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

盤山老祖落地后,身體如同勁草般,堅韌的貼在地上,拳風打不動,神秘能量擊不斷。.%M

他咳出一口血后以人形軀體伏在地上,度快到極致,四肢着地,瞬息出現在數百米之外。

楚風跟進,拳印還有黑色的短劍遙指,不曾離開過他的要害,要進一步攻伐,一逃一追,破壞力驚人。

他們都以音而行,空氣炸開,路途上所有的山石巨樹等只要碰到的他們的軀體全部爆碎,無物可擋。

度到了這一步非常恐怖,對肉身的要求格外高,不然的話肌體會龜裂,根本承受不住!

「轟!」

一塊十幾米高的褐色巨石被盤山老祖的撞碎,亂石崩天,他像是一枚導彈飛來,摧枯拉朽,破壞力駭人。

他伏在地上,貼着地面而行,想要擺脫楚風的近距離攻殺。

但是,楚風如影隨形鎖定了他,到最後更是一躍,向前撲擊,手中的黑色短劍直指盤山老祖的后心,向下刺去。

那柄盤旋在老黃鼠狼身邊的赤紅色飛劍爆絢爛霞光,如同火燒雲染紅整座山峰,太過璀璨。

「當!」

赤色劍體劈在楚風手中的黑色短劍上,整片虛空都爆鳴不止,如同九天落下的驚雷,震撼這片山巔。

這口飛劍的威力太大了,足可以削平一座山頭!

楚風如果不是王級生物怎麼可能抵擋的住這種驚世駭俗的力量,數十上百頭普通異類一起出手都不夠這口飛劍一斬。

楚風虎口熱,都出現裂痕了,有血跡滲出,但他沒有憤怒,反而雙目中露出熾盛的光芒,無比希冀。

他很期待御劍術,如果斬殺盤山老祖,他或許就能得到盤山的傳承,到時候也能馭使劍體,橫掃四方敵。

這東西簡直無堅不摧,還能斬殺敵手於數百米外,實在過於恐怖。

轟隆!

黑色短劍雖然被阻,但是楚風的拳頭卻已經砸了下去,轟向盤山老祖的後背,虎嘯震天,一頭龐大的猛虎撲殺向下。

這是形意拳中的虎形,練拳一輩子的老拳師都不見得能顯化出真形來,楚風卻精通與掌握,他悟透了。

這一拳剛猛而霸道,白虎真形一現,主殺伐,撼日月,非常狂暴。

盤山老祖被逼無奈,猛地翻身,後背貼在地面上倒飛,雙手則不斷的向上拍擊,化解白虎真形殺招。

砰砰砰……

兩人激烈交手,一個在上,不斷出拳,一個在下貼着地面倒飛,激烈的碰撞,拳風呼嘯,比雷鳴聲還震耳。

這片山地破爛了,被兩人踏破,地上出現許多裂縫,所有古樹全部炸開,在王級生物面前顯得脆弱不堪。

噗!

老黃鼠狼大口咳血,在這種迅猛的攻擊下他有些吃不住,翻身而起,直立着軀體,近乎狂,咆哮連連。

楚風的拳印太重了,每一次擊出都出可怕的音爆聲,雖然沒有閃電,但是卻比降落下雷霆還驚人。

突破音障后,空氣如同在爆炸。

老黃鼠狼遭遇大危機,陷入楚風的恐怖拳印間,它雖然很兇猛,但是卻擋不住這種暴風驟雨般的攻勢。

咚咚咚……

在肉身搏殺中,盤山老祖口鼻溢血,快堅持不住了,如一個稻草人般被打的飛起,鮮血四濺,身體劇震不已,體若篩糠。

他全身血肉抖動,在化解楚風的可怕拳印,即便如此也承受不住,體表出現一道又一道裂痕,要被打的爆開了。

「殺!」

楚風大喝,拳拳到肉,霸道無邊,跟一尊大魔神似的,一路推進,壓制對手。

砰砰砰!

盤山老祖再次被打的橫飛,撞在遠處山壁上,那裡崩塌,巨大的石塊四處滾落,煙塵滔天。

王級生物的肉身十分駭人,哪怕受了重傷,陷入生死險地中,老黃鼠狼依舊非常恐怖,以音衝起,震碎壓在身上的所有巨石。

「死!」

楚風大喝,一拳直擊而出,簡直要撼天動地般,伴着九天落雷般的爆炸之音,空氣被震散,威勢無雙。

轟隆!

盤山老祖身體光,體表的裂痕溢出一縷又一縷血,化成赤紅的霧靄包裹着自身,王級力量沸騰。

它的實力暴漲,老黃鼠狼拚命了,不然的話可能會被楚風的拳印活活震死,那個年輕的人類王者太彪悍了。

轟隆!

兩人碰撞,出刺目的光,那是神秘能量在激蕩,在擴散,這片地方飛沙走石,如同颶風過境般磨盤大的石頭都被吹的飛起,到了半空中。

盤山老祖踉蹌着,倒退出去數十米遠,腳下的地面出現一道又一道大裂縫,山地都被他踩的崩開,可以想象究竟遭遇了多麼駭人的力量。

在剛才的交手過程中,兩口劍體也不斷碰撞,鏗鏘之音震耳,像是要劈開天穹般,殺氣滔天,劍光照亮整片山巔!

楚風除卻肩頭淌血外,別處沒有大礙,那是被赤紅飛劍擦中而斬開的。

盤山老祖體表有多處裂痕,那是被楚風的拳印生生震的,簡直要將他轟的爆碎,血霧蒸騰,繚繞着他。

他在動用秘法,不惜代價的消耗獸王血精,源源不斷的為自己提供力量,不然的話擋不住楚風。

「我低估你了。」盤山老祖低語道,眼神冰寒。

「你讓我來盤山請罪,我來了,但你承受的起嗎?!」楚風向前逼去,氣勢越來越盛。

他身材頎長,高挑卻又不失強健,體魄晶瑩而完美,這是王級生物的恐怖肉身,哪怕空靈,但卻蘊含著最可怕的力量。

轟!

大戰再次爆,楚風的拳印愈加駭人,全面壓制盤山老組,打的他不斷橫飛,口鼻噴血。

同時兩口劍體也在交擊,劍光照亮山峰,衝起很高,遠遠望去非常駭人,彷彿有絕世劍仙在爭霸!

吼!

盤山老祖仰天嘶吼,身體光,血氣蒸騰的更厲害,但是他依舊不敵,被打的幾次撞進山壁中。

如果沒有赤紅飛劍,他早已被楚風打爆了!

即便這樣他依舊能擁有音,帶着狂風,在山峰上騰躍,快如閃電,留下一道又一道殘影,所過之處什麼都被毀掉了。

噗!

老黃鼠狼七竅流血,眼不行了。

楚風逼近,但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莫名的驚悚,哪怕王級生物彼此的神覺對沖了,他還是感覺毛,這說明問題太嚴重。

瞬間,他再次運轉特別的呼吸法,身體繃緊,且身體繃緊!

從預感到不對,再到極防禦,都生在一剎那間,如電光朝霞,轉瞬而過。

楚風渾身寒毛炸立,他頭疼欲裂,像是有什麼東西要鑽入他的腦海中,讓他的身體都跟着一個踉蹌,站立不穩。

半空中,有一頭金色的黃鼠狼不是很大,也就半尺多長,浮現在那裡,拚命向著楚風的頭顱中鑽去。

剛才如果不是楚風警覺性足夠高,直覺敏銳的嚇人,他肯定中招,被黃鼠狼偷襲得手,但即便如此他也承受了可怕的攻擊。

「死吧,我忍你多時了!」

盤山老祖吼道,他的真身撲了過來,瘋狂攻擊,體魄上溢出王級精血,焚燒成紅色霞光,為他提供神秘能量。

他拚命攻擊楚風,為半空中那頭由精神力化成的金色黃鼠狼提供機會。

這是他開啟第二道枷鎖所獲的本領,近乎神通般,再次孕育出一道獨立的精神體,如同一個身外化身,一直躲在暗中,隨時準備撲殺楚風,從而佔據他的身體。

這是老黃鼠狼的殺招,但是卻不容易實現,所以他一直在麻痹楚風,跟他血拚,關鍵時刻突然下殺手。

楚風其實也有所防備,因為在進行牛魔吼時,曾震的老黃鼠狼精神恍惚,那時他便起了疑心。

他深知這一脈精神力常,遠勝其他種族,而牛魔音功居然輕易湊效,自然讓他覺得詫異。

老黃鼠狼一直在覬覦楚風的王級體魄,一旦擁有,他那團獨立的精神體就有了寄託,擁有一具真正的身體。

那個時候他將獲楚風的王級體魄,等於是雙王,實力將暴漲。

「殺!」

盤山老祖吼道,瘋狂催動精神力,那隻金色的小黃鼠狼拚命向著楚風的頭顱中鑽去,恨不得立刻佔據。

「滾!」

楚風爆喝,雖然頭疼欲裂,但意識很清醒,運轉特別的呼吸法,口中噴吐出如同雷電般的雪白光芒。

吼!

同時他一聲大吼,施展大力牛魔拳,並且爆出牛魔吼,這是一種精神攻擊之法,可以對抗神覺入侵。

「怎麼可能?」盤山老祖怒叫。

他隱忍多時,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絕殺,奪走一具王級軀體,可現在他現像是在面對銅皮鐵骨般,根本鑽不進這具軀體中。

換作其他獸王,肯定早已被佔據王級肉身,老黃鼠狼有這種自信,精神力無匹,根本不是其他異類所能對抗的。

但現在他遇到大麻煩,隨着楚風運轉特別的呼吸法,不光的是他血肉內神秘能量瀰漫,強大了很多,就是他的精神彷彿也在進行呼吸,跟着暴漲了一截。

這時,楚風也吃了一驚,第一次感受到精神體也能進行呼吸,一剎那,他的額頭前溢出銀白光焰,那是熾盛的精神力,彷彿要焚燒萬物。

「啊……」

那隻半尺多長的金色黃鼠狼從半空中跌落下去,翻滾着,凄厲大叫,以精神力見長的它居然不敵,被焚燒成重傷。

它痛苦地尖叫,因為大勢已去,自身要完了。(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