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淚流滿面的相親

附近的人都驚訝,不禁側目,這個結果出乎他們的預料。┡Ω『. M

黑裙女子十分高挑,足有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上,如一株神蓮搖曳,修長而柔美,站在這裡十分出眾,有不少男士都沒她高。

她一頭烏黑的長光滑而柔順,鳳目很漂亮,唯一的缺點就是讓人感覺到高不可攀,帶着一種女王范,有些冷漠。

她手持高腳酒杯,竟對楚風示意,而後輕輕跟他碰杯,當晶瑩剔透的透明酒杯和和她那鮮紅的唇觸碰在一起時,冷冽中也顯出妖嬈氣韻。

不過,她沒有在這裡停留,微微打量楚風后便又離開,徑自走向一個角落,放下酒杯,在那裡怔怔出神,像是在回想着什麼。

在這個過程中,楚風一直都沒有開口,未曾跟那冷艷的黑裙女子說話,平靜對待,但他心中卻騰起駭浪。

這竟然真的是不死鳳王,他曾在梵蒂岡的聖葯園見到過!

當初那裡生慘案,九成九的王者都死掉了,只有幾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高手逃脫,卻也引來大追殺。

比如來自蒙古的銀月狼王,號稱統馭整片北方大草原的無敵王者,結果還是被席勒截殺在路上。

不死鳳王逃走時,黑龍王曾經親自去追殺,外界都以為她殞落,誰能想到她竟然現身在東方境內。

須知,當日她在聖葯園中先被斗戰聖樹結的銀色果實炸成重傷,險些死掉,這樣去迎戰黑龍王都能活下來,很逆天。

楚風處的黑裙女王,心有疑惑,目前的不死鳳王有些不太對勁兒,缺少當日的那種張揚與霸氣。

她正在走神,彷彿在回憶着什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強者不應該是這種狀態。

重傷未愈?楚風猜測。

甚至,他還產生更深層次的聯想,難道不死鳳王遭遇生死險情時,曾進行大涅槃,但蛻變時出了問題?

這很有可能!

這是傳說中的種族,在神話中可與神祇比肩,在生死關頭能沐浴不死火焰再生。

此時很多男士都露出異色,他們當中很多人都已領教過黑裙女子的冷艷,但她對所有搭訕者都不理睬。

這些人風,現這傢伙老神在在,沒有一點主動的意思,似乎沒打算去跟黑衣女王去攀談。

旁邊,有人沖楚風豎起大拇指,湊過來小聲道:「哥,你實在高,兄弟我服氣了,不過你這欲擒故從是不是玩過頭了?」

楚風無語,那可是一頭掙斷六道枷鎖的禽王,有幾人敢「擒她」?真要脾氣,一巴掌足以拍塌這座大樓,危險之極!

附近那些女子風的眼神也變了,尤其是剛才曾跟他接觸過的幾個女人,露出異色。

楚風不想被人盯着身走向另一邊,他不希望遠處的其他人也現這邊的異常,全都對他注目。

他換了一個地方,又個帶着白虎面具的高大男子,微微一怔,因為現他身旁的白衣女子略為眼熟。

他側耳傾聽,險些笑出聲來,那白衣出塵的年輕女子正在教導高大男子如何追女孩,怎麼去搭訕。

而且,他越聽越熟悉,最後終於想起了什麼,露出古怪之色,向那邊凝視。

這個女子帶着卡通面具,有點另類,青春而富有朝氣,她一身白衣白褲,整齊而光滑的絲披散到頸項那裡,美麗的雙瞳非常有神,很靈動,此時嘴角微翹,紅唇貝齒,給人非常甜美的感覺。

但很快她就氣鼓鼓了,睜大眼睛,鼓着腮幫子,瞪着她的哥哥,覺得這位兄長榆木腦袋,不開竅,根本不會追女孩。

楚風偷着樂,帶着妹妹來相親,當參謀用,這對兄妹還真是有意思。

他知道遇上誰了,小白虎盧詩韻!

當初,在太行山時這個蓬勃而有朝氣的女子曾經誤闖進楚家,結果被黃牛在背後偷襲,一蹄子敲暈,扔在他的床上。

當時,他可不知道床上有人,整個人躺下去,結果溫軟滿身,得罪了這位美少女,最後請她吃夜宵賠罪。

不過,那羊肉串過期了!

臨送走時,楚風還好心的送她一盒葯。

顯然,這個白衣白褲的甜美女子事後被折騰壞了,在太行山白蛇嶺風時,以她那麼好的性格都險些去捶他!

同時,楚風也知道了那頭戴白虎面具的高大男子的身份,肯定是——白虎!

因為他早已知道白虎為玉虛宮效力,但卻一直沒有見到過,而盧詩韻則是白虎的妹妹。

「哥,我在為你出謀劃策呢,你到底聽到沒有?」盧詩韻氣鼓鼓,她現自己這位哥哥老是走神。

「行了,你說的那些太肉麻,我自己去,對了,你自己要是意的人就多接觸下,回頭我幫你把關。」白虎走了。

稱得上落荒而逃,相個親而已,還帶着妹妹一起來,幫他出各種主意,也實在夠丟人的。

白虎有點心虛,還好沒有熟人在這裡,不然的話,以後怎麼抬的起頭來。

不過,他稍微一側頭,正好風,現在對他笑,似乎全程剛才的經過,他臉上頓時燒,掛不住了。

他大步走來,氣場很強,也不說話,只是瞪着楚風,以示警告。

楚風無語,他很想說,兄弟,咱是自己人!

白虎覺得,已經鎮住這小子,因為都沒見他敢吭聲,很滿意,便徑自走了,去找合適的相親目標。

「這邊!」盧詩韻見他哥走了,微笑着沖楚風招手,笑容甜美燦爛,青春而靚麗。

楚風心虛,難道被認出了?真是見鬼了,他剛才還在嘲笑白虎,結果現在自己被熟人現,也太糗了。

他抱着僥倖心理,認為帶着面具能矇混過關。

結果,他還沒有走到近前,就現盧詩韻已經笑的大眼彎彎,鮮紅唇角翹啊翹,開心的不得了。

楚風知道,盧詩韻早就認出他,而且自認為拿捏到了他的小辮子!

他很鎮定,走過去后一臉正色,搶先開口,道:「真沒有想到,你居然跑這裡來相親,這要是傳出去,一定會很有趣!」

盧詩韻瞪大美眸,覺得這傢伙太不要臉了,明明是他自己來相親好不好,而且以他的耳力肯定早已聽到自己是陪着哥哥過來的,這是典型的心虛而導致的惡人先難。

「楚魔王你少威脅我,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來相親的,而且就算你向我身上潑髒水又如何?誰認識我。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大喊一聲,楚魔王在此,各位靚女來相親圍觀!」

盧詩韻帶着開心的笑容,在那裡反過來威脅。

「小聲點,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故友重逢,我這是為了表達親近而在打趣,你一點也不懂幽默。」

「切,是你自己心虛,惡人先告狀而已!」盧詩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別嚷,我們可是老朋友了,這麼久沒見面,得好好聊一聊。」楚風笑着說道。

盧詩韻偏頭,神色不善,想到當初的經歷,就是以她這種公認的好脾氣,現在也想揍他一頓。

「聽說你屠龍了,有沒有帶回來一隻龍角啊?」小白虎疑似在敲詐勒索,這讓楚風無言。

隨後,他想到在太行山時,盧詩韻曾救過他一次,拉着他飛起,避過白蛇的驚世一擊,頓時甘願被勒索一次。

他笑容滿面,從手上取下一串珠子,神秘兮兮地湊近,小聲告訴道:「龍角打磨成的手串,天神生物菩提基因那些貴婦想拿幾棟樓來換,都一串難求,送你了,能養顏美容,青春永駐,效果奇佳。」

遠處,白虎回頭,正好一幕,一張臉頓時黑了。

他剛才威脅過的那傢伙,轉頭就跑他妹妹那裡去了,不僅死皮賴臉湊上前去耳語,還拿出一串破珠子要給她妹妹戴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小子一定是在報復,所以跑去勾搭他的妹妹了。

白虎黑着臉,大步走了過來。

盧詩韻很開心,直接搶過去龍角手串戴在自己白皙晶瑩的手腕上,相當的高興,這東西想買都買不到,目前世上就兩頭龍,都被屠掉了。

敲詐勒索成功,小白虎笑容燦爛,但是抬頭時,正好她哥哥在運氣呢。

「哥!」她輕喚了一聲。

「虎哥!」楚風也跟着叫了一聲,表示禮貌。

結果,白虎瞪大眼睛,覺得這小子太可怕了,這才認識他妹妹多長時間啊,就從他妹妹那裡知道了他的身份?

這絕對是個花心大蘿蔔,而且還是高手中的老手,必須一巴掌拍飛,不然的話他妹妹危險了!

「我警告你,敢大打我妹妹的注意,我將你拍成八瓣!」白虎威脅道。

楚風一聽就明白怎麼回事了,帶着笑容,沒有任何反駁,在那裡安靜地聽着他警告恫嚇。

盧詩韻則羞惱,叫道:「哥,你趕緊給我去相親,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什麼不是我想象的那樣,這小子一是好東西,眼睛都在光,我早就注意到了,別攔我,我得把他帶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跟他談談人生理想。」白虎說道。

盧詩韻無語,真要是拉走楚魔王,還不知道是誰找誰談人生理想呢。

她可不想讓楚風在旁,她直接捶他哥哥,並威脅道:「趕緊去相親,回頭我告訴你怎麼回事,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大喊白虎在這裡!」

白虎淚流滿面,被她妹妹用小拳頭給捶了一頓,覺得那小子太可恨了,手段高明的嚇人,忒不是東西了。

「那邊好像生了很有趣的事,過去。」黑熊王的孫子熊坤膀大腰圓,體格健壯,他居然也在這裡。

「那個白衣白褲的少女真的太出眾了,但似乎為了一個男人將另一個男人給趕跑了,我們去瞧一瞧。」胡生也帶着笑意,眼睛狹長,一頭淡金色的長披散在胸前與背後,很是瀟洒。

他們一直留在順天沒走,對這裡多姿多彩的生活相當滿意,但凡有新奇的事物必然去接觸。

正是因為聽到這次的相親會很特別,而且都是高質量的鑽石王老五與美女,所以也來湊熱鬧。

「美女,認識一下,我叫熊坤。」熊坤自報姓名,對盧詩韻一頓恭維,讚美,說她長得漂亮。

你大爺的!楚風側着身子,以手撫額頭,不。

居然碰上了這幾個貨,這幾張大嘴巴要是滿世界去嚷嚷魔王來相親,到時候他都要丟臉到異類中去了。

如果是在別處,他絕對要一腳一個的踢飛。

但在這裡,楚風硬是沒作,不以正臉對着他們,也幸虧還帶着面具,並且他早已收斂所有氣機。

胡生的嘴巴更甜,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在旁邊跟盧詩韻打招呼,頗為風趣,滿面的笑容。

相談片刻間,熊坤就已經開始直接吹牛,道:「我們都是異人,你可能沒聽說過我們,但我有個好兄弟叫楚風,你應該聽到過他的名字吧?那是我弟!」

旁邊的角落裡,楚風無語,依舊裝死。

「咦,那邊有人在提楚風,說是他們的兄弟。」夏千語正好走來,聽到他們的談話,頓時頗為驚訝,道:「不會這麼倒霉吧,又碰到了楚魔王?打死我也不相信這麼巧,走,過去誰在吹牛!」她拉着姜洛神,快走來。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