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

地下數百米處,大黑牛呲牙咧嘴,忍着疼,他從屁股下的傷口中又扣出一塊菱形晶石,氣的他想罵娘。』. .

從開始到現在,他一共挖出四塊了!

「氣死牛爺了!」他真是氣到鼻子冒白煙,險些被銀色核桃炸死,渾身是傷,逃進地下深處后還這麼倒霉。

紅色晶石被黃牛拿過去,正在研究,這東西太絢爛了,赤霞繚繞,像是切割好的極品鑽石在太陽下閃耀,光彩絢爛。

楚風黑牛的糗樣,這種境地下他竟忍不住想笑。

「這是異土,不過昔年被強者的靈血滋養過,這東西蘊含著驚人的生命能量。」黃牛低語。

「我們能吸收嗎?」楚風小聲問道。

「不能。」黃牛搖頭。

大黑牛頓時失望,一張大黑臉上寫着憤懣。

但是,黃牛眼睛依舊很亮,略有激動,道:「此地必有神聖根須,晶石是人為布下的,一路挖過去,或許會有收穫。」

他告知兩人,這種東西是專門用來培育神聖植物的。

三人小心而謹慎,在大黑牛屁股後面的泥土中挖掘,又現了幾塊鮮紅的晶石,美麗而燦爛。

楚風沒客氣,都給收了起來,因為他覺得這對石盒中的種子有大用。

他們一路挖掘,快在地下移動,尋找地下可能存在的神聖根須。

「方向不對,按照地面的布局,我覺得該向北挖才對!」黃牛低語,因為他想到了那株斑斕小樹。

現在他們沒急着逃命,不想走了!

……

聖葯園,滿地狼藉,坑坑窪窪,犄角羽毛骸骨等帶着血,四處都是,八成以上的獸王被滅掉了。

這是一次慘劇,影響深遠,註定震撼世界各地!

「你們好狠!」一名獸王還活着,但是動彈不得,四肢斷落,下半截身子徹底消失,眼長了。

噗!

赤鱗走過去,揮動一柄雪亮的長刀,將它的頭顱直接斬落,毫不猶豫。

「同為人族,救救我吧。」不遠處,一個人類王級強者躺在那裡,身體千瘡百孔,血水染紅地面,他帶着渴望之色,望向奧維德。

奧維德穿着光明甲胄,手中提着大劍走了過去,什麼也沒有說,揮動絢爛的劍體,直接斬落他的頭顱。

「你們是魔鬼,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有王級生物聲嘶力竭,充滿絕望。

無論哀求的還是咒罵的,全被無情斬殺,奧維德赤鱗等冷酷無情,根本就不搭理他們,直接補刀。

鮮血在流淌,地面在微微光,一道又一道血絲匯聚,竟向著聖葯園最深處蔓延。

這塊地方的生物死亡后,有靈性的血液在自動凝聚,出光華,像是在被什麼東西召喚。

聖葯園深處,小結界再現,裏面有一株斑斕小樹,光華璀璨,從地下冒出,再次來到地上,血液等匯聚向它的根部。

這時,一頭禽王蘇醒,渾身劇痛,前如同修羅場般的景象后,它焚燒自身精血,衝上半空,想要逃走。

很可惜,它搖搖晃晃,度太慢了,被赤鱗擲出的一柄雪亮長刀貫穿頭顱,當即出一聲慘叫,墜落下來。

聖葯園一片血腥,哪怕沒有死掉的王級生物最後也難逃覆滅的結局,都被補刀。

到最後這裡徹底寧靜了。

這塊地方屍體成堆成片,如同地獄般,聖葯園一片猩紅。

「那個人類呢?」赤鱗開口,他擁有一頭赤紅的長,面孔如同羊脂玉石,很英俊,但也很冷酷,站在屍堆間,露出殺意。

他在尋找楚風,沒有現的屍體,到了這個級數,哪怕被銀色核桃炸的四五分裂,也應該留下一些殘骸才對。

「有漏網之魚!」

事實上,其他人也在皺眉,並已經行動起來,快向著聖葯園外衝去,展開地毯式搜索。

「這裡有一個!」有人斷喝。

哪怕在這種境地下,依舊有強者在在絕世殺局中活了下來,潛入神城,準備逃離,現在被人現。

「殺!」

奧維德手持光明劍,邁開大步親自追了下去。

遠處傳來打鬥上,劍光衝天。

「那邊也有!」

赤鱗聽到傳訊,也跟着追殺了下去。

聖葯園的地面上儘是屍體,如同黃昏的地獄,讓人害怕與顫慄。

除卻有數幾人外,九成以上的王者都死在這裡,註定要震驚世界。

地下數百米處,楚風他們一路挖掘,跟地上的方位對應,竟朝着斑斕小樹所在的地下而去。

一路上,楚風身上多了數十塊晶石,散着濃郁的生機,這讓他心中大喜。

「嗯,挖不動了!」

前方,一股神秘能量瀰漫,形成了宛若結界般的光幕。

「這鬼地方,連地下都有結界,我們沒有辦法進去。」大黑牛詛咒。

現在,他們絕對處在危險境地中,但是卻依舊沒有慌張。

「我還想干票大的呢!」大黑牛不滿。

「繼續挖!」

他們圍繞着這裡快出手,挖出一片很大的光幕,尋找破綻,希望能闖進去。

叮!

楚風的飛劍在挖掘土石時碰到極其堅硬之物受到阻擋。

一桿折斷的長矛,它刺透了結界,嵌在那裡,除此之外這片地方還有一些箭羽等,也都嵌在結界上。

昔日,這裡生過戰鬥,這些兵器都曾刺穿地下結界。

「梵蒂岡真神秘!」楚風開口。

「這是聖葯園的一部分,結界在保護着某一株聖樹,其實,等到天地復蘇後園子深處絕不止一株,還會有其他結界。」黃牛告知。

「咦,我們或許能進去!」

被兵器貫穿的結界很不穩固,千百年來無人來到地下觀界中始終被那些兵器貫穿着。

「嗖!」

最終,他們竟然無障礙擠入結界內,成功踏足神秘凈土中。

「小心點,別走錯地方,萬一遇上那幾株生長出了天使的古樹,那就麻煩大了!」

因為,他們曾在聖葯園深處個小結界,其中一個很危險。

「挖到乾枯根莖!」大黑牛驚疑。

在這片結界中,有一個巨大的根莖,通體乾枯,沒有生機,也不知道被埋藏多少萬年了。

黃牛神色凝重,道:「這是真正的聖樹根!」

三人圍繞着它不斷挖掘,最後條雪白的根須,連着這條幹枯而巨大的主根,向著地面伸展去。

在此過程中,楚風一共收集到數百塊紅色晶石,他身上的那個袋子都快裝不下了。

他們沿着那條雪白的根莖一路向上,最後破開土層,聞到了清新的空氣,還有驚人的芬芳。

同時,他們感覺有些毛,泥土中有血液鱗片犄角羽毛等。

「果然是那株色彩斑斕的小樹!」

在地表上有一株小樹,璀璨奪目,滿樹晶瑩剔透,此時距離很近可以上面長出了花骨朵。

「好可惜啊,它太小了!」大黑牛吞口水。

在上面有五個花骨朵,每一個都只有龍眼那麼大,像是剛長出來沒多久,距離盛開似乎還需要一些時日。

「咦,它在變大?」

三人吃驚,色彩斑斕的小樹上花骨朵搖動,在變大,雖然度不是非常快,但的確有那種變化。

「血液!」

他們感受到了,這片泥土中的血液正在被小樹吸收。

同時,他們謹慎的向四野打量,透過結界,隱約的遠處成堆成片的屍骸,頓時驚悚。

那麼的多的王級生物都死了?

這是要驚破天啊,全世界都要大地震!

「不行,這個地方太危險,隨時會被人現,我們得趕緊走!」楚風說道。

「可是花朵還在生長啊。」大黑牛眼睛都快冒綠光了,這一次來到梵蒂岡簡直窩火之極,憋了一肚子氣。

原本想奪造化,可是卻現是一場驚天騙局,不僅沒有採摘到真正的神聖果實,還差點將命丟在這裡。

「花蕾也有有效,這是聖樹的果實,而且經過各種靈血澆灌,藥效很恐怖!」黃牛說道。

他也覺得等下去太危險,不如直接採摘走五個花骨朵,哪管會引什麼後果,直接跑路!

大黑牛不甘心,狂咽口水,道:「再等一等,花骨朵每次增長一些,藥效就會強上幾分,我們說不定一口氣能掙斷兩道以上的枷鎖!」

事實上,雖然黃牛與楚風理智上都想離去,但是卻邁不動腳步,真想株小樹上的花骨朵綻放。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希望汲取完花粉,再等上很長時間,結出果實,也一併摘走。

可惜,沒有那麼漫長的時間容他們駐足。

「所謂的聖樹是從地下乾枯的主根中冒出的一縷生機?」楚風問道。

「天下名山莫不如此。現在所謂的聖樹還只是初步復蘇階段,藥效跟真正的成熟體沒法比,但也足夠目前的生物進化了。」黃牛告知。

「啊……」

遠方的神城中傳來慘叫聲,剛才還在打鬥的聲音徹底消失了。

「不行,採摘吧,再不走來不及了!」楚風說道。

一會兒那些人必然會返回!

此時,花骨朵長大了一些,能有李子那麼大,色彩鮮艷,璀璨奪目,泥土中的靈血對它的效果太明顯了,蘊含著大量的精華,在促進生長。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