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獲取

第五塊梯田中泥土瑩瑩燦燦,也有植物,綠油油,讓楚風的心又提了起來,他實在被炸出心理陰影了。.ΩM

果然,轟的一聲,雷光還是爆了,泥土下,一個又一個白薯浮現,嗖嗖飛出,化成銀色閃電,在這裡狂劈亂炸。

他皮開肉綻,頭倒豎,許多地方焦黑,電弧在每一寸肌膚中噴薄,他被電的不輕。

如果不是成為王級生物后,體內誕生出驚人的能量,換做一般的血肉之軀肯定早已破碎,化成灰燼。

「太倒霉了!」

這片地帶銀光交織,地瓜縱橫,白薯飛舞,炸的楚風沒脾氣,簡直是沒什麼可說了。

他現在只想詛咒,這叫什麼事?連茄子西紅柿白薯都成精了嗎?這樣一頓亂炸,強大如他都受不了。

如果活下去,有一天對人談及今日的經歷,恐怕會被人笑話,差點被地瓜炸死,這麼糗也沒誰了。

楚風忍着傷痛,再次以精神能量搬運自己,搖搖晃晃離地而起,想要脫離第五塊梯田。

在此過城中,地瓜跳躍,噼里啪啦撞來,打在他的身上,這種苦難,外人難以想象,他覺得自己都快被電熟了。

他清晰的聞到肉香味,這可不是席勒的,現在是他自己在散。

他一度動搖信念,難道因為經常烤王級生物,現在遭報應了?

嗖!

終於,他掙脫第五塊梯田,落在更上方的山體上,砰的一聲砸在這裡,好長時間都沒有能起身。

「逃出來了?!」楚風滿心喜悅,躺在地上,一動都不想動了,他大口呼吸新鮮空氣,近乎貪婪。

此時,泥土與草木的淡香沒入口鼻間,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服。

楚風第一時間運轉呼吸法,體內噼里啪啦響個不停,因為電弧還在,沒有釋放乾淨,在他的身上亂竄。

許多地方麻木,近乎被烤熟。

還好,呼吸法對傷勢有奇效,迅遏制,消弱疼痛感,體內的能量開始修復傷體。

片刻后,他坐了起來,俯視下方的幾塊梯田,眉頭深鎖,那裡紫金茄子碧綠黃瓜赤紅西紅柿黃金南瓜銀色白薯正在跳的歡,閃電密集。

他已經那是稀有而奇異的農作物,植株是真實的,但是果實卻是雷霆所化。

他很想大罵,古代的大能太惡趣味了,用瓜果蔬菜折騰後人,而且這樣的致命。

那些植物很特別,能聚集閃電,結成雷電果實,掛在植株上,威力驚人。

他估摸着,這還不算是最強威力,隨着天地復蘇,估計這些植物也會更驚人,形成五塊雷霆田地。

「傳承?!」

楚風聽到了黃牛的傳音,也塊安全區域的一面石碑,果然也有類似的提示。

「藏有雷術?」

石碑上有文字,告知後人,只有承受住雷霆而不死,才能獲得天師降妖術。

「古代天師降妖,常以雷霆鎮壓,這就是所謂的降妖術?」

他皺眉,盯着石碑後面的文字,竟然要身處梯田中,默默體悟雷霆威力才能獲得傳承。

剛逃出來而已,還要深入死地?

楚風盤坐在這裡,以呼吸法恢復傷體,同時俯視着下方,尋找席勒,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斬掉這個老傢伙。

對方沒有上來,難道被雷劈死了?

沒有見到席勒的屍體,他總是不放心,這可是一個狠角色,沒那麼容易斃命。

「這個瘋子不會是碰巧洞悉秘密,在參悟降妖術吧?」楚風心中一驚。

嗖的一聲,他坐不住了,以精神能量搬運自己,飛到空中,向下俯視,果然常。

有黃金南瓜的那塊梯田中,形成一團朦朧的光,席勒盤坐在那裡,一動不動,都快化成一團焦炭了,但卻沒有死。

此時,雷光不再劈他,而是化作光幕,將他包裹。

「這老妖怪要逆天嗎?!」楚風吃驚,而後一陣緊張,席勒如果不死,還在這裡得到降妖術那麻煩就大了。

嗖的一聲,他硬着頭皮俯衝下去,再次承受雷電亂劈,抵達席勒所在的那塊田地,動用飛劍向前斬去。

當!

那光幕如同金屬般,堅硬無比,飛劍斬在上面火星四濺,沒有破開。

同時,楚風注意到席勒的狀態,他失去右手,此時左手放在一株南瓜秧上,像是在默默體悟着什麼,面孔雖然焦黑,但很滿足。

楚風數次嘗試,不斷轟擊,就是打不破光幕,他嗖的一聲離開這裡,忍着被雷霆轟擊的劇痛,來到第一塊梯田中,他也盤坐下來,想要嘗試參悟。

這是一種折磨,他身體劇痛,被紫色雷光纏繞,幾乎要被打穿肉身。

他不知道席勒是如何做到的,或許是意外,或許是真的了不得,悟性驚人,楚風有種緊迫感。

他左手握着一株茄秧,體內骨節噼啪作響,如同在被雷霆錘鍊,但真的有了效果。

因為,掙斷第四道枷鎖后,他的左手可以蘊生出閃電,現在在這裡參悟時起到了驚人催化作用。

一縷縷紋路浮現,從茄秧中綻放,在他的掌心化形。

「這就是降妖術?」楚風訝然。

傳說,古代的天師降妖伏魔時喜歡動用符篆,拋出去后,招來雷霆等。

這難道是符篆?楚風懷疑。

不過,顯然與傳聞不太一樣,他不需要自己去畫什麼符篆,這些紋路在他左掌心浮現,凝聚成印記。

轟!

當他抬手時,掌心直接打出一道雷霆,劈向遠處,土石崩開。

他驚訝的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塊田地中的電光沒有在攻擊他,變得柔和了。

「這麼容易?」楚風神色異樣。

他手握茄秧,捕捉到絲絲縷縷的紋路,而後嘗試構建,便在掌心浮現出來,其實並不知道它的原理。

這就是所謂的參悟?他嚴重懷疑。

不過,楚風不管這些,再次握另一株茄秧,探查是否蘊含著不一樣的紋路。

結果他現,這塊田地中所有秧都一樣,都是同一種紋路,清晰浮現在他的左掌心中。

嗖的一聲,楚風躍上第二塊梯田,很快他從黃瓜秧上獲得另一種紋路,讓左掌心的印記變得複雜了一些。

「這也太快了吧?!」

事實上,如果黃牛在這裡,自然可以為他解惑,他能參悟這麼快,全都是因為他掙斷第四道枷鎖時,獲得了化出閃電的能力導致的。

接下來,一切都出奇的順利,他接連獲得紋路,左手心那裡形成一個奇異的閃電符號。

如果他不動用時,那裡什麼都沒有,一旦嘗試催電光,那符號就會絢爛之極,浮現出來。

「讓我的控電能力數倍激增!」楚風吃驚。

現在他的左手一旦凝聚雷霆,比以前要厲害一大截,威力倍增,對上一般的王級生物的話,很有可能一擊必殺!

「這才是開始,閃電威能就激增一倍,真是變態。」楚風心中震動,天師降妖術果然非凡。

在古代時,異類最怕雷霆,此法稱之為降妖術也不為過。

遠處,席勒驚怒,因為他剛參悟完栽種有南瓜的那塊田地的雷霆紋路,所有的電光就消失了,讓他遺憾而心驚。

現在,其他四塊田地恢復平靜,沒有雷霆了。

「你獲得了完整的傳承?!」他非常不甘,盯着楚風。

「去死吧!」楚風喝道,雖然身體焦黑,有很多傷痕,但是卻比席勒強多了,對方早已半殘。

轟!

他的左掌心光,閃電符號浮現,一道刺目的光束飛出,向著席勒轟去,這比飛劍還要迅猛很多。

席勒驚怒,他明白了,對方徹底獲得龍虎山的降妖術,這對他來說實在糟糕透頂。

因為,他猜測這所謂的降妖術是一種考驗,只有悟通這道關卡,獲得這種秘傳,才有可能佔據龍虎山。

轟!

席勒反擊,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哪怕重傷垂死,也想奮力搏命。

隨着他們動手,這塊地方崩塌,五塊梯田莫名的沉陷,所有的農作物都枯萎。

轟隆!

土石崩開,這片地帶出現一個大坑,露出很多的破爛兵器,以及骸骨,都是古代的。

楚風驚訝,在這五塊梯田下有許多的異類骨骼,體形龐大,按照古人的說法,那自然就是妖怪。

「怎麼可能?!」

席勒些人類的遺骸,吃驚的睜大眼睛,滿臉震撼之色,因為,他一些西方的甲胄。

那是光明甲,屬於教廷騎士所有,而今都已經破爛。

這是多少年前的古人?席勒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嗯?!」突然,他具骸骨,至今還在出微弱的光,那絕對是遠比他強大的騎士死後的遺骨。

突然,他瞳孔大睜,近乎顫慄。

因為,這個無比強大的騎士身上的殘破甲胄,乃是教廷出現聖人那個年代的製品,是兩千多年前的東西。

兩千多年前,有聖人的年代,教廷就曾東征過?這顛覆他的認知,強如席勒也不知道這件舊事。

「死!」

楚風再次殺來,轟出雷霆。

席勒不敢攖鋒,他覺得真要被打中的話,多半會死掉,他此時的狀態太差了。

他沖向那名強大騎士的遺骨,在那裡有一個劍柄,帶着三寸長的斷刃,散銀白光輝。

他懷疑,這是一件古代至強兵器折斷所留!

他決定賭一把,跟楚風交戰的話必死無疑,而且現在也逃不掉,因為他的狀態糟糕到了極點。

而那劍柄若是傳說中的至強兵器,或許能扭轉戰局。

席勒度很快,抓住劍柄,轉身面對楚風,跟他硬撼。

轟!

他被雷霆擊中,噗的一聲,他的下半截軀體爆開。

噗!

同一時間,楚風的飛劍也祭出,斬掉他的頭顱,那裡血光衝起。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