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渡了個天劫

雖然是在孔雀族內,但也有蒼狼金鷹穿山甲等其他異類。. .

此時,一個年輕人站了起來,中等身材,膚色白皙,但並不文弱,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他是蒼狼王的子孫。

「各位,鎮殺楚魔王這是何等驚天動地的大事,我們應該籌謀一番,讓震懾天下的效果達到最佳!」

不少異類側目,覺得有道理。

「你想怎麼做?」孔雀族一位準王問道。

「造勢,渲染,放大這一戰果!」這頭年輕的蒼狼目光熾熱,很直接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他甚至不加掩飾,說這些手段都是在效仿人類,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年輕的蒼狼建議從現在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布一張關於楚風經受磨難的照片,吸引天下人注意,最後關頭則奉上他的人頭,將會無比震撼!

「可行!」

不少異類點頭,覺得可以這麼做,這樣進行下去的話會起到非常驚人的效果,震懾天下。

此時,他們的手頭上已經有五六張照片,足夠了。

這些異類倒也果決,快行動起來,主要是最近這段日子他們很憤懣,僅一個人類年輕王者而已,竟壓的各方透不過氣來。

現在楚風要被斬,絕對值得大肆渲染!

當第一張圖片被出去后,波瀾還不算很大,可是隨着第二張第三張出現,網絡上果然不寧靜了。

人們吃驚的現,楚風陷入神秘地帶,被雷光擊中,在咳血,這絕對是大事件。

到底生了什麼?

那是怎樣的一片區域,為什麼會有成片的閃電從空中降落,非常詭異,更有些可怕!

當第四張圖片出現后,許多人心頭悸動,一道湛藍色的閃電打在楚風的身上,讓他整個人橫飛,閃電與血雨並存。

「老大,你在哪裡,到底怎樣了?!」杜懷瑾歐陽青等人坐不住了。

玉虛宮,6通也騰的站起,望着窗外,臉色陰晴不定。

在很短的時間內幾張圖片就成為焦點話題,各方矚目。

「楚魔王這是……在渡劫嗎?」姜洛神驚詫,睜大美眸盯着那幾張圖片。

許多人撥打楚風的通訊器,但是根本聯繫不上,無人接聽。

各大財閥被驚動,密切關注。

「異類終於動手要除掉楚風了,從而立威!」

各大勢力十分敏銳,第一時間做出判斷,這是異類的反擊與報復!

在他們楚風遭遇了最為嚴重的一次危機,很有可能會被殺死,異類絕不允許他活下去,想藉此警告天下!

不過,如果他真能熬過去,楚魔王這個稱號將更加響亮,會被各方認可,就是獸王都不敢輕易出手了。

最後一張圖片出現,這一次楚風滿身血跡,情況更糟糕,被一道雷光覆蓋,生死難料!

誰都不知道他能否在這一擊中活下去。

除此之外,在這張圖片中還多了一頭異類,那是一隻禽王,通體紫瑩瑩,立身在半空中,冷漠的俯視着楚風。

這是一種對比,異類中的王者出現,像是無懼閃電,睥睨人類的王級強者。

並且,在這張圖片下方還有配有一行文字,簡單而直白:楚魔王?太弱,不堪一擊!

網絡上沸騰,許多人感覺大事不妙!

人們意識到,異類動了真格的,這次不殺楚風誓不罷休,從早先放出第一圖片開始就都在他們的掌握中了,那個時候異類就已經斷定楚風必死無疑!

這是驚濤駭浪,各地不寧靜了。

各大財閥也都感嘆,異類這次夠狠,肯定有必殺的手段,所以才能這麼有恃無恐的放出圖片來。

人們都明白了,異類絕對是故意的,每隔一段時間出一張圖片,一步一步推進,直到最後宣布楚風被鎮殺!

許多異類情緒高漲,這對他們來說是驚喜,是莫大的好消息。

風雲激蕩之際,許多異類都在歡呼。

「禽王武威,今日要揚無敵之威!」

「有句話說的好,莫裝,裝就遭雷劈,楚魔王很好的詮釋了這句話,哈哈……」

異類在取笑,肆無忌憚,這口氣他們憋了很多天,今日覺得特別暢快,心中舒泰之極。

很多人類憤怒,但是卻無可奈何,因為或許馬上就要聽到噩耗了,不少人覺得楚風的死訊多半要傳出了。

順天,皇朝娛樂會所內。

胡生熊坤6晴等一群異類年輕人聚在一起,他們也接到消息,有些人震驚,有些人雀躍,還有的人在大笑。

不久前他們被楚風壓制的很慘,今日終於覺得出了一口惡氣。

「楚魔王也有今天?!」熊坤很興奮,昨天他還在求爺爺告奶奶四處求援呢,擔心楚風滅他們一族。

然而,今日情況陡然逆轉。

忽然,他現胡生閉着嘴巴,細長的眼睛中閃爍精光,但就是不開口。

這讓熊坤打了個冷顫,他就怕胡生這種謹慎的姿態,這頭狐狸前後兩次練閉口禪,結果都出了大事。

「胡生你什麼意思,別嚇我!」熊坤瞪他,其他人也望來。

「先等一等,別急着慶祝。」胡生開口,沒說楚風壞話。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想在自媒體平台上慶祝一番。」有人說道,他想表達那種喜悅。

忽然,熊坤的通訊器響了,是他爺爺黑熊王撥打過來的,當接通后,老黑熊直接警告他,這個時候先保持安靜,敢多說一個字,打不死他!

「老傢伙什麼意思?謹慎過頭了吧!」熊坤咕噥,但多少有點心虛,上一次他的確算是「坑爺爺」了。

他誤會楚風要去滅他們這一族,為他爺爺報信,結果險些引巨大誤會,害了他爺爺。

……

網絡上被引爆,一片喧沸。

這件事影響實在太大,異類振奮,許多都忍不住站出來,表各種過激言論,提前慶祝,表達喜悅。

至於很多人類則嘆息,憤怒,但卻沒有什麼辦法。

甚至,有異類宣稱,今日可以定為除魔之日,非常的張揚。

「禽王神武,視楚風如無物,說他太弱了,可輕易鎮殺,真是痛快啊。」

毫無疑問,這一刻屬於異類,他們開始提前慶賀。

然而,最後一張楚風授的圖片卻遲遲沒有出現,許多異類都在等待,到最後都急不可耐了。

……

崑崙,地獄之門。

牛吼聲震天,如同雷鳴般。

哐!

大黑牛揚起蹄子,狂暴無匹,不知道是第幾次出手了,將藏羚羊王給砸的飛出去。

「敢動我兄弟,你活膩了嗎?!」

它直立着身體,一路狂追了過去,又是一蹄子拍落,咚的一聲再次將藏羚羊王打的橫飛了起來。

「你很過分,欺負我們脾氣好嗎?」

黃牛也在出手,它施展的是牛魔拳,一蹄子揚起,如同暴雷轟鳴,伴着璀璨金光,藏羚羊王被打上半空,七竅流血。

「再來!」大黑牛在遠處等着,羚羊王落下,它又奔了過去,揮動出他的一對黑蹄子,越音,出音爆聲。

藏羚羊王太凄慘了,兩根巨大的犄角齊根斷了,那是被楚風用飛劍親自削掉的,讓它的實力嚴重受損。

當時,兩頭牛趕到后全都怒了,讓楚風在一旁休息,它們果斷出手。

這兩頭牛太狂暴了,片刻間而已,將堂堂的藏羚羊王當成了皮球,打到東來踢到西,讓它渾身骨斷筋折。

因為,啄木鳥王死了,被楚風親手格殺,只剩下這個倒霉的藏羚王成為它們的出氣筒,一頓瘋狂暴打。

這還是其他王級生物勸阻的結果,不然的話,兩頭牛直接就要殺了它。

這裡是崑崙,雖然避免不了弱肉強食的局面,但獸王畢竟已結成聯盟,定下了規矩,一般情況下不容許獸王自相殘殺。

「老牛行了,下手輕點,活着的藏羚羊王比死了的強,讓它給你們……做羊做馬。」有獸王勸阻,很聰明地將做牛做馬這個詞替換掉了。

一批狠茬子趕到,大多都已化為人形。

他們第一時間了解到這裡生了什麼,對於紫金啄木鳥王被殺,並不同情,這的確是自找的,哪怕它是崑崙的獸王,也沒有理由為它出頭。

楚風是兩頭牛的兄弟,結果紫金啄木鳥居然想害死他,這觸動了崑崙這批獸王的底線。

畢竟,他們也有朋友,如果老友來訪被山中的獸王暗算,誰受得了?都不願見到這樣的事生。

楚風換了一身衣服,並將弓箭黑色短劍等背在身後,真是出人意料,他的物品無一件損毀,就是通訊器都沒有遭雷擊。

這讓他一陣無語,只有他被閃電追着劈。

楚風琢磨,這片地帶果然詭異,閃電竟只追逐活物,有傾向性的鎮殺。

「老牛,小黃,可以了,再打下去的話這頭羊真要死了。」這時,一個黑中年人走來,長披散,氣勢非常足,有股懾人心魄的威壓。

在他的體內像是蟄伏着汪洋般的力量,隱約間有恐怖滔天的血氣散,這是一位絕世強者。

「好吧,既然獒王你開口了,我就饒它一名,先說好了它這麼不地道,得過來聽我們調遣一段時間。」大黑牛說道。

楚風狐疑,個黑中年男子,那種驚人的氣勢似曾相識,難道是當初在崑崙青銅山出現的那頭藏獒?

一位宮裝麗人走來,綠色長光滑柔順,膚若凝脂,眸波流轉,風,道:「小哥哥真是不凡,這麼年輕就能力敵兩王,並輕易斬殺禽王,一身戰力讓人敬畏。」

顯然,她是王級生物,但不知道是何種族。

「雖然損失了一尊王者,但有這位兄弟加入,我昆崙山還是等於無損。」另一位銀男子大笑,也走了過來,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很是英武。

,兩頭牛人緣不錯,沒有人因為楚風擊殺一頭禽王而難,並且在積極接納它們的這個兄弟。

主要是黃牛一身所學非常淵博,着實給一些獸王不小的啟迪與幫助。

而大黑牛大咧咧,平日很能跟人打成一片,比如拉着眾王去影院魔大聖》,這傢伙獷,但很會「做牛」。

藏羚羊王很慘,遭受重創,最終硬着頭皮來賠禮道歉,表示願意有所表示,補償楚風。

最後,這批狠茬子有說有笑,都表示要去牛王宮慶賀一下,喝上幾杯酒,氣氛相當的融洽。

「各位大哥,姐姐,今日我衝動了,被騙入絕地中險些死掉,被激怒了,忍不住殺了那頭禽王。」

楚風抱拳,在這裡解釋,既然這群王級生物還算和善,最起碼錶面上如此,他自然也得有所表態,但很低調。

展示實力?通過這一戰就足夠了,現在不用張揚,那樣徒增人反感。

「唔,小哥哥,外界可是生大事了,你最好趕緊去澄清一下,免得有些人自誤,也避免你的親人與朋友擔憂。」宮裝女子笑盈盈,蓮步款款到了近前,美麗精緻的面孔甚是動人,肌膚吹彈可破。

楚風連忙去器上的消息,立刻知道生了什麼,外界有人想鬧大動靜,現在正造勢呢!

可以說,那些人蓄勢很成功,達到了極點,就等最後的爆呢!

楚風想了想,來到紫金啄木鳥那四分五裂的身體前,來了張自拍照,以禽王的屍體還有雷擊地面的各種可怕痕迹為背景。

他在自媒體平台上出這張照片,並配上一行字:今日渡了個天劫。(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