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夫當關

「他才掙斷一道枷鎖而已,也敢自以為是的跑到西方來撒野,這種人簡直是不知死活,來多少殺多少,沒什麼懸念。」禿鷲王說道。

豺王也在開口,言語中對楚風不屑一顧,道:「他算什麼東西,公平一戰的話,我足以虐殺他!」

接着,他對黃金獅子微笑,道:「死了正好,獅兄這麼強大的王者真要親自出手殺他的話只會平白降低自己的身份,污了自己的雙手。」

當初就是豺王挑事,攛掇黃金獅子出手,最終在聖葯園跟楚風他們對上。

山地中,樹木不算非常多,但很蒼翠,一些松樹的枝幹非常蒼勁,宛若虯龍在這片地帶伸展、蜿蜒。

黃金獅子身材挺拔,踩在地上一層厚厚的松針上,步履穩重,他眼神如電芒般,整個人精力旺盛。

在他的身體中蟄伏着如同汪洋般的血氣,蘊含著非常恐怖的力量,稍微瀰漫出絲絲縷縷,都會讓周圍的人壓力倍增。

這一行人稱得上是一股非常強的力量,三位王級生物,七位準王,真要趕到昆崙山去絕對算是一股生力軍。

砰!

一塊磨盤大的岩石擋路,被禿鷲王一腳踢的飛起,沒入遠方的山林中。

他們現在都化成了人形,站在這裡,眺望前方的迷霧區,距離峽谷通道不算很遠了。

「穿過這片迷霧峽谷,我們就會站在東方的土地上,距離崑崙不遠了,真是期待啊,早點打下那座深山。」豺王的笑聲很難聽。

「東方,我來了!」黃金獅子開口,他受老獅子的影響,對東方覬覦已久,眼神火熱,恨不得立刻殺過去。

豺王恭維,道:「除卻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外,誰能擋獅兄的腳步?到時候必將摧枯拉朽,一旦東征成功,在崑崙站穩腳跟,我們還可以去打下更多的名山!」

黃金獅子點頭,眼神很冷,道:「萬神之鄉必須要拿下,誰當我路便殺誰,那是我們日後成神的根基所在!」

顯然,崑崙被他們視為超凡聖地,竟涉及到了成神這個說法。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還會東進,打下封禪之地!」黃金獅子帶着笑容,不過有些冷,瞳孔射出懾人的金色光束。

「打下萬神之鄉,攻下封禪之地!」後面,一些准王高呼,帶着激動與嚮往之色,到時候他們也能跟着一同進化。

一行人踏進迷霧中,向著峽谷那片地域走去。

也是就在這個時候,有一道身影正在向外走來,彼此相距不足十里路了。

「有人!」黃金獅子非常敏銳,哪怕迷霧區很詭異,遮擋住視線,他也有所覺察,眼中光芒閃爍。

楚風沒有掩飾自己的氣機,就這麼大步的走了過來,他也覺察到對面有一行人在接近。

「會不會是鎮守通道的人知道我們來了,特異過來迎接。」豺王開口。

他沒什麼可擔心的,黑龍王、北極王率眾在前,威逼東方世界的昆崙山,誰敢闖關,冒大不諱地跑到後方來?

況且,他跟黃金獅子走在一起,沿途上根本不擔心遇上其他強者,敢要阻擋,純粹是找死。

「沒錯,我來接引你們。」楚風帶着笑意,隔着數里傳音,他施展神足通,平和而正常地邁步,可是每一次腳步落地后都會出現在數十米外,快速而來。

「誰,聲音有點熟悉?」豺王狐疑。

時間不長,楚風已經接近,並沒有超越音速,他從容地趕到這裡,隔着白霧看向對面的一行人。

「怎麼會是你!」豺王大叫,一剎那間他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頭皮都繃緊了,這是什麼情況?一個死人怎麼又出現了!

「老天收不了我,自然要留在這個世上。」楚風平靜地說道。

「梵蒂岡遭遇導彈襲擊,該不會是你乾的吧?」豺王叫道,他成為王者后直覺敏銳,第一時間做出這種聯想。

仔細思忖下去,他寒毛倒豎,深感驚悚。

別說是他,就是黃金獅子的瞳孔都在急驟收縮,今天意外發現楚風,真是太讓他們吃驚了。

「沒錯,梵蒂岡的炮仗是我放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楚風燦爛的笑着,沒什麼掩飾,向他們「分享」喜悅與成就感。

這幾人的面色全都在瞬間變了,消息實在駭人聽聞!

他們震顫,驚天大案居然是來自東方的楚風做下的,這如果傳出去的話一定會讓整片世界震動。

豺王、禿鷲王以及他們身後的那些准王都被震的發懵,內心深處騰起無邊的驚濤駭浪,都快嚇傻了。

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結果他卻悄然行事,捅破了天!

最為可怕的是,現在世人還不知道是他在出手。

他還想再做出什麼?這讓人膽寒,楚魔王蟄伏在暗中,顯然還要有許多大動作,這讓人心中強烈不安。

一瞬間,這群人都想到了很多!

「奧維德、白熊不會也是你殺的吧?」禿鷲王開口問道。

「是!」楚風坦然承認。

一群人毛了,將白熊王烤熟的了人竟然是他?所謂的耶路撒冷大神竟然是楚魔王!

這要是傳出去,簡直是石破天驚,是爆炸性的大新聞,會上各國報道的頭條!

哧!

赤霞綻放,楚風的飛劍宛若一條紅色的蛟龍飛了出去,將一位準王的手掌與通訊器絞斷,墜落在地。

「啊……」那個人慘叫,他想對外發消息,告知外界這裡的驚人秘聞,因為太震撼了。

世界各地所有人都在談論那兩起驚天大案呢,誰能想到,會是一個死去的人做下的。

「你一個人而已,妄想截殺我們?」豺王眼中寒光閃爍,它深感震驚,也很憤怒,對楚風敵意甚濃。

楚風笑了,什麼也沒有說,但他就是這個目的,斬殺這批援軍,震懾東征軍!

「狂妄!」豺王冷笑。

「那你過來試試看!」楚風向前邁步,在梵蒂岡時這頭豺王就一直在針對他,現在再次見面,沒什麼可多說的,送它上路。

「有獅王在此,豈容你放肆!」豺王心虛了,他真不敢動手,連白熊都被烤熟了,他這樣上去迎敵只能枉死。

「你不是一直想殺我嗎,怎麼現在要退縮?」楚風向前逼去。

豺王面色變了,向後倒退。

後方,那些准王都露出異色,不久前豺王還很強勢,說楚風算是什麼東西,真要公平一戰的話,可以輕易虐殺他,可是現在他自己卻在退。

一直很平靜的黃金獅子現在終於動了,向前踱步,他一點也不懼怕,相反露出瘋狂的神色,目光熾熱。

他的身體散發出駭人的氣息,能量波動太過恐怖了!

「很好,你沒有死,這是上天給我的最好的禮物,等我親手撕碎你!」黃金獅子開口,血氣滔天,威壓此地。

然而,楚風根本無懼,道:「先讓我跟豺王解決恩怨,一會兒再跟你清算!」

嗖!

下一刻他動了,向前殺去,直取豺王。

「你……」豺王驚悚,他不敢跟楚風對抗,預感到如今絕非其對手,極速向後逃。

與此同時,黃金獅子出手,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汪洋般的金色光芒在他那裡爆發,向前拍擊而來,要絕殺楚風。

砰!

楚風跟他稍微對了一掌,方向不變,向著豺王追殺下去。

「你敢!」黃金獅子目光冰冷,楚風敢越過他去殺人,這實在有些囂張。

「有何不敢?」楚風追擊,突破音障,他的速度比之豺王快太多了,一眨眼就追到了山林間。

豺王毛骨悚然,他沒有想到楚風居然跨越過黃金獅子追殺到眼前,這也太強勢霸道了,實力比以前高了一大截。

他嘶吼着,拼儘力量跟楚風激戰,想要等待黃金獅子趕來,而後霸道的斬殺掉楚魔王。

然而,才一交手而已,豺王的面色就變了,臉色煞白,他的一隻手掌被拳印打中后,先是龜裂,而後淌血,最後爆碎。

「啊……」

豺王嘶吼,痛苦至極,怎麼也沒有想到才一接觸就被重創了,這個楚魔王得有多麼強?他徹底慌了!

在他的感覺中,現在的楚風可能不弱於黃金獅子,甚至更強。

砰!砰!砰!

楚風狂暴出手,下定決心殺豺王。

一剎那而已,拳印光芒熾盛,如同太陽橫空,照亮了整片山林。

豺王慘叫,一雙手臂全部崩斷,並且口吐鮮血,身子橫着飛了出去,撞碎大片的林地還有巨石等。

「你好膽!」黃金獅子大怒,沖了過來,阻擋楚風。

後方,一群人震撼,就那麼幾下而已,豺王眼看就要不行了,雙臂化成血霧,肩頭炸開,一條腿斷落。

那得是多麼強大的力量?這些人悚然!

黃金獅子衝來,但是已經晚了,楚風的拳印力量太強大了,一拳接着一拳的轟出!

豺王快絕望了,極盡所能的躲避,實在躲避不了就硬撼一下,結果還是沒有能等到黃金獅子救下他。

轟!

楚風一拳貫穿而來,豺王發出最後一聲凄厲的慘叫,被打爆在半空中,身體四分五裂。

後方的那些人顫慄!

楚風當著黃金獅子的面,擊殺了一位王級生物,讓其他人全都膽寒,脊背都在冒寒氣。

春節到了,辰東在這裡祝福大家,闔家歡樂,安康幸福,事事順心如意!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