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神死燒紙

黎明前,天地灰濛濛,但是6地的輪廓已經這讓他們倍感親近。..

「再見!」

嗖嗖嗖!

楚風三人極衝到6地上,長出一口氣,終於離開海洋,回到了他們的主場。

海中那頭怪獸探出一隻覆蓋著鱗片的鋒銳爪子,向他們揮了揮,破開海水,駕馭浪濤遠去。

「有機會的話脫離貧瘠的地中海,到東海去找我們,帶你去扶桑樹下走一遭,然後領你去東海的海眼中進化成龍。」楚風喊道。

那頭怪獸聽到后,噗通一聲,激起滔天浪花,一個猛子扎進海洋深處沒影了。

它在腹誹,這個魔頭還想讓我去當坐騎?遊歷東海,騙鬼去吧,聽說那裡可是有東方的真龍巢穴!

岸上,大黑牛又開始打瞌睡了,這幾天就像是睡不醒一樣,而且身體燙,萬靈血葯的副作用還未消退。

「算一算時間,東海的扶桑樹應該快出世了,不知道是不是有蛟龍金烏湊熱鬧,那地方不好接近啊。」大黑牛打着哈欠說道。

他們沒敢耽擱,恨不得立刻回到崑崙,目前的西方太危險。

席勒連導彈核武都能調用,這得是多麼大的能量?多滯留一天就多一分危險,尤其是他們現在正在進化,不容打擾。

「趕緊回去,說不定頭頂上有衛星鎖定了我們。」大黑牛有些草木皆兵了。

三人一路在山地中穿行,並沒有接近人類棲居地,那樣的話容易暴露。

紅日跳出山頭,霧靄在蔥鬱的山林間繚繞,被朝霞照射后五顏六色,帶上些許暖意。

一路順利,他們現比較幸運,因為距離目的地不是很遠。

在天地異變后,各地出現層層摺疊空間,一千二百里的路程真的不算非常遙遠。

在距離那條神秘通道還有數十里路程時,楚風他們停了下來,仔細感應,怕被人伏擊。

他們潛行匿蹤,打着哈欠,走進迷霧中。

即便太陽升起很高,陽光也照射不下來,被白霧所阻,這片山地朦朦朧朧,讓人。

可就是這樣一個地方,穿行過去就能到東方!

楚風一個人前行,讓兩頭牛蟄伏起來,等他消息,避免被人一窩端,兩頭牛狀態糟糕,精神太差,又想沉睡了。

十幾里路,楚風走的很慢,在白霧中無聲無息的潛行,他一手持黑色短劍,一手持金剛琢,同時赤紅色飛劍隨時準備祭出。

終於,他到了最神秘地帶,這裡有條峽谷,穿行過去的話應該就到新疆了。

沒有伏兵!

楚風未放鬆,如同一道幽靈,貼着山壁向前而去,整個人都融入霧靄中,跟天地凝結為一體了。

他在擔心敵人躲在峽谷中。

此時,無法感應他的生命體征,所有氣機都被封閉在體內。

這條路很短也很寂靜,但楚風卻足足走了十幾分鐘,隨時準備大戰。

終於,他走出峽谷,回到了東方,站在新疆的盆地中,不過這裡依舊有很濃的白霧,很難物。

楚風知道,需要走出去一段距離就能見到生動的景物了,他稍微放鬆。

然而,下一剎那他肌體繃緊,寒毛倒豎,他知道壞了,敵人比他想象的還要陰險,沒有守在峽谷中,而是在路的出口。

在這個地方最容易讓人放鬆警惕,因為覺得逃出生天了。

怎能料到,死局才開始!

哧!

一道熾盛的劍光劃破白霧,如同一柄天劍落下,立劈楚風的頭顱,要將他斬為兩半。

奧維德出手!

他手持一柄璀璨的大劍,身穿光明甲胄,金色長披散,眼眸凌厲,如同上古時代走來的神騎士,伏擊楚風。

當!

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楚風揮動手中的金剛琢,迎上那口光明大劍,兩者間迸出絢爛的光輝,聲音震耳欲聾。

神秘能量浩蕩,像是一股颶風般席捲此地,磨盤大的石頭全部被打向半空中,而後又炸開。

這是兩人的一次大碰撞!

奧維德境界很高,他早已掙斷三道枷鎖,並掌握有光明奧義,學了教廷的光明劍訣,實力凡。

如果是其他掙斷一道枷鎖的人,被他這樣偷襲,直接就被立劈為兩半了。

不過,楚風掌握的金剛琢太恐怖,硬撼光明大劍,咔嚓一聲,將此非凡的銀色劍體砸斷,毀掉了。

「吼!」

楚風遭遇的威脅不止一處,因為這裡藏着數名王級高手,幾乎是同一時間撲殺過來。

在他的後方,吼聲震天,一頭雪白的猛獸跟小山似的,一巴掌就拍落了下來,大爪子足有簸箕那麼。

楚風崩斷奧維德的光明大劍,立刻橫移身體,結果這隻大爪子拍在地上,地動山搖。

一剎那,土石飛濺,大地崩開了,數千斤的巨石都被震的彈飛向半空中,這隻獸王力大無窮。

哧!

楚風還沒站穩,一道刺目的劍光崩現,擋住他的去路,那是一個年輕的女人,身穿光明甲胄,手持一柄銀色劍體,刺向楚風的后心。

這個女子也掙斷了三大枷鎖,與奧維德實力相仿。

叮!

楚風催動赤紅飛劍,擋在背後,抵住這必殺的一劍,如果他不懂得精神武功,面對這樣圍殺以及最後這一擊,已然鮮血淋淋了。

「吼……」

然而,這裡的伏兵比他想象的還多,另外幾頭獸王出現,帶着狂風,飛沙走石,撲殺了過來。

楚風一聲大吼,動用了牛魔音功,震撼四野,同時運轉特別的呼吸法,加持音波,攻擊他們的精神。

他揮動金剛琢還有黑色短劍,並催動赤紅飛劍,生生逼退身後一頭獸王,抵擋住其他人的致命攻擊,轉身逃進峽谷中。

回東方的這條路走不通,被人封住了。

「哪裡逃!」

身後幾人追殺,以奧維德為,全都散恐怖的王級威壓,大地都被他們的腳蹬裂了,全都以音追了下去。

轟!

空氣爆炸,像是雷劫般,震撼這片迷霧區。

楚風穿過峽谷,又回到希臘山區,他足狂奔,因為他目前的狀態實在太差,雖然不像兩頭牛那樣恨不得倒地便睡,但也沒有精神。

他在進化中,蛻變沒有結束,這種狀態下不宜大戰。

況且,這可是一群王級生物,他真要停下來,估計下場會很慘,因為這些人最差的都掙斷了兩道枷鎖。

轟!

楚風像是一道驚雷般路過黃牛他們的藏身之地,沖向遠方,狂風將石塊草木都席捲了起來,同時地面被他踏的龜裂。

後面的幾人同樣音,甚至更快,在拉近距離!

黃牛大黑牛眼睛瞪圓了,恨不得立刻殺出去,但是楚風跟他們有約定,告誡過他們,不要冒頭,如果有人追殺他,那麼正是兩人逃回東方的機會,去搬救兵!

要知道,崑崙有絕世高手坐鎮!

以兩人現在這種狀態,渾身燙,精神疲憊,異常嗜睡,根本就不適合激戰,廝殺的話也只能枉死。

他們各自吃了兩枚花蕾,副作用比楚風的要大上一倍。

此時,兩人眼睛都紅了,心中異常難受,他們都不是天性薄涼之輩,己的兄弟冒死引着敵人遠去,兩頭牛握緊的拳頭都在顫抖。

「走!」

最後,他們頭也不回的沖向迷霧中,闖過峽谷,逃回東方。

「楚風,兄弟,你一定要活着,等我們搬救兵啊!」大黑牛咆哮。

「席勒,你等着!」黃牛也叫嚷,他們雖然精疲力竭,但依舊足狂奔,在新疆的大地上疾馳,向昆崙山趕去。

可惜,這段距離太漫長了,相距崑崙非常遙遠!

兩頭牛心急如焚,穿山越嶺,很想降服一頭猛禽,載着他們飛行。

可惜這裡不是昆崙山,哪裡那麼容易見到強大的異禽,而且就是現也很難接近。

「楚風你一定要活下來啊!」

兩頭牛要瘋狂了,跑到身體痙攣,血液沸騰,都要焚燒起來了。

此時,楚風的確遇到大麻煩,被八頭王級生物追殺,就是他狀態良好也不是對手,畢竟他才掙斷一道枷鎖。

怎麼抵擋?

他有金剛琢,出其不意的打出去的話,多半可以擊斃一人。

但是,只要他停下來,哪怕是短暫駐足也必死無疑,畢竟他境界太低!

「楚兄弟不要逃,我們聊一聊。」奧維德在後面喊道,臉上帶着笑,一頭金色長如同火焰般向後飄舞。

楚風沒有理會,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當日在梵蒂岡奧維德領着他與黃牛還有大黑牛在城中熟悉各地,觀園,何其熱心。

誰能想到,他是席勒的左膀右臂,現在是追殺楚風的主力。

毫無疑問,楚風只要停下來,奧維德肯定會揮動光明大劍,向他劈來,剛才就已經伏殺過他了。

楚風足狂奔,但是身後那八頭生物都沒有一個弱者,度都很快,因為掙斷的枷鎖越多,體質越強大。

一頭白色的巨熊,如同小山般轟隆一聲躍起,向著他撲擊而來。

那種度很可怕,如同雪崩般,鋪天蓋地,將他要覆蓋在下面。

楚風不得不改變方向,這頓時被人抓住機會,奧維德的斷劍劃過,在他的後背上留下一道血痕,都快出骨頭了。

「除非殺死我,不然你們都要付出代價!」

楚風逃亡,一路上翻山越嶺,他比這些人熟悉山地,因為不久前就是從這裡過來的,算是優勢。

「呵,你還想活下去?席勒大人要你死,黑龍王北極王要食你的血肉,你還妄想留在這個世上,真是笑話!」一名獸王冷笑。

「赤鱗呢,怎麼還不來,他如果在這裡,展翅橫空,早就追上這個東方小子了,哪裡還容他多活片刻。」那頭白熊不滿。

「親愛的楚,只要你停下來,未嘗沒有活命的機會哦,我們同為人類,會保護你的。」

那名金女子笑吟吟,她很年輕,富有活力,面孔精美,肌膚如同白瓷般雪白細膩,金色長飄舞,身體婀娜挺拔,她提着銀色劍體,在飛快追趕。

「喬娜,楚的膽子太小了,不相信我們,還是讓我將他強行留下吧。」奧維德笑道。

「什麼楚魔王,同我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也敢來西方大地上攪鬧?懦弱!」一頭黑色的地龍吼道。

他是黑龍王的部下,實力很強。

楚風不理會他們的冷嘲熱諷,眼下他只有一個念頭,逃走,活下去!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等進化成功后再到西方同他們清算。

噗通!

最終,楚風跳海了,一頭扎進水中。

「壞了,別讓他逃走!」奧維德面色變了。

「誰的水性好,必須要將他截殺在此!」喬娜一身光明甲胄,英姿颯爽,美麗的面孔上帶着殺機,收起了所有的和煦笑容,美眸冷冽。

「我去殺他!」白熊噗通一聲躍入海中,追了下去。

「我們也一起去,不能讓他逃掉,白熊一個人容易生意外。」儘管他們都不擅長划水,但畢竟是王級生物,可以在水中快前進。

當然,肯定沒有辦法和在6地上相比了。

席勒黑龍王北極王的部下,總共八大高手合力追殺楚風,在地中海中攪起巨大的風浪。

他么無懼,不擔心海中出現怪物,因為這麼多王級高手聚集在一起還怕什麼?

再者,他們都知道,地中海貧瘠,被6地包圍,根本就沒有什麼恐怖物種。

「楚魔王你就這麼點本事嗎,只知道逃竄,真讓我失望啊!」白熊嘶吼。

「憑你也配叫魔王,太弱了!」黑色的地龍咆哮,分開水浪,極追趕。

「楚,不要害怕,我們來了。」奧維德也在傳音,提着斷劍,在海中追趕。

轟隆!

突然,前方傳來劇烈的轟鳴中,地中海深處有兩頭巨大的怪物在戰鬥,激蕩起的水波,衝上了高天。

「上帝,那是什麼怪物?!」喬娜驚叫。

因為,這種浪濤太大了,如同海嘯一般。

隱約間,他么頭黑色的怪物躍出水面,足有上千米長。

「那是一頭王級鯨魚,怎麼可能,地中海不是早已沒有這種生物了嗎?!」奧維德驚呼。

那頭王級生物散着的威壓讓他們膽寒,那是一頭最起碼掙斷了五六道枷鎖的恐怖存在,此時正在跟另一頭神秘生物搏殺。

「砰!」

最終,另一頭怪物被那頭鯨王擊敗,留下很多血,逃走了。

「他衝著鯨魚逃去了,我們還要追嗎?」

白熊等人焦急,想去追殺楚風,又怕那個怪物怒,對付他們。

可是不追趕的話,楚風很快就會消失在汪洋中。

「不好,快走!」

喬娜驚叫,因為那頭怪物張開了大嘴,形成一片漆黑的漩渦,吞噬要萬物。

「楚風被它吞進去了?」八大高手驚悚。

隨後,他們轉身就走,快逃亡,再也不敢臨近那片區域了。

「想不到他這樣死掉了。」奧維德搖頭嘆息,道:「可惜,沒有能將他的頭顱帶回去。」

……

外界,這幾日來簡直是翻天了。

梵蒂岡一戰,王級生物成片的殞落,屍骨成山,震撼全世界。

這比十二級大地震還恐怖,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全都引巨大風暴。

那麼多王級生物死去,像是捅破了天,最起碼許多族群沸騰了,帶着怒火,質問到底生了什麼,因為他們族中的高手沒有回來。

各大財閥,所有大勢力都膽寒,誰都知道,這裏面有大問題,怎麼可能一下子死去那麼多王級強者?

可是沒有一個人敢登臨梵蒂岡調查,畢竟有那麼多王級生物伏屍那裡,有清晰的照片傳出。

「有人強闖梵蒂岡內的禁地,導致驚天劇變生,釀成慘劇。」

終於,梵蒂岡中傳出這樣的解釋。

「我不信,一定有陰謀!」

「銀月狼王呢?!」有人詢問,畢竟那是一位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難道他也死在裏面了嗎?

「銀月狼王殞落,屍分離。」有照片傳出,引東西方震撼,這樣的一位絕世強者居然也死在那裡了。

誰還敢去探查?那絕對是龍潭虎穴。

這幾日來,東西方簡直是大浪滔天,根本無法平靜下來,這件事影響太大了。

「楚風呢,難道他也死了?」有人問道。

「已死。」這是梵蒂岡那邊的回復,因為已經收到消息,楚風葬身鯨王腹中。

「什麼楚神死了?!」東方許多人嘆息,雖然早已有預感,但還是很難接受。

這一刻,跟楚風有關的人許多都黯然神傷,不願接受這個事實。

「放屁,我兄弟沒死,你們等着,我必要去報仇!」一天後,昆崙山上傳來怒吼聲。

大黑牛他們回來了,最終降服了一頭巨禽,載着他們回到崑崙,讓一群大妖都很吃驚,一下子將他們圍上了,詢問究竟。

因為,外界都要鬧翻天了,唯有他們兩個活着回來。

「快去救我兄弟啊!」兩頭牛大叫,情緒很不穩,精神波動劇烈,請獒王等人出手,去解救楚風。

然而,還沒有等他們行動,一則震撼性的消息傳遍東西方。

黑龍王北極王東征,要踏上昆崙山,讓他么交出兩頭牛,並且直言,梵蒂岡的血案跟楚風黃牛大黑牛有關!

這引驚世波瀾!

兩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王者要東征,要率眾殺進東方的昆崙山。

天下沸騰,東方一些強者震驚,同時生怒,西方的王者想幹什麼?!

有人憂愁,有人歡喜,最起碼當得到楚風殞落的消息后,東方不少異類都露出笑容。

天神生物林家的兒媳許婉怡也很開心,一邊品着紅酒一邊哼着小調,感覺心情無比愉悅。

「我不信,老大肯定沒死,一定會活着回來的,到時候殺盡魑魅魍魎!」杜懷瑾歐陽青等人不相信。

「楚神已死,有事燒紙。」胡生這一次沒練閉口禪,神神叨叨。

熊坤毛,道:「狐狸,我這一次罵他兩句行不?他應該完蛋了,梵蒂岡那邊傳回來的了確切消息。」

「這一次應該是在劫難逃了。」胡生說道。

……

「這傢伙不是一直很命大嗎,就這樣死掉了?」姜洛神狐疑。

林諾依站在東海邊上,撥楚風的通訊器,可是根本無法打通。

大長章!順便,大家有月票的話請投哦,下旬了,呼喚月票。

感謝!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