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人組

崑崙,雄渾壯闊。.』.

牛王宮前,大黑牛與黃牛呆,對面的山頭徹底不見了,待煙塵散盡,那座山體憑空少了一截。

楚風乾笑道:「不小心,將山頭砸沒了。」

兩頭牛傻眼,盯着他完,這也太離譜了吧?那座山頭可是很宏大的,眨眼間就給砸沒了?這得多生猛。

黃牛一眼就盯上了他手腕上那枚通體雪白的金剛琢,露出懷疑之色,道:「是它?」

楚風笑着點頭,非常滿意,即便是究極廢料又如何?足以毀山裂地,獸王挨一下估計也受不了。

嗖!

大黑牛沖了過來,直接就搶過去了,翻過來掉過去地疑道:「沒覺得特別,憑它也能削平一座山頭?」

「認主了,你用不了!」楚風一臉淡定地回應。

大黑牛不屑,一副牛氣衝天的樣子,直立着身子,一隻前蹄叉着腰,道:「認主?你以為神話啊,這世道只論進化,我不迷信!」

「你不迷信,咋成精了?」楚風鄙視。

「小子,欠收拾吧!」大黑牛捋胳膊挽袖子,將身上披着的大氅都弄的皺皺巴巴。

黃牛嗖的一聲將金剛琢奪了過去,不斷掂量,而後運轉特別的呼吸法,一瞬間它就摸索出門道。

而後,它猛力擲了出去。

旁邊一座山峰咚的一聲巨響傳來,煙塵滔天,眨眼山頭就不見了。

大黑牛目瞪口呆,這玩意如果砸在獸王身上也吃不住吧?一擊就削平一座山巔,實在有些嚇人。

「快,找回來!」大黑牛喊那頭烏鴉。

楚風親自跟了過去,在昆崙山無法以神覺提前避險,但以神覺尋物卻不受影響。

接下來,牛王宮附近熱鬧了,兩頭牛為了研究金剛琢,那簡直是喪心病狂,不斷以音將它投擲出去。

轟隆!轟隆!轟隆……

時間不長,周圍十幾座山頭都不見了,比以前挨了一截,兩頭牛還不滿足,將目標定位為更遠處。

轟隆……

「老黑你在幹嗎?過界了,我警告你,拆你自己家可以,別把我洞府給毀了,不然我跟你拚命!」

「老黑,你想平山滅寨,跟我決一死戰嗎?!」

「牛魔王,你吃飽了撐的吧?!」

其實,離那幾家獸王還很遠,只是將它們主峰外圍的個別山頭給削掉了,但動靜太大,驚動了它們。

「抱歉,本王最近對牛魔拳有所領悟,練過頭了!」大黑牛乾笑,藉此掩飾。

「真是寶貝啊,它輕靈,但動真格的時候卻這麼『暴脾氣』,這金剛琢跟我氣質相符,小子反正你也有飛劍了,送我吧。」大黑牛想貪下。

嗖!

楚風反應迅,直接搶了回去,道:「黑老大你要不要試一試這金剛琢的威力?」

「你敢!」大黑牛後退,他還真忌憚。

因為他剛才仔細琢磨了一番,這東西的威力很恐怖,數萬斤的東西化成一道手環,以音飛出去,砸中誰都受不了。

「可以找藏羚羊王去試試。」黃牛說道。

「對,還沒找這孫子算賬呢!」大黑牛點頭,跟個老流氓似的,大蹄子一揮,道:「出!」

烏鴉展翅,載着三人降落在一座秀麗的山峰上。

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坐落在這裡,藏羚羊正在殿外喝茶,坐在山頂的的石椅上,一覽眾山小,心情還算舒暢。

當頭牛和楚風出現后,藏羚羊王頓時頭皮麻,美好的心情徹底沒有了,實在惹不起這三位爺啊。

「牛王,楚王!」他趕緊起身,並吩咐手下去上茶,很客氣與殷勤的招待。

「我們來這是想跟你談下賠償問題。」大黑牛很直接。

「沒問題,我葯園子里哪棵樹了,儘管挖走!」藏羚羊很豪氣,沒辦法,被三位王級生物堵住家門,容不得他不低頭。

「你這些異樹上的果實早摘光了,誰知道什麼時候再開花結果,再說萬一移栽的時候死了怎麼辦?就先讓它們長在你這裡吧,下次開花結果時我們會過來。」大黑牛說道。

藏羚羊王心都在滴血,他知道這可不是說說而已,到時候他這葯園子就等於對兩頭牛開放了,損失太大。

「不是有啄木鳥王的那個葯園子補償嗎?」他心虛地問道。

大黑牛瞪眼,道:「那山頭是我兄弟楚風打下來的,本就應該歸他所有,你參與圍攻,自然也得有所補償才行。」

「好了。」黃牛溫和的笑了,制止了大黑牛,對藏羚羊王開口,道:「今日主要是想請你幫個小忙。」

「什麼事?」藏羚羊王問道。

黃牛一臉笑容,聲音很嫩,人畜無害,頗有幾分天真的色彩,道:「很簡單,幫楚風檢驗一下他的兵器,是煉廢了。」

「沒問題,這個簡單!」藏羚羊王一口答應下來,露出笑容,不就鑒定一下兵器嗎,哪怕不擅長,還不會隨便亂說幾句?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有些毛骨悚然,因為風正在掂量金剛琢,示意他站遠一點,明確告訴他,要給他來一下。

「別啊,有話好說,不要動手!」藏羚羊王急了。

「別誤會,我只是想試一試兵器的威力,你站遠一點,儘力對抗。」

「不要……啊!」藏羚羊王慘叫。

因為,那道金剛琢飛來了,突破音障,藏羚羊王反應很快,橫移身體,並以雙臂阻擋,可還是被擊中了。

一雙手臂出咔嚓輕響,擋不住金剛琢,全面骨折。

砰!

最終,金剛琢砸在它一根斷角處,結果令那裡粉碎,藏羚羊王仰頭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金剛琢接着飛了出去,直接將遠處一座小山之巔打的崩開。

黃牛與烏鴉去找金剛琢,楚風和大黑牛則趕緊衝過去,羊王的狀態,現它在痙攣,還好沒死。

但是,摸了摸它的頭骨,除卻斷角那裡徹底粉碎外,連頭骨都出現裂痕。

「老羊,醒一醒,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啊,那些賠償我不要了。」楚風喊道,很是愧疚。

「小子,你這是要謀殺啊。」大黑牛咋舌。

「我根本沒用全力,很保守的試了試。」楚風小聲道。

大黑牛也吃驚,這金剛琢當真是大殺器。

楚風初步計算了一下,也覺察到了它的恐怖,比子彈度快,而且質量足有子彈的十萬倍以上!

什麼火箭彈炮彈穿甲彈,跟它一比簡直弱爆了,根本不是一個級數的。

「還好沒有擊中天靈蓋,不然的話估計直接就爆開了。」大黑牛低聲說道,沒理由的殺死一頭獸王,在昆崙山也算是大事,會引眾怒。

「我收着勁呢,根本沒用力!」楚風說道。

藏羚羊王醒來時,現自己已經躺在宮殿中的玉石床上,然後它頭牛與楚風都在對他笑,讓它寒毛倒豎,頭皮麻。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楚風被外界叫楚魔王,這就是所謂的簡單試下兵器的結果?差點將他打個四分五裂!

「羊哥,以前的事一筆勾銷,今天讓你受苦了。」楚風湊到近前,盡量溫和地說道。

藏羚羊雪白的牙齒,又見到他手腕上晶瑩的手環,沒感覺到應有的溫暖與善意,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養傷這幾天,你不忙的話就別過來了。」藏羚羊王硬着頭皮開口,說地相當的委婉,那意思是這幾天楚風哪涼快哪待着去,別出現了。

因為,他實在受不了那種驚嚇,風就寒毛倒豎,楚風就是帶着笑容都跟惡魔在咧嘴一般。

被人這麼嫌棄,楚風轉身就走。

大黑牛則留下來,恫嚇藏羚羊,讓它保密,不準出去亂說。

最後,黃牛收尾,安撫藏羚羊,指點了他一套掌法,名字就叫羚羊掛角。

藏羚羊王心情複雜,他覺得這輩子最好都不要見到那個楚魔王了。

兩日後,楚風死心了,在崑崙的幾座山峰埋下種子都不能讓它芽生根,因為這裡的目前的土質跟泰山一樣,都是三色土。

「大地還在復蘇中,到了後面別說四色土五色土,就是九色土都會出現。」黃牛很淡定。

按照它所說,那些神秘古樹結出的果實,藥效會不斷增強!

「有些名山別有主了,被佔據,等到神聖古樹徹底復蘇,結出的果實展現出逆天藥效后,肯定還會血流成河,爆爭奪大戰。」

兩日後,他們準備動身前往歐洲。

周全來送行,拉着楚風依依不捨,一把鼻涕一把淚,主要是他懷念人類社會了,想回去。

大黑牛許諾,等他們從西方回來就讓他回家去。

西部區域,有一條神秘通道可以直達歐洲。

不過卻不在崑崙這塊區域,而是在新疆的吐魯番盆地,楚風他們上路,坐着烏鴉前往,橫渡無數大山。

最後,他們到了新疆。

盆地中,一株巨大的胡楊樹紮根在那裡,比許多山峰都要高,足有三千米,枝繁葉茂。

這原本就是一株千年古樹,天地異變后,它在短暫蟄伏后,開始瘋狂生長,激烈蛻變,最終成為樹王。

它已經誕生出意識,無懼獸王。

「胡楊樹王,我們只是路過這裡,沒有惡意。」大黑牛開口。

「請!」三千米高的胡楊樹搖動,出雷鳴般的聲音,隆隆作響,它神覺凡,自然知道這三個生物不好惹,都是王者。

前方迷霧籠罩,很濃重,明明是白霧,但是卻伸手不見五指,且屏蔽神覺。

「小心,我們走在一起,別散開。」大黑牛提醒。

最終,走過這片迷霧區時,他們現天地變換,遠離吐魯番盆地,到了一片全新的地域中。

「這是什麼地方?」楚風現正站在一片山地中。

「應該是希臘。」黃牛答道,以前有異類穿行過迷霧區,曾往返希臘與吐魯番盆地。

「我記得那頭名為赤鱗的獸王的老巢就在希臘?」楚風問道。

黃牛點頭,道:「嗯,沒錯,它棲居在奧林匹斯山下,疑似是一頭赤龍,實力極其強橫,被許多人成為火神。」

「奧古斯都還有那個赤鱗對你簡直不屑一顧,大放厥詞,說你都沒有資格去梵蒂岡。」大黑牛嘿嘿直笑。

「黑老大,你有什麼建議?」楚風問道。

「那頭西方龍不是說你敢來歐洲分分鐘教會你如何做人嗎?我先教教它怎麼做獸,打進它老巢去。」

「我喜歡!」黃牛舉蹄贊成。

楚風帶着笑容,道:「聽說這種龍最喜歡收集寶物,我們去幫它清點一下!」

他們三個湊在一起,想要太太平平,清清靜靜,那簡直不可能!

流氓團伙,強盜隊伍,跟他們三人組一比都弱爆了!

走出山地后,楚風望向遠方的城市,又立着身子背負着紫銅長刀的大黑牛,以及渾身金色皮毛光的黃牛,道:「這樣可不行,還沒走到地方呢,我們就得上新聞頭條,你們兩個還是化成人形吧。」

「小事一樁!」大黑牛自然沒問題。

黃牛非常抵觸,一百二十個不樂意。

但是,架不住一人一牛勸說,它最後也點頭同意了。

這個夜晚,大黑牛洗劫了一家商店,等他回來時,楚風下巴差點驚掉在地上,完全不認識了。

大黑牛化形,身高足有一百九十五公分,體形健壯,非常彪悍,他現在西裝革履,踩着鋥亮的黑皮鞋,梳着一個大背頭,帶着一副大墨鏡,嘴裏還叼着一根很粗的雪茄煙,這派頭,也沒誰了!(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2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