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道寶瓶

黑螣化成人身後氣勢更盛了,能量並沒有消弱,他身體健碩,黑披散着,瞳孔綻放冷電,如同魔神般,懾人心魄。. M

「吼!」

此時他一聲大喝,渾身毛孔舒張,噴薄烏光,宛若形成一片可怕的場域,讓山地都在劇烈的搖動。

在他附近,一株又一株大樹竟然直接拔地而起,帶着泥土衝到半空中,還有重達千斤的岩石等,一塊又一塊,全都漂浮起來。

這是一股驚人的氣勢,隨着他調動體內的神秘能量,影響到周圍的一切,大樹爆碎,岩石離地而起,圍繞着他旋轉。

「殺!」

他一聲大喝,如同一條黑色的閃電向前撲去,右手五指張開,像是金屬鑄成,般出冰冷光澤,籠罩楚風的頭顱。

這宛若一隻無堅不摧的龍爪,越音,空氣直接大爆炸,周圍飛沙走石,景象非常駭人。

楚風舒展四肢,肌體晶瑩,全力以赴對抗這條來自南海的蛟蛇,拳頭迸出絢爛的光芒,直接跟他硬撼。

砰!

拳與爪相觸在一起,雪白光芒與烏光一同綻放,像是黑白世界的碰撞,交織出讓人驚悚的能量波動。

轟的一聲,這片地帶出驚人之極的爆鳴聲,地表被撕裂,縱橫交織,黑色裂縫密密麻麻,每一道縫隙都足有數尺寬。

可以想象,他們的破壞力有多麼的驚人!

兩人在迅騰挪,激烈交手,在刺目的光芒中,只能們的輪廓,像是兩尊魔神在劇烈碰撞。

嗖!

數十上百次撞擊后,兩人倏地分開,快如閃電,各自退出百米遠,在這片山地中對峙。

楚風的拳頭上有幾道血痕,那是被龍爪所傷,不過並不嚴重,只略微滲出絲絲血跡而已。

黑螣張開的五指間,指甲帶着血跡,有楚風的,也有他自己的,在生死對抗中,強如蛟蛇之體也負傷。

地上一片狼藉,亂葉與枯枝到處都是,地表像是遭遇隕星撞擊,有一個巨大的深坑,並且裂縫密集。

遠處,當人們一幕後,都深感心驚,楚風在跟南海黑龍太子的大對決中,居然不落下風!

要知道,這可是龍族,而且掙斷六道枷鎖!

這些人的眼底深處有神芒在閃爍,想到外界的傳聞,楚風掌握有一門無敵的呼吸法,他們眼熱與心動。

黑螣身材很高,修長而健碩,小麥膚色,帶着晶瑩的光澤,給人一種震撼性的力感。

他盯着楚風,雙目中有兩道光束飛出,整個人漸漸瀰漫出龍威,恍惚間,在他的身後出現一道黑色蛟龍虛影。

這一刻,哪怕是王級生物都感覺到一陣驚悚,面對黑螣時,忍不住要臣服,這是種族血脈的壓制。

楚風一聲冷哼,經過剛才的試探,他已經確認,黑螣不敢動用掙斷六道枷鎖后的力量,重傷之軀承受不起。

他身體繃緊,眼神犀利,精神高度集中,準備跟這條黑色蛟蛇決一死戰。

「你的強韌出乎我的預料!」黑螣開口,他的眼神很富有侵略性,打量楚風,想要將他

轟!

下一刻他動了,虛空像是生大爆炸,聲音震耳欲聾,他橫渡數百米,如同飛行一般,直接殺到近前。

在此過程中,林木爆碎,草木化成齏粉,擋路的岩石等炸開,他如同一頭人形真龍,無堅不摧。

黑螣度太快,動用狂暴的殺敵手段,希望儘早結束戰鬥。

轟隆!

楚風也動了,迅疾如雷電,通體都在綻放熾盛霞光,他調動體內的所有能量,竭盡所能,沒有一絲的保留。

同時,他施展出最擅長的拳法,大力牛魔拳暴烈無比,帶着雷鳴聲,如同九天落雷在這裡接連炸開。

山地中,雷霆之音恐怖,楚風周圍的巨樹山石等全面崩開,他宛若一尊戰神,所向披靡,無物可擋。

砰!

兩人再次碰撞在一起后,這片地帶被毀的不成樣子,山地碎裂,土石化成浪濤,帶着巨樹等,衝上數十上百米高空。

這不像是山地,像是一片汪洋,土層在劇烈的起伏,逆沖向天宇,驚濤拍岸,亂石穿空!

兩具軀體強橫之極,撞碎數萬斤的巨石,打裂蔥的郁山地,極移動着,如同兩道閃電糾纏在一起。

他們不約而同下了死手,想要儘早解決對方。

哧!

赤霞綻放,楚風祭出飛劍,這麼近的距離內,直接斬在黑螣的身上,在他的脖子一側留下一道可怕的傷口,鮮血濺起。

很可惜,哪怕出其不意,也沒有能梟,黑螣避過要害。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楚風臉頰出現血口子,鮮血灑落,肩頭也被一道烏光擊中,血淋淋。

那是黑螣絲中隱藏着的那支獨角所致,激射的烏光如同劍芒般鋒銳,其中一道差點洞穿楚風的頭顱,險而又險。

噹噹當!

楚風以精神武功控制飛劍,使它如同一條赤紅蛟龍般,上下翻飛,籠罩黑螣的頭顱,抵住他的那支黑角。

兩人肉身亦在對抗,激烈廝殺。

楚風眼中神芒暴漲,這麼近的距離,實在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他的左掌心閃電符號交織,璀璨無比。

轟!

巨大的雷霆迸,照亮整片山地,這是雷光,防不勝防。

楚風一直在等待這個合適的機會,他左掌心攤開時,轟向黑螣的腹部那裡,閃電狂暴無匹。

在機場時,他就想動用天師降妖術,但那時很難觸及對方的腹部傷口,所以他忍住了。

現在機會難得,他全力以赴,掌心雷光如驕陽,閃電激烈飛射而出!

黑螣面色變了,他身上最嚴重的傷就是腹部,在龍虎山時差點被截斷為兩截,而今還鮮血淋淋呢,沒有癒合。

他探出一隻手,震開楚風的左手,但是那雷霆早已觸及到軀體,沒有能及時阻擋住,太突然了。

噗!

鮮血綻放,雷光盛烈,擊穿黑螣的腹部,讓他面色當即慘變,這一擊對他的傷害太嚴重了,簡直要將他攔腰擊斷。

「啊……」

他慘叫着,滿頭黑色絲狂亂飛舞。

同時,他通體都在綻放烏光,部分黑色鱗片浮現,激射而出,全都如飛刀般鋒銳,帶着驚人的殺氣。

楚風面色變了,迅橫移軀體,努力躲避,同時揮動拳印,釋放閃電等,但還是晚了,距離太近,不可能全部避過。

噗噗噗……

他的肩頭腹部大腿等處都冒起血花,黑色鱗片堅硬與鋒利的駭人,從他身體穿透而出。

兩個人都倒飛了出去,皆負重傷。

砰!

楚風撞在山峰一側的石壁上,讓崖壁四分五裂,他渾身是血,滑落下去,在他的身上最起碼有六七個血窟窿,都是黑色鱗片射穿的。

黑螣更慘,他倒飛出去后,身體砸在山地中,腰腹那裡血如泉涌,他的上半截軀體幾乎要斷裂下來。

在龍虎山遭受重創后,這傷就一直沒有好,有一股神秘能量在那裡糾纏着,一時間很難根除。

他的瞳孔中射出兩道烏光,對楚風異常仇視,剛才險些就被腰斬,那雷光太突然。

楚風滿身是血地站起來,依舊在笑,這一次的雷霆突襲很有效,讓黑螣傷上加傷,更加虛弱了。

他手持金剛琢,很想再打出去,但是他知道難度太大,對方現在警覺性太高,不會輕敵。

遠處,無論是來自大財閥的王者,還是各路的獸王,都深感驚異,目光越的火熱起來。

外界雖然在傳楚風斬掉席勒,但是玉虛宮的6通早已在第一時間幫他闢謠,那是合力圍殺的結果。

普通人沒去深究,但是各路王者相信6通的話,因為正常來說,掙斷四道枷鎖的人遠不是席勒的對手。

現在楚風的強勢有目共睹,竟然讓南海黑龍太子吃了大虧,險些被腰斬,這實在驚人!

「你身上真有奇異的呼吸法?」黑螣瞳孔幽冷,盯着楚風,眼神有些熱切,哪怕身負重傷,他也有種渴望。

在他哪怕他傷的再嚴重,也遠不是一個掙斷四道枷鎖的人類所能對抗的,蛟龍血脈驚人,誰與爭鋒?

單以肉身強度來說,他便可以粗暴的碾壓各路王級高手,可是通過剛才的碰撞來方的肉身堅韌的駭人,無懼他。

這些話語一出,讓附近的王級強者越的眼熱了。

哧!

黑螣周圍浮現一枚又一枚黑色的鱗片,足有數十上百片,都閃爍烏金光芒,冷冽而又鋒銳逼人。

他要絕殺楚風,不再給對手機會,不過黑螣也有些心痛,這些鱗片一旦打出去就會跟能量融合,最後會毀掉。

如果無節制的消耗,他身上有些地方便會光禿禿,失去最有效的防護。

楚風祭出飛劍,並抬起左手,準備用雷電還有飛劍護體,同時他悄然將一枚種子取出,抓在掌心,用它來進攻。

這種子晶瑩通透,宛若雪白瓶體,上面有金色斑點與綠色紋路,如同星辰閃耀,顯得很神秘,它只有兩寸長。

雖然早已檢驗過它的威力,但這還是楚風第一次動用大道寶瓶種子來對敵。

「斬你!」黑螣斷喝,他動用精神能量,控制數十上百枚黑色鱗片,宛若黑色的流星雨,向著楚風轟去。

每一枚蛟蛇鱗片都寒光閃閃,突破音障,如同成片的落雷,讓這裡的虛空出爆炸聲,威能恐怖!

「殺!」楚風也出一聲大喝,只有一個字,戰意高昂,全力催動大道寶瓶,向著對面猛攻。

轟隆!

寶瓶形狀的種子被他注入肉身能量后,又以精神能量催,景象頓時恐怖起來,瓶口那裡噴薄熾盛的光束,劍芒一道又一道,宛若劍陣共鳴,同時還有炸雷聲。

這片地帶被縱橫交織的劍光淹沒,大道寶瓶相當的恐怖,集楚風肉身於精神能量於一體,盡情威。

很難想象,這只是一枚種子!

噹噹當……

劍芒成片的從瓶口那裡飛出,將那激射而來的黑色鱗片逐一打飛,力量駭人,殺氣滾滾,它的威力大的出奇。

噗!

黑螣遭遇劍芒衝擊,身上有多處傷口崩裂,有的地方更是被洞穿,他滿身是血,披頭散,極倒退。

遠處,各路王者都心驚肉跳,南海黑龍太子竟然被壓制了?!

有人向外傳遞消息,配上照片,揭示這裡的戰況。

「楚風力敵南海黑龍太子,不落下風!」

「楚魔王很有可能會戰勝南海龍族強者!」

這引巨大波瀾。

……

密切關注這一戰的白衣男子得悉這一情況后,依舊平靜與儒雅,他邊的海族強者,道:「你朋友傷勢過重,該不會生意外吧?」

額頭生有一隻豎眼的俊美男子,此時臉色冰冷,他不相信南海黑龍太子會戰敗,哪怕不在巔峰狀態,也遠不是一個掙斷四道枷鎖的人類所能對抗的。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5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