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斬雙王

山谷外,金鷹原本很激動,也很振奮,因為楚魔王就要授了,禽王已經親臨,要在谷中鎮殺他。.』.

可是,它突然呆住了,身體僵硬在那裡。

孔雀也正在享受復仇的喜悅,帶着快意,要被斬,然而此時一股寒氣刷的一聲襲遍全身,從頭涼到腳。

「天啊,大人!」兩頭凶禽一起大叫出聲,怎麼會這樣,禽王遭劫,墜落在地。

山谷中,紫金啄木鳥痛苦無比,一隻翅膀就這兒樣離體而去,這對它來說是一種極其嚴重的創傷。

這相當於人類被斬掉一條手臂,身上鮮血噴涌,染紅地面。

它砸落在地上,不斷翻滾,哪怕是王級生物遭受這種斷翅之痛也受不了,鮮血淋淋,慘叫着。

「咔嚓!」

最為可怕的是,落雷出現,一道湛藍色閃電直接打在它的身上,頓時讓有一些紫金翎羽蓬開,它則橫飛了出去。

紫金啄木鳥自己也遭受雷擊,一次兩次可以,多了的話它同樣承受不住,遭遇生死考驗。

「啊……」

它一聲大叫,強忍着劇痛,穩住自己的身體,眼中滿是痛苦,更有怨毒,盯着遠處的楚風。

這一變故出它的預料,原本一切盡在掌握中,怎麼也沒有料到最後關頭它也遭遇大難,墜落地獄之門。

它一向狡詐,謹慎而小心,從它算計楚風就可以自己不願沖在前面,希望借外力斬了楚魔王。

如果不是時間實在來不及,要驚動其他獸王了,它絕不會踏足險地。

今日,出了這麼大的紕漏,它感覺有殞落的危險,心中驚悚,更有一腔的怨毒,死死的盯着楚風。

「扁毛畜生你真有意思,有句話怎麼說的?莫裝,莫裝,一裝保你遭雷劈!」楚風在邊上呲牙咧嘴,忍着痛在笑。

但是,他的笑容很快又凝固了,因為覺得把自己也給罵了,畢竟他也被雷劈了一通。

楚風惱羞成怒,這是他第一次被人折騰的這麼慘,不知道挨了幾道雷光,差點就死在這裡。

哧!

赤紅色飛劍橫空,度太快了,化成一道紅色的閃電劈了過去,要斬掉這頭禽王。

「噗!」

紫金啄木鳥果然不凡,張嘴就吐出一道紫光,這是它開啟兩道枷鎖后獲得的能力,宛若劍芒一般,平日間摧枯拉朽。

這也是它無比渴望御劍術的原因所在,因為跟它所獲的本領相近,兩者如果結合在一起戰力必將暴漲。

噹噹當……

火星四濺,赤紅色的飛劍被暫時擋住了。

楚風這一劍斬出去后,堪比老黃鼠狼當日所展現的威勢,但是破不開紫金啄木鳥的紫光。

下一刻,飛劍猛然光芒大盛,楚風動用了更為強大的精神能量,巴掌長的赤色飛劍宛若一輪紅日橫空,散出璀璨光彩,赤霞萬道,威壓懾人。

噗!

紫金啄木鳥擋不住,那道紫光被劈散了,如同璀璨大日般的赤紅飛劍極劃過,在它的腹部剖開一道口子。

哪怕那些翎羽堪比金屬,被斬到時鏗鏘作響,但也沒用,還是被剖開,一道可怕的血口子綻放,鮮血當場噴濺了出來。

「啊……」

紫金啄木鳥慘叫,渾身翎羽炸立,腹部那裡血流不止,它從來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今日遭遇大劫。

砰的一聲,楚風挨了一道青色閃電,整個人橫飛了出去,暫時停下攻擊。

這個地方相當的恐怖,不時就有雷光落下來。

紫金啄木鳥雙目帶着仇恨的光芒,希望在雷光中熬死楚風,最終它能活下來。

它在倒退,希望躲進雷電盲區,它能知道一些地點。

然而,在移動的過程中,一道雷光再次劈中它,讓它有些羽毛都炸飛了,帶着點點血跡。

哧!

同時,赤紅色的光芒綻放,巴掌長的劍體橫空而來,殺氣滔天,噴薄的光彩如同晚霞般絢麗而又殘酷,染紅此地。

紫金啄木鳥怒鳴,一邊倒退一邊噴吐紫光,鏗鏘作響,抗擊那口飛劍。

可惜,它根本擋不住,這口赤紅色的劍體無堅不摧,再次斬開紫芒,並在它的後背上噗的一聲劈開一道很深的口子,若非它是王級生物,遭就被剖為兩半了。

哪怕如此它也膽寒,因為那道口子幾乎前後透亮,傷勢太重了!

轟!

它的身體光,斷翅那裡出現一層紫光,它拚命了,不惜消耗元氣以神秘能量化成光翼,想加快度脫離危局。

但是,這樣做對它的消耗太大了,一旦被楚風追上,它可能會被擊殺,失去真正決死一戰的能力。

可這就是它的性格,不願沖在前面死戰。

嗖的一聲,它橫空而起,被雷光擊中了一次,身體劇震,但還是朝着雷電盲區衝去,並想脫離山谷。

鏘!

劍鳴清脆,楚風一直在盯着它,在雷光中,飛劍再次衝起,噗的一聲斬在它的身上,這一次險些將它立劈為兩半,伴着大片的血雨,它的身上出現一道恐怖的傷口,連臟腑都快露出來了。

並且,那道紫色的光翼崩碎,它一頭墜落下去,再次砸在地上。

「你還想逃?!」楚風冷聲道,怎麼能容忍它遁走,他的御劍術越老黃鼠狼,無堅不摧。

如果不是忌憚雷光傷他的精神,他早就橫劈豎斬了,現在他很小心的催動着,每次都是在雷光稀疏時出擊。

「快,將銅柱吊起來!」紫金啄木鳥衝著山谷外吼道,它現在熬死楚風前,它自身肯定先被斬殺,根本擋不住御劍術。

山谷外,那些異類早就呆住了,怎麼也沒有想到,禽王千般算計,最後竟然將自己也搭進去了。

「將銅柱提上來!」孔雀與金鷹大吼。

氂牛雪豹藏獒等各種異獸一起出動,合力拖着那條粗大的鐵鏈,將銅柱從枯井深處拉上來。

立竿見影,效果太明顯了,山谷中的雷電頓時變小,甚至消失。

紫金啄木鳥大口喘氣,而後站起身來,不斷倒退,眼睛盯着楚風。

它在等待其他王者趕來,因為,有些獸王跟它關係莫逆,到時候肯定會幫它說話,不至於丟掉性命。

咆哮聲傳來!

果然,它等到了一頭獸王,乃是一頭體形龐大的藏羚羊,犄角如闊刀般駭人,閃動着寒光,極衝來。

「誰敢在崑崙撒野?!」它呵斥着,直接衝到紫金啄木鳥的近前,將它護在後面。

它也沒有去地宮爭奪機緣,因為怕在那裡被人下黑手,它佔據的山峰距離這裡最近,所以第一個衝來。

楚風沒有急着出手,而是盤坐在那裡,運轉特別的呼吸法,調理傷體,閃電結束,他終於可以緩一口氣了。

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呼吸法有多麼的凡,傷口一夜間都可以長好,不留疤痕,對於雷擊之傷自然也有效。

果然,他才開始而已,身上的劇痛就消失了。

「殺了他!」紫金啄木鳥低語,衝著藏羚羊王傳音,想讓它偷襲重傷的楚風,這是絕佳的機會。

藏羚羊王一陣猶豫,因為,它得到稟告,知道生了什麼,真要襲殺楚魔王,那兩頭牛會不會跟它拚命?

「他身上有御劍術,現在重傷垂死,殺了他,我們去投奔孔雀王!」紫金啄木鳥低聲攛掇。

此時,楚風結束呼吸法,倏地睜開眼睛,站起身來,調息一番后他身體不僵硬了,被雷擊過後的麻木徹底消失,能動手了!

此時,他再也不擔心,現在不光可以御劍,就是肉身也可以搏殺,無所畏懼。

楚風雙目冰寒,冷幽幽的望向紫金啄木鳥,道:「必斬你!」

「楚魔王,你想幹什麼?這裡是崑崙,容不得你撒野!」藏羚羊王冷聲道,站在前方,將紫金啄木鳥保護在後面,兩人交情莫逆。

錚!

劍鳴清脆,楚風身前的赤紅色飛劍光,他盯着藏鈴羊王,寒聲道:「你想強出頭嗎,敢阻我的話,一併斬了!」

「你大膽!」藏羚羊王大怒,它是昆崙山上的王,少有被人拂逆時,現在有人以劍相指,它露出森森殺意。

在這塊地方,弱肉強食,而它跟紫金啄木鳥關係好,自然要幫它。

楚風二話沒說,以精神能量掌控飛劍,向前劈去,赤霞綻放,璀璨劍光橫空,劈向藏羚羊王。

「你敢?!」藏羚羊王低吼,它的粗大犄角光,如同天刀般,硬撼飛劍,阻擋這種可怕的攻勢。

然而,剎那間它的犄角末端就被鏘的一聲斬落下來,墜落在地。

「你!」藏羚羊王震怒,渾身光,綻放出無比恐怖的氣息,那對犄角更為璀璨了,跟楚風廝殺。

楚風怡然不懼,祭出飛劍,殺向藏羚羊王。

而他的真身則沖向紫金啄木鳥王,直接運轉特別的呼吸法,催動大力牛魔拳,上來就是最強手段,進行絕殺。

「吼……」

遠處,傳來獸吼聲,顯然有獸王在接近。

這個地方大戰激烈,楚風以一敵二,跟這兩王激烈交手,劍光霍霍,鏘的一聲,再次將藏羚羊王的犄角斬斷一截,讓它驚怒交加。

紫金啄木鳥拚命,手段盡出,想擋住楚風的恐怖拳印,但是到頭來它現自身竟然不敵,而且它的那些傷口在不斷淌血,王級血精流失嚴重。

「誰在撒野?」黃牛在遠處出現,怒了。

「哪個在欺負我兄弟?!」大黑牛也快殺到了,咆哮震天。

同一時間,更遠的地方還有強者出現,在當中有人形的,更有婀娜挺秀的美麗女子,他們都是昆崙山的獸王。

昆崙山的一批狠茬子都到了,一雙又一雙眸子望着這裡,露出驚容。

轟!

就在這個時候,楚風跟紫金啄木鳥的戰鬥落幕,他動用最強勁的拳印,在特別呼吸法的加持下,威力暴漲,將這頭禽王生生打爆!

那批狠茬子都是王級生物,剛趕來就樣的一幕,全都倒吸冷氣。

鏘!

赤紅色飛劍爆,光芒絢爛,直接將藏羚羊王一整根犄角給斬斷,帶着血,墜落在地上。

……

山谷外,金鷹孔雀全在顫抖,它們親眼金啄木鳥這位禽王的殞落過程,嚇得都要昏厥過去了。

同時,它們想到不久前給族人的消息,稱楚風即將殞落,禽王即將鎮殺他,現在了!

孔雀族,一位老者很興奮,因為接到一張圖片,在那上面楚風一身衣服破爛,被雷光覆蓋,陷入絕境中。

而一頭紫金啄木鳥橫空而立,渾身散紫金神光,神武無比,在那裡俯視着下方的楚魔王。

孔雀族內,聚集着不少異類,都在觀圖片,它們覺得楚魔王即將要被斬下頭顱!

「等他的頭顱落地,天下都將震動,楚魔王終於要死了,等着級吧!」有些異類大笑不止。

「是時候震懾天下了!」很多異類附和,跟着點頭,覺得無比暢快。(未完待續。)

19歲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8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