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登龍虎山

東北虎這一拳力量大的出奇,足以將一座小山頭給砸塌,轟隆一聲打在席勒身上,讓他體內骨頭爆響,胸骨斷裂一片。.』M

「噗!」

席勒滿嘴都是血沫子,就是眼睛與耳朵都在溢血,整個人翻飛,如同稻草人般,遭受不可想象的重創。

這一刻,他險些昏厥過去,眼前黑,明顯感覺到了自己體力不支。

「嗷吼!」

東北虎咆哮,一個縱身,突破音障,並且伴着狂風,周圍磨盤大石頭翻飛,一些大樹連根拔起,雲從龍風從虎,非常暴烈。

東北虎的右手化成一隻鋒利的大爪子,快如閃電,直接抓在席勒的身上。

「噗!」

席勒的身體綻放神光,秘力流淌,保護己身,可還是被撕裂出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血液四濺。

尤其是胸口那裡險些被挖出一個血洞,因為剛才那一爪子是典型的黑虎掏心,也算是虎類的大殺招。

席勒低吼,他的絲倒豎起來,身體像是有火焰在焚燒,釋放出駭人的能量波動,他被激怒了。

他在不惜代價地焚燒血精,釋放體內的潛能,哪怕自己元氣大傷也不管了,不然的話就要死在這裡了。

砰!

他硬撼虎王的大爪子,極力阻擋。

轟!

不死鳳王的霸道攻擊凌厲之極,比之東北虎更強,帶着火光,從她全身毛孔中衝出駭人的黑色光焰,並伴着鳳鳴聲。

可以清晰的那團能量化形,成為一頭黑色的鳳凰,栩栩如生,轟隆一聲,覆蓋席勒那裡。

這一擊將那片山地都摧毀了,數十上百棵參天大樹寸寸斷裂,成為灰燼,至於數萬斤的岩石等則爆炸,而後又化成岩漿。

東北虎一個虎躍,快躲避,連他都差點被淹沒在那裡。

主要是不死鳳王殺紅眼睛,醞釀出這樣一個殺招,略顯匆忙,只為快而有效的廢掉席勒。

這一擊的確相當的可怕,席勒被打的橫飛,半邊身子全是血,許多地方骨頭都露出來了,並被嚴重燒傷。

所有這一切都是從楚風打出金剛琢開始的,生生撕裂下席勒的一條手臂,讓他戰力銳減,接着被虎王與鳳王連攻,現在他的身體越虛弱。

席勒肉身痛苦,不是他不想逃走,而是被兩大強者夾攻,堵在這裡。

就在剛才這麼片刻間而已,他差點就被屠掉。

「殺!」

他掙扎着,想要突圍出去,現在戀戰的話只會自尋死路,每多留一瞬間,他就離死亡近上一段距離。

不過,不死鳳王與東北虎眼殺紅眼睛,怎麼可能放任這麼好的機會流逝,全力以赴,阻擊他。

楚風度很快,沖向山林,他去尋找金剛琢,這真是一個麻煩問題,每一次打出去還得費力尋覓。

還好,在王級神覺下倒也不擔心丟失,很快就找到了,他隔着數十米遠時動用精神能量,嗖的一聲將它接引到手中。

而後,他掉頭就向回趕去,想再給席勒來一下。

席勒遇到大麻煩,他走脫不了,被兩大高手阻擊,不時橫飛起來,現在他丟掉一條手臂后,根本不敵。

數次衝起都未果,但席勒依舊沒有放棄,披頭散,咆哮連連,他體外有一層血霧在燃燒,這是負荷的體現。

他在拚命,想要脫離這片山地,他可不想被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纏上,那樣的話必死無疑。

「嗷吼!」

東北虎裹着袈裟,瘋般進攻,今日機會難得,錯過的話那就再難遇上了,而且他自身會成為席勒的重點獵殺的對象。

楚風回歸后,處的戰場,不動聲色,悄然將金剛琢給了黃牛,因為他覺得自己再接近出手的話,肯定要被席勒防備。

「這次多半能殺了他!」大黑牛手持紫銅長刀,虎視眈眈,他都有點忍不住要出手撲上去了,但是冷靜后也明白,跟席勒相比,他還不足以對抗。

哪怕席勒遭受重創,也是當時最強者之一,尤其是現在,困獸之鬥,更兇狠了。

遠方,林諾依還算平靜,絲輕揚,美眸神光湛湛,密切注視戰場,她在天神生物很多秘報,了解這個級數的人有多恐怖。

讓她唯一吃驚的是楚風,自己這個「前男友」,剛才居然打出那樣一件武器,幾乎算是改變了戰局。

白虎盧詩韻都深感吃驚,他們第一次這樣近距離觀強者大戰,心中震撼。

尤其是剛才楚風的致命一擊,卸掉絕世猛人席勒的一條胳膊,讓白虎的世界觀天翻地覆,驚憾莫名。

他第一次感受到,楚魔王原來這麼厲害,乎他的想象,竟參與到絕世強者的一戰中。

可以說,剛才楚風那一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直接導致席勒戰力銳減,身體迅衰弱下來。

盧詩韻更是驚的小嘴張成「o」形,美麗的大眼瞪圓,在此之前,哪怕知道楚風很強大,但也難以想象他敢跟絕世高手過招。

亞曼萎靡不振,想逃都逃不了,雙腿斷掉,面無血色,他親眼目睹了這一戰,連靈魂都在顫慄。

他所俯視的楚魔王,居然重創了席勒!

他逸若仙冷艷出塵的林諾依,又瞥了一眼楚風,接着又注視戰場中狼狽不堪的席勒,亞曼萬念俱灰,他太失敗了,想逃都逃不掉。

席勒雙目幽邃,他迅冷靜下來,尋找突圍的契機。

今日真的很不幸,他得到亞曼的消息第一時間趕來,原以為可以輕易鎮殺楚風幾人,哪裡料到這是一個陷阱。

席勒對亞曼一直瞧不上眼,覺得他成不了氣候,但卻沒有想到,亞曼會這麼「坑」,將他給也搭了進來。

噗!

席勒被打的飛起,渾身是傷,但他卻沒有辦法,數次突圍都被兩大高手攔截下來,走脫不了。

下一刻,東北虎的大爪子在他的後背上留下一個血洞,進一步重創了他。

「啊……」

同時,不死鳳王化出本體,一對翅膀如天刀般劈了下去,幾乎要將席勒開膛破肚,他仰頭橫飛出去,貼着地面倒退,胸腹那裡傷口恐怖,鮮血染紅土地。

席勒焦急,他想衝天飛起都不行,背後早已被撕裂,光暗之翼雖然是能量所化,但也需要肉身配合才能形成。

龍虎山!

最終,席勒眼睛冒出烈焰般的光芒,一咬牙,決定向那道教祖庭衝去,置之死地而後生。

東北虎不死鳳王都在防備他遠遁,沒有阻攔他向龍虎山方向逃,因為那裡是一片絕地,現在誰都上不去。

席勒沒得選擇,只有逃向這裡,才能獲得喘息與活命的一線機會。

他在地上翻滾,滿是神血,粘上泥土,非常狼狽,但是眼神卻愈凌厲,嗖的一聲朝龍虎山闖去。

「嗯?!」

他一眼瞥到不遠處的楚風,雙目森寒,萬靈血葯是這個年輕人毀掉的,如今又因為他失去一條手臂,那種恨異常濃烈。

席勒渾身冒出血光,那是不惜代價的在消耗能量,遠負荷,他凶光畢露,想順道解決掉楚風。

不久前,他被金剛琢打中,可謂大意了,怎能料到還有真假手環之分,這一次他絕不會再上當。

轟隆!

席勒背後大片血雨噴洒,這是他動用出目前身體所能承受的力量的副作用,肌體龜裂,血液迸濺。

楚風有意站在這裡,就是想吸引席勒的注意,給黃牛一擊必殺的機會,當然這很冒險,他現在可沒有金剛琢防身,要承受一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絕世凶人的瘋狂攻擊。

不死鳳王東北虎大吃一驚,沒有想到楚風又接近戰場,這太冒失了,原以為他會躲避的足夠遠,兩大強者急忙追趕。

「席勒,下地獄去吧!」楚風作勢要打出金剛琢。

席勒的身法瞬間飄忽起來,忽左忽右,他的雙目爆射出三尺多長的有形光,如兩口神劍一般,盯着楚風,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確保能有效避開那條雪亮的手環。

另一個方向,黃牛的手心滿是汗水,有些緊張,萬一失手打不中席勒的話,楚風不死也得性命垂危。

席勒的精神高度繃緊,但主要在戒備楚風的金剛琢,忽視了另一邊那個漂亮的孩童。

現在的黃牛不過五六歲的樣子,金色絲柔順,面孔精緻,大眼撲閃,怎麼少殺機。

嗡!

空氣爆炸,金剛琢越六倍音飛出!

它極盡璀璨,雪白光芒綻放,如同一輪天日橫渡虛空,朝着席勒打去。

遠處,亞曼大喊,想要提醒,但根本沒用。

鋥亮的手環遠音,噗的一聲,擊穿席勒的軀體,讓他綻放神輝的肉身一個踉蹌,大片血雨飛灑。

金剛琢從他的後背穿進去,從他前胸打出,擁有巨大的破壞力,一片肺葉當即就被絞的四分五裂,右胸部更是炸開,出現一個前後透亮的驚人血洞。

黃牛暗嘆可惜,沒有擊中他的心臟,不然這一擊下去,席勒多半就斃命了。

不過現在的席勒又被消弱一大截,東北虎不死鳳王足以斃掉他。

然而,下一刻黃牛驚悚,因為席勒眼中帶着仇恨的光芒,哪怕被重創,依舊撲向楚風,距離太近,一掌落下,光芒綻放。

鏘!

楚風祭出赤紅飛劍,如同晚霞燃燒,映照虛空,一片通明。

噗的一聲,席勒的右掌被刺中,血液濺起。

「嗯?!」這個結果不僅讓楚風吃驚,就是席勒也瞳孔急驟收縮,他知道壞了,自身透支過甚,軀體中的能量快枯竭了。

不然的話憑他的霸道力量,怎麼可能擋不住這樣一擊,哪怕是飛劍,也難以劈殺他。

席勒很果斷,即便恨透楚風,他也捨棄,徑直朝着龍虎山奔去。

楚風見狀,祭出飛劍,極追殺。

「老匹夫哪裡走!」大黑牛狂奔,也一路追殺而來。

席勒果斷登山,楚風跟進,一同踏進道教祖庭!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25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