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究極

黃牛激動了,煉兵聖樹連開百餘朵花才能煉製的材料那得多逆. .

「一定是金母,也只有萬神之鄉才能孕育出這麼一塊!」

崑崙,號稱萬神之鄉!

「金母是什麼?」楚風狐疑,向它

「自然是各類稀有金屬之母,是煉兵的無上材料!」

按照它的說法,什麼傳說中的銅精銀精仙金等,都是比不上萬金之母,這是最本源的金屬。

黃牛早就聽聞過,昆崙山有一塊金母,當年被西王母所掌握,煉成兵器,但在昔年的大戰中損毀。

黃牛猜測,那種材料可能又回歸本源,成為金母的初始形態。

「崑崙這塊金母也被稱作西王母金!」它鄭重說道,這塊材料太出名,在它所來的那個世界都有記載。

說話間,黃牛悄悄揚起蹄子,準備給楚風後腦勺來一下,分明是想洗劫!

嗖!

楚風神覺敏銳,橫移出去十幾米遠,道:「我警告你,小心我的飛劍!」

鏘的一聲,巴掌長的赤色飛劍泛出紅艷艷的光芒,懸浮在半空中,對準了黃牛。

黃牛乾笑,很姦猾,但是聲音依舊柔嫩,道:「我只是想試一試你有沒有長進,還不錯,警覺性很高。」

楚風鄙夷,還不知道這傢伙嗎,見到這塊材料逆天,開始鬧心了。

煉兵聖樹上足有上百花蕾綻放,花粉灑落,讓黑乎乎的外皮徹底脫落乾淨,露出一塊雪白的材料,像是羊脂玉,又像是金屬。

它相當的溫潤晶瑩,很不凡。

「我說,咱們揮霍掉這麼多的花蕾,那群獸王會不會拚命啊?」楚風小聲道。

「沒事,那些綻放的花朵中還有花粉,沒有全部灑落下來。」黃牛也心虛,眼山下,生怕有人獸王闖上來,那樣的話估計會讓人眼紅,生廝殺。

畢竟,連它都動心了。

「嘩啦啦!」

這個時候,煉兵聖樹又一次搖動,盛開的花朵中紛紛灑下花粉,落在銀白的材料上,想讓它化形。

黑色外皮太厚,如今雪白的「金母」只有一小塊,估計只能煉成一枚金剛琢,原本楚風還想多煉幾枚呢。

然而,花粉灑落,它並不化形。

「什麼情況?」楚風狐疑。

顯然,煉兵聖樹也惱了,連開一百朵花還不能將它熔煉,這實在古怪,它覺得很沒面子。

啵啵啵……

下一刻,剩餘的花蕾綻放,有的拳頭那麼大,有的碗口那麼大,所有的花瓣都晶瑩剔透,但是色彩不同。

整株古樹都在簌簌搖動,花粉如雨,全都集中向那塊雪白的材料。

二百朵三百朵……最後,滿樹花朵都綻放了,數百朵聖花在搖曳,五光十色,終於讓雪白的材料化形。

最後,它不斷扭曲,像是在被千錘百鍊。

黃牛早已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情況,還從未聽說過這種事情,第一次煉化初始形態的材料就需要滿樹花開?從未有過!

它到是聽到過大雷音呼吸法那一脈的人舉教煉製終極至寶時才有過類似的壯舉,但那可不是初始形態的材料,而是溫養很多萬年的無敵兵器,使它再進階,達到究極狀態!

叮!

一枚通體雪白的金剛琢落下,落地時清脆悅耳,地面的一塊岩石四分五裂。

嗖!

楚風趁黃牛神情恍惚時趕緊沖了過去,將之撿了起來,怕它爭搶。

「咦,怎麼變輕了?」楚風驚異,現在的金剛琢估計也就一百多斤,跟早先的一萬多斤相比相差甚遠。

黃牛回過神來,哞的一聲就殺到了,雙目熾熱,死死的盯着金剛琢,道:「讓我,是不是變成究極兵器了。」

「不對啊,怎麼感覺像是粗胚,有形無神?」它狐疑,如果真是那種級數的兵器,早已散出恐怖氣息。

黃牛接過去,仔細觀出不解之色,因為這件兵器什麼特別之處。

「數百朵花綻放,無數花粉傾瀉,這種壯觀的場面古來罕見,有幾人見過?它即便成為不了究極兵器,化成有靈性的武器也沒問題,可是我怎麼感覺它有形無神?」黃牛質疑。

「這塊材料有古怪,並非傳說中的金母,不適合煉成兵器。」煉兵聖樹無奈地說道。

它消耗太多了,滿樹花朵綻放,花粉傾瀉下來,居然都不能讓金剛琢誕生出靈性,太詭異了。

「你別告訴我,這就是傳說中的究極廢料。」黃牛狐疑。

「應該就是。」煉兵聖樹說道。

有些材料,比如說金母始金宇石虛焱……任何一塊出世都要驚動各教,就是那些聖地都要撕破臉皮去爭搶,因為有煉成究極兵器的可能。

同時,也有極個別的詭異材料比金母虛焱宇石等差,但真正煉製時會現,只能成為粗胚,始終有形無神。

按理來說,數百朵花綻放,所有花粉灑落,這件兵器怎麼也有變化才對,可是它就是那麼「無動於衷」。

當楚風聽黃牛一番詳解后,一陣無語,到頭來就撿了一塊廢料?而且還是廢料中的極品——究極廢料!

楚風捏了捏,這枚金剛琢材料堅硬無匹,以他如今的王級實力來說都損壞不了分毫,他取出黑色短劍在上面划刻,依舊奈何不了。

最後,他一狠心,猛力揮動黑色短劍,奮力一斬!

當!

火星四濺,黑色短劍上竟然出現一個很大的豁口,這讓楚風震撼,同時很心疼。

要知道,這口黑色短劍從來都是無堅不摧,連飛劍都能擋住,不怕御劍術的劈斬,堅硬程度乎想象。

結果,它現在竟損壞了。

楚風低頭去琢,現它上面連一絲划痕都沒有,依舊溫潤與晶瑩,雪白而柔和。

「廢料這麼硬?」楚風狐疑。

「怎麼說也帶了究極二字,它也只是硬而已,沒有辦法進化,不能放大與變小,也孕育不出恐怖威能等。」黃牛說道,它不眼饞了。

「我就不信邪,先留着這塊究極廢料!」楚風說道,將金剛琢套在手腕上。

隨後,他厚着臉皮請煉兵聖樹幫他修補黑色短劍,不然的話實在心疼,畢竟這是他目前用的很順手的兵器。

黑色短劍被枝椏取走,而後有花粉灑落,不多不少,正好十朵花向它傾瀉花粉,黑色短劍流動烏光,哧啦哧啦作響。

到了最後它變小了,不足一尺長,與其說是劍不如說是匕,而地上則多了一些黑色的殘料,留下精華,煉去糟粕。

楚風吃驚,但馬上又笑了,並覥着臉取出紅色飛劍,請煉器聖樹幫忙祭煉一番,因為這真是神樹,能淬鍊掉兵器的雜質,留下精華。

煉兵聖樹沒有拒絕,將巴掌長的紅色飛劍帶進樹冠中,這一次足有十五朵花搖曳,灑落下花粉,淬鍊飛劍。

楚風驚異,這飛劍原來比黑色短劍材質要好!

最終,飛劍短了少許,不足巴掌長了,有些紅色物質墜落在地,它更加晶瑩通體了,富有靈性。

楚風嘗試,果然越的得心應手,以前的攻擊範圍在一百三四十米遠,現在則增長到了一百六十米。

這個時候,一群獸王開始上山,包括大黑牛在遠處哈哈大笑着,像是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楚風頓時一陣心虛,任誰樹花開,都會紅眼,進行追問,如果他真得到金母也行,結果卻是究極廢料,感覺太冤了。

「前輩,你能不能讓綻開的花朵閉合啊?」他小聲問道。

煉兵聖樹搖動,滿樹花朵最終又閉合了,成為花蕾。

黃牛語,同時它理解煉兵聖樹的心情,堂堂聖樹第一次出手就鬧出那麼大的動靜,滿樹花開,還以為要出現無敵兵器,結果是塊廢料,估計聖樹自己都覺得很沒面子,所以乾脆閉合數百花朵。

「你們煉了什麼兵器?」大黑牛笑着,非常高興,它抱着一塊數百斤重的紫銅,興高采烈,道:「這可能是傳說的紫銅精。」

其他獸王也都很高興,全都非常滿意,因為都挖到了好東西

黃牛撇嘴,道:「楚風撿了一塊廢料,煉成粗胚,沒什麼用。」

眾人狐疑,結果煉兵聖樹開口,道:「罕見的廢料。」

「哈哈……」一群獸王大笑不止。

楚風相當的尷尬。

最終,一群獸王開始煉器,他們尋的材料大多可以讓五六枚花蕾綻放,傾瀉花粉,相對普通的金屬來說,這是就是寶料,出一大截。

楚風蹲在地上,研究那些黑色粉末,是早先包裹雪白材料的那些外皮,他現它們很輕,跟沙土般。

這讓他愕然,早先重達一萬多斤的材料,最終只剩下一百多斤,其餘的質量哪裡去了?他滿是不解。

他有點懷疑是不是被煉兵聖樹吸收了,但感覺又不像,最後無奈起身。

大黑牛尋到的材料極佳,足有十朵花蕾綻放,煉兵聖樹按照他的要求,幫他鍛造出一口紫色的長刀。

這口紫色大刀比得上楚風的黑色短劍,無堅不摧。

楚風問道:「黃牛,我們馬上就要去西方了,你不煉製一件武器?要不你化成人形,我將黑色短劍給你用。」

「不用,我有武器。」黃牛很淡定。

一群獸王都很高興,滿意而去。

楚風回到牛王宮后就開始研究金剛琢,仔細稱過重量,它不多不少,正好一八零八斤,一個在道家很有講究的數字。

他反覆嘗試,難以損傷金剛琢分毫。

最後,楚風准轉特別的呼吸法,體內瀰漫出一股神秘能量,雙手用力撕扯金剛琢。

嗡的一聲,當把運轉呼吸法而產生的神秘能量灌入金剛琢時,它一下子變得非常沉重,瞬間達到上萬斤。

「咦?!」楚風吃驚,這太詭異了。

隨後,他又一次灌入,不斷運轉呼吸法,將神體中產生的神秘能量送向金剛琢,到最後他感覺此物過了五萬斤重。

要知道,它這麼小而已,居然能如此之重,駭人聽聞。

楚風站在山頂,猛力一抖手,將金剛琢擲了出去,直接讓它突破音障,出恐怖的爆鳴聲,試驗它的威力。

轟隆!

牛王宮對面有一座山,跟這裡齊平,若非沒有異樹也早已被人佔據了,結果那裡轟然炸開,土石崩天,整座山巔被砸沒了!

楚風倒吸一口冷氣,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喊那頭烏鴉,道:「快,馱着我過去!」

他趕緊去找那枚金剛琢,這絕對是大殺器,別丟在亂石堆中。

烏鴉載着他沖了過去,楚風以強大的神覺尋找,在石縫中現了它,撿到手中。

它依舊溫潤瑩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材料,依舊重一百零八斤,上面沒有一絲的划痕,雪白光澤點點。

楚風愛不釋手,這所謂的究極廢料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運用好的話,這絕對是一件大殺器!

他對前往梵蒂岡充滿期待,有這金剛琢護身,關鍵時刻說不定會建大功。

此前,楚風跟兩頭牛商量好了,隨時準備上路。

「你做了什麼,那座山頭呢?」大黑牛和黃牛都被驚動,跑了出來,一臉驚疑不定的面。

外界,沸沸揚揚。

楚風擊殺一頭禽王,並以很輕鬆的語氣說,渡了個天劫,震動各地。

就是國外都報道了這件事,畢竟,這是他殺的第二頭獸王,想不引巨大轟動都不行。

西方很多人都驚呼,紛紛再次呼籲,稱應該將楚魔王請到西方,去鎮壓黑龍王等恐怖的異類。

同時,西方也有人故意挑事,隔空對那頭名為赤鱗的獸王喊話,詢問它現在還對楚魔王不屑一顧嗎?

因為不久前這位獸王曾冷言冷語,在西方嗆聲楚風,稱以前都沒聽說過他,如果楚風敢去歐洲,分分鐘教會他如何做人。

現在有人將楚風的最新戰績擺給它鱗獸王依舊自負,充滿輕蔑,道:「我在梵蒂岡征戰,這裡都是頂級獸王,他是誰,有生之年敢踏足這裡嗎?沒資格!」

同樣,那個名為奧古斯都的人類強者也被人詢問,現在是否對東方那個名為楚風的年輕人些?

「我的對手是非洲的無敵獅王,他殺的是什麼東西?黃鼠狼琢磨鳥?簡直就是笑話!」

這個滿頭金的人類強者,十分自負,充滿不屑,頓時在西方與東方激起軒然大波,引爆人們的情緒,導致許多地方喧沸。

奧古斯都跟上次一樣,對楚風帶着敵意。

「梵蒂岡是什麼地方?是神之凈土!這裡有世界各地的頂級獸王爭霸,不是誰都有資格踏足這裡,想與我等並論,先讓他獲得接近這裡的資格再說!」奧古斯都非常不友善。(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