而知外界其他人的心緒,都體會到颶風即將來襲。

葉輕柔也鄭重開口,道:「或許異類想立威,畢竟你殺了蒼狼王,又連殺孔雀族盤山一脈的准王,被一些王級生物盯上了。」

楚風讓他們放心,不要擔憂,他沒有多說。

外界,一片沉悶,越來越多的人相信事情惡化了,糟糕到了一定的程度。

楚風雖然連殺准獸王,但是也將自己陷入危險境地,情況很不對。

許多人心中都浮現陰霾,總覺得暴雨即將傾瀉,雷電將瘋狂劈舞而來。

果然,第三日盤山一脈有人趕到順天,不再是隔空喊話,而是真身出現,高調的送上一份書信,讓他去盤山一談。

「你殺戮過重,但也不是沒有辦法化解,去盤山請罪,一切都還可以商量。」

這個人雖然說的不是很嚴重,但是誰都知道,真要去的話有去無回。

這一日,楚風見到了盤山一脈的這個人,但是也僅僅眼,就又無視了,自然連書信都沒有去翻閱。

「年輕人,你這樣自負會吃大虧的,我勸你還是去盤山低頭賠罪吧。」這個中年人最後一眼,就要離去。

楚風開口,道:「你們差點就害死我父母,還屢次讓我去賠罪,這是想羞辱我嗎?!既然來了,就留下一點東西再走,我是這麼好奚落的嗎?」

「你……啊!」中年人驚恐慘叫。

這一日,順天城轟動,因為盤山一脈派出的人不僅被楚風直接趕走,還被打出原形,斬掉了尾巴。

人們一條巨大的黃鼠狼倉皇逃走,身後留下一地血跡。

這激起軒然大波,所有人都被驚住了,在人們都在感覺沉悶之際,楚風竟然依舊無畏,還這麼的強勢。

「要出大事,多半會有獸王出動啊!」有人嘆道。

「楚風會怎麼做?如果不躲避出去,也許會有殺身之禍。」一些人在為他擔心。

現在情況非常糟糕,對楚風十分不利,氣氛已經沉悶數日,許多人認為他真的應該去避一避風頭。

事實上,楚風一切都準備好了,他即將要上路,趕往盤山,平山滅寨!

求下月票啦,雙倍月票期就要過去了,請投給聖墟吧。

感謝!(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