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聖樹

呼啦一聲,整座牛王宮都空了,所有人都跑了,一個都沒有剩。. .

就是楚風也跟着兩頭牛沖了出去,這些異類非常瘋狂,就跟趕着要去投胎似的,一窩蜂的狂奔。

神樹出現,震動整片崑崙。

毫無疑問,馬王最快,直接顯化出本體,成為赤紅色的汗血寶馬,晶瑩透亮,渾身都是赤霞,宛若天馬降世,神駿無匹。

它邁開四個巨大的蹄子,直接突破音障,可謂一馬當先,在它後面的人全都聽到了空氣傳來的恐怖爆炸聲。

轟隆隆……

跟九天落雷似的,這座山體上音爆聲不絕於耳!

一眨眼它就消失了,如同天馬橫空而去。

盤王也很強,依舊是人形,但是張嘴吐出一道白光,掛在高聳入雲的山峰上,那是蛛絲,她就那麼直接從懸崖上躍了下去。

她一身宮裝,身段婀娜挺秀,齊腰的的綠色長飄舞,膚若凝滯,現在跟凌空虛渡的仙子般。

而且,她不是直接落到山腳下,是想盪到對面的山崖上去,要走捷徑。

雪豹王也動了,白披散,風馳電掣,周圍的空氣全面炸開,飛沙走石,他的度同樣恐怖,初始階段不弱於馬王,就是持久力稍差而已。

「吼……」獒王一聲大吼,依舊是中年人的樣子,黑披散,直接就俯衝向山下,他實力恐怖,根本就不怕山勢陡峭傷到己身。

對自己度自信的自信的狠茬子全都動身了,覺得度有所不如的則召喚猛禽,要橫渡長空。

獸王下山,各顯神通。

楚風跟兩頭牛在一起,坐在一頭烏鴉身上,它通體烏黑,體形巨大,足有數十米長,盪起狂風,一路呼嘯而去。

「呱!」

這頭烏鴉張嘴,響聲巨大。

「別叫了,太喪氣了。」大黑牛險些捶它,感覺乘坐這頭不祥的鳥上路,好運可能都被敗光了。

「是,大王,呱!」烏鴉大叫,如一股黑風般俯衝向遠方的一座山峰。

在路上,黃牛簡單告訴楚風情況,目的地就是不久前現的那座地宮,當時裏面空空蕩蕩,沒有什器物。

但有一行字:枯木逢春,神根復蘇。

當時,他們什麼都沒有找到,所謂的枯木神根連影子都沒有,哪裡想到剛離開沒多長時間就生異變。

呼!

大風呼嘯,遠處一座山峰在望,還隔着很遠,就而出霞光,絢爛到極點,整座山體都被覆蓋了。

那裡瑞光一條又一條從山頂垂落下來,如同燦爛的瀑布蒸騰着氤氳仙霧,一棵寶樹紮根在山巔,流光溢彩。

楚風他們不是最先趕到的,也不屬於吊在末尾的人。

相對其他大山來說,這座山峰並不高,但就是這裡出現一座地宮,並且快長出一株神秘的樹體。

嗖嗖嗖……

這批狠茬子在牛王宮時還很客氣,推杯換盞,把酒言歡,但到了這裡后都嚴肅地不說話了,各自向上沖,甚至暗地裡還在較量。

烏鴉大叫,抵擋不住山峰上垂落下的霞光,它一聲哀鳴降落在地,兩頭牛與楚風沒有辦法,只能自己向上狂奔。

轟!

藏羚羊王比較倒霉,不知道被誰偷襲,滾落下山,滿嘴是血,受傷不輕。

楚風頓時身體繃緊,到了這個地方后剛才還在稱兄道弟的王級生物徹底六親不認了,動輒可能會血拚。

到了山巔,果然土石下的陳舊地宮,但是沒有人再下去,都翻遍了。

山頂這株樹足有水缸那麼粗,近十米高,樹皮張開着,很粗糙,整體都呈紅色,就是枝椏與葉片都如此,散赤霞,光華萬道。

它像是巨大的火炬在焚燒,散着令人心頭悸動的氣息。

不過,下一刻它又變了,淡金色,連樹皮都跟着變化,釋放黃金光,金霞澎湃,籠罩山體。

這讓在場的獸王一陣騷動,它居然還在變化中,難怪說它瑞彩萬道,各種霞光都有。

「各位我們不要彼此廝殺,你們上有很多花蕾,一旦綻放足夠我們所有人進化,沒有必要生死戰!」獒王開口,他非常強,在崑崙地位很高,他都這樣建議了,其他人自然沒有反對。

所有獸王都在盯着,樹體上的花蕾真的太多了,足有數百枚,真要綻放的話肯定是落英繽紛,花粉漫天飄灑。

想到那一場面,所有獸王都激動的要嘶吼了,這意味着他們能再次晉階,掙斷體內更多的枷鎖。

「各位,稍安勿躁。」

這時,這株樹體竟然傳來朦朧的意志,它居然開口了,有旺盛的生命之能。

「嗯?!」所有獸王戒備,這是一株妖樹?所有人都倒退,感覺忌憚無比。

因為,他們很清楚,目前有些植物多麼的可怕,一旦有了意志,就會擁有凡能力,乎想象。

他們當中有人曾親身經歷過,在沙漠中曾一株怪樹,可以出黑色火焰,簡直能焚毀山河。

那種溫度太恐怖了,獸王都承受不住,整片沙漠都熔化了,若非逃的足夠快,必然死在那裡。

所以,當這株樹出聲音后,他們都倒退,全都嚴陣以待。

只有黃牛在狐疑,認真回想,最後露出驚喜之色,稚聲稚氣,喊道:「你是煉兵聖樹?!」

「應該是吧。」這棵樹回應,此時它已經變成了銀白色,朦朧光華流轉。

「小黃,它什麼來頭?」馬王開口。

所有人都牛,因為這些王級生物早已領教過了,黃牛所學非常淵博,懂的事情太多了。

「達了,真是幸運啊,想不到竟然在這裡可以株煉兵聖樹!」黃牛非常開心,無比的激動。

因為,按照它所說,自有文字記載以來,這種樹總共也沒有過十棵,任何一株都足有讓一界最頂級大勢力打破頭顱。

歲月流逝,有的煉兵聖樹已經毀掉了,到現在為止很難說清還有幾棵。

「這件事必須保密,不能泄露出去,不然的話有朝一日這裡必然會血流成河。」黃牛認真告誡着。

很多空間都沒有聽聞過這種樹,就是它來的那個世界繁盛到極致,也只有一株而已!

其他人則繼續催問,讓它講個明白,這株樹有什麼用,心中很激動。

「當然是煉兵了,鍛造兵器,越所有大師!」黃牛說道。

按照黃牛所說,只要材料足夠好,煉兵聖樹成長到後期完全能錘鍊出來移山填海般威力巨大的兵器。

「能煉飛劍嗎?」楚風問道。

「只要有材料,輕而易舉。」黃牛回應。

這讓人們倒吸一口冷氣。

「各位,希望我們能和睦相處,我只是一截枯根復蘇,對這個世界不了解。」煉兵聖樹開口。

「放心,我們必然會保護你!」獒王表態。

這也是所有人的心思,有這麼一株神奇的古樹在,怎麼可能會毀掉,他們到了目前這個層次都在開始考慮煉製兵器了。

「聖樹,能否為我們演示一番,怎樣煉兵?」雪豹王開口。

黃牛勸阻:「別浪費,短期內煉兵聖樹上的花蕾只有這麼多,用掉一枚少一枚,等有真正的好材料后再練煉製。」

人們愕然,從它嘴裏了解到,所謂的煉兵,根本不是動用火焰等,也不錘擊,而只是利用花粉,賜予材料靈性,促使它化形成兵器。

「啊?!」所有人都驚呆了。

黃牛告知,這樣賜予靈性后,材料品質會暴漲,而且會捨棄所有糟粕,只留最精華部分。

「其實是讓兵器進化。」這株樹開口。

眾人聽聞,莫不震撼。

轟!

到了解足夠多后,獸王一鬨而散,全都去找材料了。

昆崙山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號稱萬神之鄉,十有**會留下許多了不得的東西,埋在地下深處,平日他們就收集了一些。

可惜的是,崑崙最深處進不去,被迷霧封鎖着,那裡應該會有更稀珍的東西。

接下來的兩日,黃牛跟做賊似的,經常悄悄溜到煉兵聖樹所在的山峰,在那裡踅摸,尋找着什麼。

楚風第一時間覺,跟着它,一再追問,它才告知。

這煉兵聖樹周圍肯定有好東西,定然是絕世材料,不然的話它難以復蘇。

就這樣,楚風跟兩頭牛開始搜尋,一連數日,還真的挖出幾塊金屬材料,不像是凡物。

其他獸王都精明的過分,一直在派人暗中盯着黃牛,因為只有它了解煉兵聖樹的來歷,怕它藏一手。

最後,呼啦一聲,一群獸王都跑來了,漫山遍野的翻找,這種事想瞞都瞞不住。

「先說好,不要傷了和氣,誰找到后歸誰,別廝殺,別搶劫!」一批狠茬子商量后定下規矩。

事實上,他們很想詢問煉兵聖樹這裡究竟都有什麼,但它只是一段乾枯的根須復蘇,什麼都不知道。

這些獸王出手,聲勢浩大,差點將整座山給翻過來,犁地數丈深,簡直要將這座山體拆掉。

有些獸王尋到奇異的材料,顯然不是凡物,非常堅硬。

楚風自然沒閑着,他全力以赴動用赤紅色的飛劍,在泥土中劈斬,但凡毀不掉的都翻找出來,效率遠勝別人十倍不止。

最終,他找到一塊人頭大小的材料,黑乎乎,但重量驚人,足有上萬斤!

然後,他直接跑路了,不再參與,因為他知道,這東西肯定不一般。

他曾在地下找到一些金屬器,哪怕沒有被飛劍劈毀,但也留下了劍痕,唯獨這塊斬不動,太堅硬了

尤其是它還這麼重,實在詭異。

其實,所有人都心滿意足,都覺得自己找到了好材料,商量着去煉兵。

楚風第一個跑掉,自然也是第一個去煉兵的。

黃牛緊跟着他,因為對他太了解了,猜測他多半找到了乎想象的東西,到山頂時在它的要求下,楚風遞給它觀br />

「上萬斤?!」黃牛驚住了,一般的人根本拿不動這麼重的材料,直接就壓死了。

但王級生物沒什麼,體質太強橫。

黃牛動用最強的本領,猛力轟擊黑色材料,但是根本無法在上面留下絲毫痕迹,堅硬的過分。

「崑崙中埋着的神秘材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那件東西吧?」黃牛怪叫,而後果斷抱在了懷裡,想要貪下。

「死牛給我!」楚風爭奪。

最終,黃牛還給了楚風,因為怕驚動其他獸王,它趕緊請煉兵聖樹鍛造,到底是不是那種材料。

「你需要什麼樣的兵器?」煉兵聖樹問道,它雖然剛誕生出意識,但是對於自身是什麼,有何本領卻清楚。

按照黃牛的說法,這株古樹很可惜,當年被打殘了,只留下乾枯的根莖,到如今才復活過來。

這麼重的東西不適合煉製飛劍,楚風駕馭不了,現在他搬運自己御空飛天都還不行呢。

「兵器定型以後還能重新祭煉嗎?」楚風問道,不然的話還真頭疼,他現在還沒有想好什麼兵器最適合自己。

「可以。」煉兵聖樹說道。

楚風低頭,一眼腕上的鋥亮金屬環,那是在玉虛宮時6通給他的,美其名曰:金剛琢。

這是他從順天城外一口詭異的銀礦帶回去的材質,非常堅硬。

「那就幫我煉成金剛琢吧。」楚風說道,示意他手腕上的那個金屬環的樣子。

樹上伸出一道枝杈,將那黑乎乎的材料托起,帶到樹冠中,哪怕材料重達萬斤,煉兵聖樹也能承受。

下一刻,古樹上一朵拳頭大的花蕾綻放,有花粉灑落,觸及黑乎乎的材料。

「嗯?」煉兵聖樹等了一段時間現材料根本沒有什麼變化。

啵!

接着,它開放第二朵花蕾,再次有花粉灑落,可是到頭來黑色材料還是沒有什麼變化。

啵啵啵……

但接連開放十枚花蕾后,黃牛的眼睛都直了,因為按照記載,到了這個層次就是非常稀有的寶料了。

然而,黑乎乎的材料還是沒有變化。

煉兵聖樹的面子似乎也有些掛不住了,枝椏間,一枚又一枚花蕾綻放,到了最後足有百餘朵花搖曳,灑落花粉。

到了這個時候,黑乎乎的材料終於變了,在簌簌聲中,黑色粉末不斷墜落,露出裏面雪白的光澤。

黃牛震撼,黑色外皮那都那麼堅硬,裏面雪白的東西會是什麼,都有多珍貴?!

「肯定是崑崙傳說中的那種東西!」它喃喃自語,越的肯定了。(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