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危機

鮮血濺起,席勒的頭顱與身體分開,劇痛襲來,讓他怒怨無邊,還有更多的是不解。┡Ω『. M

一剎那間,席勒很想詛咒,那可是疑似聖器的東西,居然無效?!

坑爹!

最後這關頭,除卻疼痛外,他更想破口大罵,為什麼會這樣?手中那聖光瀰漫的劍柄絕對非凡啊。

殘留的劍刃雖然不足三寸長,但也應該有傳說中的威能才對。

身為教廷最後的騎士,他深知神話中的武器多麼的可怕,尤其是兩千多年前的聖器,註定會驚天動地。

不說可以焚山煮海,但削掉王級強者也足夠了。

「啊……」

最終時刻,他出凄厲的嘶吼聲,當然這不是嘴裏出的,因為頭顱都已經離體,帶着大片的血飛起,這是精神在嚎叫。

楚風也很意外,在他席勒最後的臨死反撲應該很有殺傷力才對,怎沒也沒有料到他一劍就梟成功!

那把劍柄?他狐疑,因為最後的瞬間,席勒還在盯着劍柄,認為可以憑它翻盤?

「嗯?!」

突然,楚風瞳孔收縮,他覺察到不對頭,那劍柄出的光芒變了,迅變強,銀光跳動,如同烈焰般噴薄而出。

他急忙動用所有力量,全力以赴的出手!

驚變生,那樣式古樸的劍柄直接耀眼如天日,刺目之極,讓人幾乎睜不開雙眼,伴着席勒的精神嚎叫,景象有些可怕。

轟!

楚風他的左手心光,閃電符號凝聚,爆出最強大的一記雷霆,直接轟在那劍柄上,也覆蓋席勒的殘軀。

並且,他的飛劍也祭出,向前斬去,如同一條赤色的蛟龍橫空,在璀璨光芒中盤旋。

同一時間,他在後退,離開這裡,並已經摘下金剛琢,隨時準備砸出。

雷聲爆,景象恐怖,熾烈的雷光,驚天動地,在這裡瀰漫,跟那劍柄相遇在一起,如同雪崩,又似海嘯般。

恍惚間,時間凝固,歲月倒轉,有一幕又一幕可怕的景象浮現。

那是教廷的神騎士嗎?一隊又一隊人馬,穿着光明甲胄,樣式古老,一個個氣息強大,來到龍虎山,不知道因何而起,竟要攻佔這裡。

最後,一些道士出手,跟一兩千年前的東征軍激戰,可惜,景象模糊,有些東西了,最終讓這裡天翻地覆。

楚風立時明白,在那遙遠的古代,就曾有東征軍曾經來到龍虎山征伐,但是失敗了。

這簡直不可想象,那是什麼年代的事?居然都沒有任何記載流傳下來,這是一段被掩藏的真相。

龍虎山是道教祖庭,更有「道都」之稱!

道教的都城,這種地方自然關乎甚大,教廷曾經來征伐,實在讓人遐思無限,很想弄清楚那段歲月的真相。

東征軍覆滅,都死在這裡。

那些景象,一閃而過,最終消失,劍柄只是一個載體,記錄了昔年的部分舊事。

轟!

大爆炸很恐怖,楚風掌心出的雷霆威能實在太巨大,這是龍虎山的降妖術,也是時隔多年後,道都與教廷的又一次對抗。

當!

閃電交織時,飛劍被崩飛出來,這讓楚風心驚,他這口鮮紅如晚霞的飛劍一向無堅不摧,現在居然奈何不了一個殘破的劍柄?

璀璨如驕陽,那劍柄了,十分盛烈,像是一頭蟄伏的聖獸復蘇過來。

楚風沒有遲疑,動用全力,直接砸出金剛琢,注入他體內所有神秘能量,使它的威力達到極盡。

咚!

像是域外的一顆大星飛來撞擊地球,這是一種天崩地裂的感覺,生劇烈的大碰撞。

金剛琢跟那劍柄撞在一起,神輝無窮,覆蓋此地,什麼都了,伴着如同海嘯般的可怕聲音。

此外,還有西方的聖歌傳來,神聖氣息瀰漫,光輝普照。

楚風一退再退,度非常快,他怕有意外生,因為通過剛才短暫場景可以猜測,這劍柄來頭甚大,是西方的神話武器。

最終,光芒消失,這片地帶的景物清晰可見。

劍柄呢?楚風驚異,它不見了!

金剛琢墜依舊雪白,它沒有飛遠,就落在這片大坑中。

楚風動用精神能量,嗖的一聲將它接引過來,持在手中,仔細觀察,它並無損傷,上面連一絲划痕都沒有。

這讓他長出一口氣,要知道,剛才那很有可能是神話傳說中的武器,來歷嚇人。

他現在有點相信黃牛的話了,在這東西很妖邪!

如今黃牛已經改口,覺得金剛琢的材料過於神秘,說它是究極廢料也對也不對,現在不好判斷。

「席勒,你死不足惜。」楚風上的血跡,並不同情。

最後時刻,席勒的殘破軀體包括被斬落的頭顱全面爆開,導致這片地帶一片狼藉。

「這是要開染坊嗎?」大黑牛他們終於趕到,一個個覺得胸悶,壓抑,同時還有陣陣的靈魂悸動。

他們很不適應,龍虎山天生壓制異類,強如西伯利亞虎與不死鳳王都感覺難耐,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

若非為了追殺席勒,以及採摘山頂的神聖果實,他們真不願意踏足這裡。

「席勒被你幹掉了?!」東北虎一臉懵的樣子,樣子有些滑稽,跟大黑牛一樣梳着大背頭,但是卻披着大紅的袈裟。

「我自己也差點死掉,這地方很邪門。」楚風說道。

早先的雷電讓他吃盡苦頭,現在身上還烤肉的味道呢,渾身焦黑,皮開肉綻,傷勢很嚴重。

楚風心有疑惑,四處尋覓,但就是沒有找到劍柄,那東西不知道被金剛琢給打飛到哪裡去了。

「席勒終於斃命,可以長出一口氣了。」東北虎哈哈大笑,不然的話他心神不寧,始終擔心被席勒暗殺。

不死鳳王一聲嘆息,終於報仇,可是她的記憶卻難以恢復,心中一陣悵然。

「你們,這是什麼地方?」楚風讓他們觀察大坑。

這裡有許多大妖屍骨,更有不少古代教廷騎士的骨骼與破爛甲胄。

甚至,楚風吃驚的認出,這片大坑中還有幾頭西方龍的骨架,當年的大戰可以想象多麼慘烈,連龍族都來參戰了?

道都,道教的都城,曾有西方神騎士東征,兵臨城下。

「他們所為何來?」

當聽到楚風介紹剛才的經過,談及畫面時,黃牛東北虎等人都驚疑不定,紛紛猜測。

他們在這裡尋找,這片大坑中有不少殘破的兵器,昔日應該具備十分可怕的威能,只是如今靈性盡失,都被打殘。

不管怎樣說,席勒斃命,這讓所有人都長出一口氣,無比歡喜。

至於古代的那段真相究竟怎樣,沒有必要急着探究,於現在沒什麼大影響。

「難道龍虎山這片山川地下真的埋藏着一件神話中的武器?」楚風狐疑。

他想到先秦研究院的齊宏林所說透露出的消息,有一件可怕的兵器,讓古代的神話人物都稱讚眼紅,疑似埋在龍虎山。

接下來,他們商量,究竟還要不要攻龍虎山。

東北虎不死鳳王雖然強大,可是在這裡被壓制,有些揮不出力量來,讓人煩惱。

「進攻試試

都已經走到這裡,他們不願意調頭回去。

然而,向上走出一段距離,還沒有到達半山腰,黃牛面色就變了,他感覺到地磁波動,這片地帶有奇異場能。

「陣與場,是同一種東西,十分可怕,依據地勢擺弄出來的神奇地方,動輒可以坑殺強者。」黃牛頭疼。

在這片地帶有神秘場能,也就是楚風他們所能理解的名字——法陣。

「這裡的場能很驚人,不好闖!」黃牛很嚴肅。

果然,接下來他們為此付出代價,東北虎遭受重創,不死鳳王咳血。

因為,半山腰上的一條溝壑中,太陽火精噴,燒的東北虎慘叫連連,若非袈裟保護,他估計要丟掉半條命。

不死鳳王本身是火道高手,覺得可以闖過去,卻不曾想,遭受地磁牽引的雷光襲擊,整個人橫飛而起,差點就骨斷筋折。

兩個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都負傷了,他們只能止步,沿原路下山。

他們嘆氣,這地方太難上去了,不愧是道教祖庭,一教都城,地下很複雜,地磁異常,場能恐怖。

「席勒死了?!」

山下,熊坤等人驚呼,異常的震撼。

楚風黃牛等人則在失望,沒有能成功登山,他們都在遺憾,可是山下的這些人卻是另一番心情。

白虎盧詩韻驚嘆,堂堂席勒那麼厲害的一位絕世高手,到頭來竟死在楚風的手中,實在驚人。

林諾依也走來,幫楚風包紮,處理傷勢,她不能平靜,席勒竟然戰死在這裡。

不遠處,亞曼萬念俱灰,徹底絕望了,現在席勒都死了,誰還能救他,除非他背後的那個神降臨。

可是據他所知,那個神如今還過不來,不敢輕舉妄動,需要時間!

「你身後有一個神?將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們!」黃牛親自審問,它很關心,因為它也來自域外,想知道那個人從哪一方世界來的。

亞曼早已崩潰了,知無不言,將所有了解到的都告訴他們,可惜的是,他只是個卒子,是這個世界的人,只不過在為那個神服務,了解的根本不多。

噗!

最後,大黑牛給了他一個痛快,揮動手中的紫銅長刀,斬落他的頭顱。

兩日後,林諾依離開,被天神生物的人喊走,似有急事。

第三日,不死鳳王告辭,她要迴轉西方,去尋找自己的記憶,如今大仇得報,她不想呆下去了。

她也曾嘗試登龍虎山,幾次負傷,都失敗了,再征戰下去也沒有意義。

五日後,東北虎在登山時又一次遭受重創,這個惜命的傢伙稍微養好傷,直接跑路,訂了一張飛往西部的機票,準備帶着袈裟找老喇嘛去賠罪。

「兄弟們走吧,跟着昆崙山的大部隊去喜馬拉雅山探那座雷音震耳的古剎,別在這裡耗了。」

這是東北虎臨離去說的話,攛掇楚風與兩頭牛跟他一起西行。

在此期間,千里眼順風耳葉輕柔陳洛言也來了,但最後見識龍虎山上的險惡與恐怖后,他們一嘆,跟熊坤白虎兄妹等人最終一起離開。

這裡只剩下楚風黃牛大黑牛。

他們準備再觀察一番,實在不行也退走。

期間,楚風將閃電符號傳給兩頭牛,讓他們兩個去參悟與琢磨,藉此登山,是不是某種鑰匙。

也就是在這時,一則驚人的消息傳開,引不小的波瀾。

有人說,楚風掌握有一種神秘的呼吸法,號稱絕世,這才導致他戰力恐怖,能力壓同階高手。

雖然剛開始流傳出來,但是當楚風得悉后,神色立刻嚴肅無比,他覺得有人要搞大事!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6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