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龍王寶藏

山地開闊,古木稀疏,地面干硬,這片地帶火光與瑞氣在閃爍。. .

尤其是那口古洞里,生命精氣與赤色火霞交融在一起向外噴。

「難怪這傢伙被人稱作火神,居住的地方很不一般。」黃牛背負着小手,稚聲稚氣,大眼睛骨碌碌轉動,打量此地。

「吼!」

一聲獸吼傳來,古洞中探出一顆龐大的頭顱,眼睛冰冷,身上冒着火光,通體都是赤色的鱗片,頭上還有一根犄角,慢慢爬了出來。

「愚蠢的人類,你們敢冒犯赤鱗王的領地,想要被屠城滅族嗎?!」

這頭龐大的凶獸直接開口,出的聲音震動這片山林,許多樹葉都簌簌墜落了,這是一個大塊頭,足有五十米長!

「一頭准王?」大黑牛饒有興趣的

楚風也在打量,這顯然是府的異獸,達到准王境界殊為不易,它像是一隻鱷魚,也像蜥蜴,巨大的嘴巴張開時,牙齒雪白幽森。

「吼……」

它一聲大吼,地動山搖,嘴巴里噴出紅色的液體,轟隆一聲席捲了過來,那是赤炎,熾盛火光熊熊燃燒。

准王氣息爆,這片山嶺間很多異獸都顫慄,感覺到驚恐,都知道赤鱗王的這個助手兇狠而霸道,現在又要大開殺戒了。

大黑牛瞪眼,西裝革履,戴着大墨鏡,叼着雪茄煙,很淡定地向前走去,道:「一頭爬蟲也敢對我大吼大叫,活膩了吧,上煞氣這麼重,顯然殺過不少生物,今日度你。」

火光滔滔,方圓數十米內都是赤紅烈焰,將地面都熔化了,但是卻奈何不了大黑牛,他背着紫銅長刀就到了近前。

「你……」這頭巨獸驚悚,它可是准王,一口火焰下去,什麼人類異獸都會被焚燒個乾淨。

就是那些鐵石都被噴中的話都會熔化,而後蒸成氣體,這是什麼人?一下子就來了三個,無視它的攻擊。

砰!

大黑牛一腳踢出,鋥亮的黑皮鞋散光華,神秘能量澎湃,將這頭准王踢的滿地翻滾,慘叫着。

它的體內傳來骨骼裂開的聲音,口中噴血。

「你是王者!」它吼着,聲音如同雷鳴,震動整片山林,在奧林匹斯山脈內傳盪。

山脈中有很多異類,聽到這樣的嘶吼聲,全都震驚,人類的王者來了?

「轟!」

巨獸咆哮,火光滔天,這頭准王準備拚命了,它感覺到那個戴着大墨鏡的男人露出殺意,不會放過它。

砰砰砰!

它不斷出擊,向前進攻。

但很可惜,它跟獸王相比差遠了,被大黑牛幾腳就踢斷爪子牙齒等,最後一腳更是將它踢的飛了起來,撞在山壁上,渾身骨斷筋折,七竅流血,死在這裡。

「喵!」

遠處,為大黑牛楚風他們帶路的那頭山貓渾身皮毛炸立,親眼目睹這一幕,嚇的差點癱軟在那裡。

那可是一頭真正的准王,平日橫行山地間,哪個敢不從?動輒就敢威脅人類去屠城,也不見軍隊來剿滅,可現在被人在數腳之間就給踢死了!

「王者啊,三位人類王者,天啊,嚇死貓了!」山貓顫抖着,喵喵直叫。

事實上,奧林匹斯山脈中許多異類都驚悚,嚇到膽寒,大氣都不敢出,這片區域寂靜無聲。

很多都是赤鱗王的部眾,棲居在這片地域,聽從赤鱗一脈的號令,可現在沒有異類敢妄動。

這時,古洞中有低吼聲傳來,又有一些赤紅色的怪獸爬出,但明顯不如剛才那頭強大。

「通體密布着紅色鱗片的大蜥蜴。」楚風自語,這個種族全都是巨蜥蛻變的。

可以料想,赤鱗王實現了外人無法想象的級進化,它由蜥蜴化成西方的龍,這是質的蛻變,血脈返祖!

不難想象,赤鱗王實力一定非常恐怖。

共有十幾頭赤色鱗片的蜥蜴,通體都繚繞這火光,獠牙雪白,非常猙獰,不過都不如那頭准王厲害。

「不想死的話,立刻離開!」大黑牛說道,一瞬間,他散王者的精神波動,恐怖壓力頓時洶湧了過去。

嗷……

這群火蜥蜴瑟瑟抖,不斷倒退,而後全都逃了。

大黑牛他們沒有理會這些逃走的火蜥蜴,踏進古洞中,準備洗劫。

遍地都是光的石頭,這實在讓人無語,還真跟古書中記載的一樣,西方的龍喜歡亮晶晶的物品。

如果是寶石也就算了,但很多都根本就不是值錢的東西,有些石頭甚至帶着放射性的物質,所以才光。

「什麼破寶藏,不會就是一堆爛石頭吧?」黃牛不滿意。

隨着深入,洞中的溫度越來越高,一片火紅,最後竟漿,而在那紅色的液體中居然有植物。

像是荷葉浮在岩漿上,但肯定不是所謂的蓮花,它們通體火紅,一簇又一簇,無懼高溫,散火光。

除此之外,還有幾株異樹,矮的只有三尺高,紮根在石壁上,高的能有三四米,直接紮根在岩漿下。

它們都呈赤紅色,覆蓋著赤霞還有火焰,這就是此地獸王進化的根本所在,火樹上曾結出非凡的果實。

「可惜啊,這池岩漿很不同,有不小的造化,被赤鱗王得到了。」黃牛非常遺憾。

「不就是一池的岩漿嗎?」大黑牛狐疑。

「這池中曾經藏有一些巨龍血,孕育出這些火紅的奇樹,赤鱗王吃了果實,並沐浴這池岩漿,這才實現級進化,生質的蛻變。」

龍血?不管是哪種龍,肯定都極其非凡,可惜被赤鱗王捷足先登。

他們繼續搜刮,最後險些罵娘,這頭西方龍收集的東西太奇葩,只喜歡光的東西,連鏡子都有一堆。

「寶石,古董!」

終於,他們在一處地方現了有價值的東西,有一個很小的袋子,打開后,全是寶石,五顏六色,光彩照人,十分璀璨。

同時地上還有一些古董,包括長矛盾牌古劍等,不知道它是從哪裡搶來的。

「我覺得應該叫幾輛卡車,這裡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了,根本搬不走,乾脆找個膽大包天的拍賣行,讓他們來整理。」楚風說道。

大黑牛翻白眼,道:「你也太狠了,這麼羞辱赤鱗王,不怕它瘋嗎?哪個拍賣公司敢來?」

事實上,外界已經聽到消息,引騷亂。

那個飛行員逃走後,第一時間就泄露了消息,向人們誓,他曾送三個人類去奧林匹斯山,他們要去端了赤鱗王的老巢。

這種消息無疑是轟動的!

許多勢力與組織聞風而動,立刻派人去奧林匹斯山,在要在山外守着,獲得最準確的情報。

「這頭龍也太窮了,什麼破爛東西都收集,就是沒有好貨,傳說中的寶藏呢!?」大黑牛惱怒。

「寶石古董,這些很值錢,拿到人類世界去拍賣,應該能立刻成為一方富豪。」楚風說道。

「咦,這個盾牌不錯,給你!」黃牛現一面古盾,多少還有一點銀光,但很陳舊,有部分被歲月侵蝕的都快爛掉了。

「一拳就能打穿,有什麼用!」大黑牛不滿。

「你試試黃牛說道。

「當!」

整座古洞都在劇烈搖動,響聲巨大,大黑牛一拳下去沒能擊穿這面盾牌。

「這是好東西,如果請煉兵聖樹去祭煉的話,需要開啟十三朵花才能熔煉。」黃牛告知,這面盾牌內摻有銀精,很不凡。

楚風吃了一驚,這東西真的不一般,要知道他的赤紅色飛劍也才需要十五朵花而已!

需要煉兵聖樹開啟十朵花來熔煉的材料就算是寶物,在地球上極其稀有,而需要十三朵十五朵花的材料那就更不一般了。

「哈哈……總算沒有白來!」大黑牛狂笑。

黃牛點頭,道:「這盾牌在西方多半還有一些傳說呢,是個好東西,只不過這頭龍不識貨,不知道從哪來搶來的,當成古董收藏了。」

最終,他們每人找了一塊獸皮,各自弄了一個大包裹,將龍洞中的各種古董都打包,準備帶走。

除此之外,那些光的東西在他們用都沒有。

「這頭龍太窮了,虧我還充滿期待呢,失望!」黃牛咕噥。

在它那個世界,有關於遠古神聖巨龍的記載,那一個個簡直富得流油,活的歲月悠遠,收集的寶物無數。

赤鱗王,剛進化成西方龍,自然沒有那種底蘊。

「咦,我覺得這池子地下說不定還有什麼東西。」黃牛狐疑,臨走時盯着岩漿池,些火紅的植物。

他來自另外一個世界,了解很多典故與隱秘,種火紅植物這麼靈氣逼人,覺得下面可能不簡單。

「咚!」

最終,他們三個開始引流,挖開一條溝壑,將岩漿弄走。

「一塊火紅的石頭!」大黑牛怪叫。

那石頭繚繞着火光,綻放赤霞,一不一般。

嗖!

黃牛出手,給撈了上來。

過了很長時間,這石頭還是滾熱,不過霞光內斂了。

黃牛猛力一拍,咔嚓一聲,人頭大的石頭碎掉,露出一塊拳頭那麼大的赤紅金屬快,繚繞着火光。

「哈哈……達了!」黃牛笑的眉飛色舞,他現在是小男孩的樣子,相當的燦爛。

「這是什麼?」楚風問道。

「火焰金!」黃牛告知,就是在他來的那個世界,按照古書記載,這都算是稀有的寶料。

他沒說等階,但是想來肯定極其不凡。

「這頭龍真是守着寶貝渾然不知,這石頭中的火焰金要是被懂行的勢力知道,肯定要殺個血流成河爭搶。」

「走嘍,也算是滿載而歸了。」最後,他們總算是滿意了。

畢竟,黃牛得到了一件極其了不起的寶貝,而大黑牛也得到一面可能跟傳說有關的盾牌。

離開時,楚風引的岩漿四處流淌,將這座古洞給焚燒了。

遠處的山貓們走出,那叫一個激動,這三位真是神人啊,敢洗劫赤鱗王這位暴君的老巢,太神武非凡了。

「三位大人,外面來了一些人類,都遠遠的觀望,不敢進山。」山貓稟告。

「哦,去。」楚風說道。

這些人來自各大組織,飛行員泄密后,各方人馬聞風而動,來了一大群!

其中就有不少記者,他們不敢進山,但敢等在外面,想在第一時間掘出驚世的猛料。

「天啊,真有三個人類!你們們每個人都背着一個大包裹,難道真的將赤鱗王的巢穴給掏空了?!」有人驚叫。

但是,沒人敢過去,不敢進入奧林匹斯山,只能拿望遠鏡觀br />

楚風他們駐足,都皺了皺眉頭,因為那邊的人未免太多了。

過了片刻,終於有一個記者動了,可謂膽大包天,為了第一手的新聞材料她也算豁出去了,略帶顫抖着走進山地中。

這是一個女記者,擁有一頭棕色長,還算漂亮,自己帶着各種錄製器材等,面色有些白,終於臨近。

「你們好,我是凱麗,能……」凱麗說到這裡時都要哭了,因為感受到了王級壓迫,渾身都在顫抖。

「好了,黑老大別嚇唬人家了。」楚風說道。

大黑牛這才收起那縷獸王的威壓。

「小弟弟,你真可愛,好漂亮啊,從未沒有見過比你更美麗精緻的孩子了。」那個女記者說道。

大黑牛嘿嘿直笑,他聽的懂希臘語,在那裡為楚風翻譯。

女記者實在怕大黑牛,一不像是好人,跟個流氓頭子似的,所以她努力跟人畜無害的黃牛套近乎。

「請問,你們真是王級強者嗎,剛才去做了什麼?」女記者小心謹慎的問道,她心有懼意。

大黑牛在一旁充當翻譯,告知黃牛什麼意思。

「去掏了個獸王的窩。」黃牛用東方的語言答道,漂亮而精緻的臉蛋上寫滿天真。

「啊!?」

這個時候,女記者錄製了下來,聽到大黑牛的翻譯后,嚇的差點坐在地上。

連這個孩子都是王級生物嗎?

砰!

黃牛輕輕吹出一口氣,旁邊一塊巨石轟然炸開。

女記覺得通體軟,努力支撐着,沒有坐在地上。接下來她的聲音徹底抖了,結結巴巴,只小心翼翼地問了幾個問題,不敢多說話。

「請問,獸王的巢穴很大嗎,裏面寶物多嗎?」女記者小聲問道,其實她想問更重要的問題,但是太緊張了,提問略失水準。

「它是一個窮鬼,什麼都沒有,我們只帶出這樣三個包裹。赤鱗,你可真窮啊!」黃牛對着鏡頭不滿的地說道。

後面,楚風已經預感到,這次採訪會颳起多麼大的風暴,估計會把赤鱗氣到跳腳狂。

「咳!」楚風乾咳,提醒黃牛,再給赤鱗上點更猛的眼藥。

滿頭金色長的黃牛,漂亮而又天真,突然來了一嗓子:「赤鱗,別在梵蒂岡折騰了,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月中了,替黃牛收月票啦。

大家有月票的話請投給聖墟吧,謝謝啦。(未完待續。)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