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避免不了就吃掉

海中的王級生物上岸了,很難說清在那汪洋中究竟進化出多少強者,根本統計不清,因為太過浩瀚!

楚風雙目深邃,默默地小飲,他想到很多事,真有海眼與龍宮不成,海外的仙島以及扶桑神樹是否已經出世?

隔壁殿宇中,齊騰馬闊陪着從東海遠道而來的夏瀾相談甚歡,極盡恭維之能。.┡M

「失敬,原來夏兄早已掙斷第四道枷鎖,稱得上級王者,憑此實力就不弱於楚魔王!想來可笑,他楚風有什麼了不起?不見得比夏兄強,卻那麼的張狂,一而再地拒絕我等!」

「來,我敬夏兄一杯,今日真是喝的盡興與痛快。」

齊騰馬闊對楚風成見很深,在這裡提及楚風時敵意非常濃。

夏瀾哈哈的笑,跟他們推杯換盞,同時也在向兩人詳細詢問與了解6地上的情況,他粗中有細。

楚風啞然,那麼多人想拉攏他,不斷伸橄欖枝,他哪裡有精力都去赴會,便溫和的婉拒,結果竟有人忌恨。

他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到底是他楚風張狂,還是這些人自大與霸道慣了?只是沒有答應而已,就如此仇視。

接着,他面色冷漠下來,就憑這兩人也敢辱他?別說還未成王,就是真正的王級強者又如何?哪怕先秦研究院的掌控者到了也不敢對他這麼放肆!

這段日子,他連殺王級生物,強如赤鱗黃金獅子都先後殞落,就是梵蒂岡亦被夷為平地,震懾諸王。

他剛西征歸來,身具赫赫威名,也是這兩個人可以出言奚落的?

這時,熊坤胡生他們回來了,剛想說話,結果被楚風阻止。

「可笑,他楚風竟敢輕慢我等,真以為自己是絕世強者嗎?其實他算什麼東西?早晚會被教訓,遭遇橫禍!」隔壁那座殿宇中,齊騰帶着快意說道。

馬闊也點頭,道:「期待白龍兄出手,鎮壓楚魔王,我很想他落敗后的憤懣與憋屈表情,哈哈……真以為自己無人可敵嗎?!」

兩人笑的暢快,肆無忌憚。

夏瀾帶着淡笑人,道:「你們想多了,我大哥白龍出手的話哪裡還有他活命的機會,直接就宰掉!唔,說錯了,是在公平對決中不小心失手殺了他。」

齊騰馬闊聞言大笑,再次向夏瀾敬酒。

隔壁房間內,熊坤胡生他們幾人的耳力遠不及楚風敏銳,但也模糊的聽到一些,面色全都變了。

「走,去。」楚風起身。

熊坤胡生6晴幾人都打了個冷顫,他們都知道這位的性格,連教廷都不怕,更是參與過西征。

那麼強大的西方聯盟都無懼,更遑論是其他?

熊坤叩打大門上的銅環,很快引來裏面的不滿聲,馬闊與齊騰早已吩咐過,沒有他們的召喚,不要來打擾。

「難道是我大哥來了?」齊騰懷疑,不敢再抱怨。

然而,當他親自來開門,現一個五大三粗的青年後,頓時沉下臉,道:「你是誰?這麼沒規矩,擾人興緻!」

熊坤瞪眼,他無所畏懼,一扒拉齊騰,將他推搡到一邊,邁步就向里走。

「大膽!」馬闊喝道,他已經走來,怒視熊坤。

然而,他現齊騰不對勁,被人推開后,臉色白,竟沒有敢呵斥,身體近乎僵硬的站在那裡。

很快,馬闊的腦袋轟隆一聲,他也僵在原地,因為外的楚風,一時間臉上血色全部褪去。

「楚……風?!」此時,齊騰艱難的開口,身體在向後倒退,瞳孔收縮,露出懼意。

馬闊也是如此,跟着後退。

兩人頭皮木,脊背騰起一股寒氣,身體繃緊,怎麼也沒有料到剛才提到的人居然現身在這裡。

熊坤胡生請楚風入內,他們冷笑着騰與馬闊,這兩人的膽子未免太大了,敢在背後折辱楚魔王?

楚風跨步進來,臉色漠然。

「楚兄,不知道你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齊騰用力擠出笑意,身體僵硬,勉強向前挪了半步迎接。

啪!

楚風抬手,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齊騰慘叫,遭受巨大力量撞擊后,嘴裏全是血,整具軀體都橫飛了出去,在此過程中,滿嘴牙齒脫落大半,整個人砸在後面的牆壁上。

「楚兄你這是?」馬闊面色白,心中恐懼到極點。

啪!

下一刻,他的臉膛近乎炸裂,滿嘴鮮紅,血水混着牙齒落下,而整個人也飛了起來,砸在牆壁上。

這兩人慘叫,滿地打滾,因為不僅牙齒脫落,就是下頜骨都全面龜裂與骨折,那種疼痛難以忍受。

「憑你們也敢在背後辱我,你家大人沒有教育過你們嗎?」楚風低頭俯視着他們,平靜地說道。

地上兩人羞惱交加,但也害怕到極點,對於這個楚魔王,有幾人不忌憚?

如果知道他就在附近,他們絕不敢言語放肆的奚落。

不過,他們心中還是又驚又怒,楚風這種做派根本就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直接說他們家的大人沒有教育好兩人。

「別說是你們,就是先秦研究院的王級負責人來了,他也不敢在我面前放肆!」楚風冷聲道。

馬闊與齊騰如同冷水潑頭,從頭涼到腳,他們想到楚風的戰績,覆滅教廷神城,吃掉西方龍,所面的都是最頂級的勢力,的確無懼先秦研究院!

他們心中苦,恐懼無比,也太倒霉了,居然被抓了個現行。

「兩隻螻蟻而已,也敢在背後埋汰與算計我小叔爺,可笑,不知天高地厚!」熊坤開口。

「自作孽不可活!」胡生搖頭,細長的眼睛露出精光,他與熊坤一起走上前去,一頓猛力的踩踏。

咔嚓!

骨裂的聲音響起,並伴着馬闊與齊騰凄慘的叫聲,兩人嚇到亡魂皆冒,這是要是整死他們兩個嗎?

片刻間,他們渾身骨折,如兩灘爛泥,橫在地上,一動不能動。

「楚魔王?!」

直到這時,殿宇中的夏瀾才開口,但沒有起身,子中的楚風,臉上露出異色。

他很魁梧,通體都密布着一層暗紅甲胄,出冰冷的金屬光澤,就是頭部也不例外,有暗紅頭盔保護。

直到楚風,夏瀾才站起身來,足有兩米高,帶着懾人的氣息,眼中射出兩道神芒。

「你大哥白龍想要殺我?」楚風問道。

「誤會,我大哥只是想與你切磋而已,不一定能控制好拳腳,你們無論誰傷到誰都很正常。」夏瀾微笑。

「還不承認,剛才我們都聽到了!」熊坤性子直,不屑地說道。

「唔,是嗎,強者出手難免死傷,這實在正常不過,楚兄難道怕了嗎?」夏瀾笑起來,最後更是斂去笑意,道:「要不,我們先切磋兩招?」

他很客氣,但也十分自負,知曉楚風只掙斷四道枷鎖,跟他在同一個層次,心中很不服氣。

楚風開口,道:「你們來自海洋,在此之前我與你們從未見過,你去告訴你大哥白龍不要被人挑撥幾句就出手,今日這件事就此揭過,我不想無緣無故與人為敵。」

夏瀾不為所動,淡淡地說道:「楚兄,你多想了,我大哥白龍是什麼人,憑齊晟也能左右他的意志?我大哥是真的想找你較量一番。」

「是嗎,這麼說來,你大哥註定要與我動手,而且一旦擊敗我,就會殺死?!」楚風問道。

「任何切磋都會有意外,誰也說不好。」夏瀾輕描淡寫地說道。

熊坤胡生6晴等人眼中都露出冷芒,來自海洋的生物還真是張狂,雖然夏瀾說的輕飄飄,但其實很霸道。

「是嗎,既然此戰無法避免,那就來吧!你不說也想跟我切磋嗎,開始吧!」楚風說道。

夏瀾哈哈大笑,轟然一聲出手,迅猛如電,極殺來,一拳轟向楚風的頭顱,狠辣而果斷。

砰!

楚風舉拳相迎,跟他硬撼。

夏瀾的拳頭中突然迸雷電,很熾盛,籠罩這片區域,將要楚風覆蓋在下方。

在他的手中,竟握着一顆珠子,帶着雷霆光束,威力強絕,這是夏瀾自信的根本所在,在海域時經常一擊必殺對手!

熊坤胡生等人驚呼,他們身為異類,對於雷霆等最為恐懼,感覺像是在面對天罰,一陣頭皮麻。

幾人都知道,夏瀾個粗人,但其實十分狠辣,剛一出手就突襲,這是想將楚風絕殺在一招間。

楚風露出冷笑,手掌光,轟然一聲,雷光崩現,震的夏瀾手中的那顆珠子咔嚓一聲四分五裂。

並且,他的掌心電光洶湧,瀰漫開來,將夏瀾遮攏,震的他體弱篩糠,而後橫飛了出去。

哧的一聲,在楚風的左手中出現一桿閃電化成的長矛,直接刺進夏瀾的軀體內,砰的一聲,夏瀾的胸膛部位炸開,身子差點斷為兩截。

直到這時,夏瀾才慘叫出聲,他痛苦無比,難以置信,可釋放雷法的珠子居然被毀掉!

而且,最為讓他他震驚的是,楚魔王自身掌控雷光與電弧,比他那顆種子要強盛數倍!

「楚兄,果然實力雄厚,我甘拜下風,遠非對手,徹底服了。」夏瀾開口。

此時,他已經顯現原形,居然是一頭龍蝦,龐大無比,足有十幾米長,水缸那麼粗,擠滿院子。

「原來是一隻鮮嫩的大龍蝦!」楚風露出異樣之色,盯着他br />

「你想幹什麼?」夏瀾身體繃緊,它很敏銳,感覺不妙,叫道「切磋已經結束,我敗了!」

「你自己都說了,切磋難免死傷,你覺得我會做什麼?」楚風說到這裡時,抬手間,掌指光能量光束,噗的一聲,將這頭大龍蝦斬斷為兩截。

「啊……」夏瀾慘叫,它生命力頑強,被斬掉下半截軀體也不會立刻死去,面露驚恐之色,道:「楚兄,你要想考慮後果,我們並無仇怨,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晚了,此前我對你提過建議,既然已經動手,那就無可挽回!」楚風說道,他知道哪怕放了夏瀾,這頭龍蝦也會忌恨,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殺掉。

夏瀾無比恐懼,在他所在的那片海域中他手持那顆珠子所向披靡,很少遇到對手,結果今日竟要死在這裡不成?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動手?!」楚風坤與胡生幾人。

「啊?!」幾人不解。

「收拾乾淨,把它給我清蒸爆炒熬成粥,再弄一些美酒來,這麼的大龍蝦不吃掉豈不是浪費?!」楚風說道,一共提了三種吃法。

熊坤胡生6晴等人頭皮麻,寒毛倒豎,真正領教到楚魔王到底多麼彪悍,這可是一頭王級生物,就這麼給吃掉?

「這……好嗎?」胡生為人謹慎,忍不住小聲問道,要知道這可是來自海洋的生物,一旦得罪後果難料。

楚風冷淡地說道:「有什麼不好?放掉的它的話,它會記着你的好嗎,會更急於復仇,既然避免不了,那就吃掉!」

不遠處,馬闊齊騰將這一切中,嚇得差點昏厥過去,他們終於知道究竟惹到了怎樣的一個可怕人物。

這實在太恐怖了!

那可是一個王級強者,楚魔王一言不合就要開吃!

馬闊齊騰瑟瑟抖,面色慘白。

「楚神,這可是大事!」6晴身為女性,來自五色鹿一族,她最為膽小,有些擔心那可怕的後果。

胡生又小聲補充道:「先秦研究院這樣的大勢力也會不滿的。」

「該不滿的是我!」楚風眸子綻放冷電,道:「憑先秦研究院的幾個小輩也敢暗算我?這件事還不算完,不給我一個交代,我會打上先秦研究院,我想問一問這是那些老傢伙的態度嗎?!」

地上,馬闊齊騰兩人聞言,心膽皆寒,他們以為自身付出代價就差不多了,哪裡料到捅破了天,惹下大禍!

「楚神,我們錯了,有什麼不滿請懲罰我們可好?不要大動干戈!」兩人一起喊道。

「你們還不配,讓先秦研究院真正可以做主的人來見我!」楚風冷漠地說道。

他決定拿這件事立威,要讓一些大勢力明白,不要習慣於高高在上,霸道的過頭,真以為伸來橄欖枝,他楚風就要應答嗎?給他們一個難忘的教訓!

「今天殺了海族的人,讓先秦研究院去善後,如果解決不好,我不介意去登門拜訪!」楚風說道。

原本就是先秦書院的齊晟惹出的麻煩,想藉助海族的高手白龍對付他,現在他就是要擊殺與吃掉海族的王級生物,讓先秦研究院去頭疼吧。

「不要啊!」夏瀾慘叫。

然而,熊坤胡生等人得到命令,根本不理會他,果斷下刀,斬開蝦殼,開始取晶瑩剔透的龍蝦肉。

很快,這個地方飄出誘人的海鮮清香,此外還有酒香瀰漫。

這些天一直有盟主在書評區飄紅,還沒有說感謝,都,謝謝你們!

也謝謝所有書友,感謝大家訂閱與投票支持!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