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戰績驚人

兩寸長的寶瓶,向外不斷噴劍氣,山石被劈開,巨樹被斬斷,強如黑螣滿身是血,身上多出幾個血窟窿,翻滾了出去。Ω.M

南海黑龍太子感覺非常憋屈,身為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卻無法揮出真正的實力來,被人這樣重創。

轟!

山地炸開,大道寶瓶威,被楚風催動,噴出的能量光束越的絢爛,打的巨石粉碎,林地亂葉紛飛。

黑螣極後退,一聲咆哮,在他的周圍浮現更多的黑色鱗片,旋轉着,烏光湛湛,最後一起向前打去。

他迫不得已,再次祭出自身的鱗片,如果有選擇他絕對不會這樣做,因為這些鱗片是直接消耗掉的,最後會炸碎。

身為蛟蛇,如果鱗片稀疏,身上光禿禿,那就是一個笑話,想要恢復過來需要再次進化才行,需要等到掙斷第七道枷鎖時他才能長出完滿的鱗片。

嗡!

虛空都在顫抖,這麼多鱗片呼嘯着,越音,一起向前斬去,爆炸聲驚人!

這片地帶殺氣無盡,蛟蛇的鱗片飛舞,鋒銳而璀璨,無堅不摧。

楚風嚴肅無比,他全力以赴催動那枚種子,寶瓶晶瑩通透,上面的金色斑點光,綠色紋路絢爛。

瓶體上,像是有一顆又一顆太陽閃耀,無數行星旋轉,金色與綠色交相輝映,最後讓種子越恐怖起來。

轟!

瓶口那裡,熾盛的光束噴薄,成百上千道,有效攔截黑色鱗片,不過也有個別穿透過劍氣光幕,到了近前。

楚風祭出赤紅飛劍,一頓劈斬,不過身上還是濺起血花,有的鱗片穿透軀體。

這一刻,兩人都負傷,拼的相當慘烈,浴血搏殺。

尤其是到了後來,楚風皺眉,這枚種子化成的寶瓶威力的確大,但是消耗也大,再這樣下去他非要精疲力竭不可。

他收手,倒退出去數百米遠,避過最後數十枚黑色鱗片,擦去臉上的一縷血水。

遠處,黑螣傷勢比他還要嚴重,身上血窟窿足有一二十處,滿身蛟蛇血,鮮紅中帶着晶瑩的光亮。

楚風不願再消耗體內的能量,黑螣也不願毀掉自己的鱗片,他們都承受不起。

「黑長蟲,還有必要繼續下去嗎?!」楚風問道,極盡挑釁,他現在真不怵這頭蛟蛇,不過他也知道真要戰下去自身也要付出慘重代價。

「斬你!」黑螣寒聲道,他咽不下這口氣,不管怎樣說他是一位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今日太憋屈了。

這一戰如果傳回南海,他丟不起這個臉!

「吼!」黑螣咆哮,渾身光,所有傷口都閉合,他雙手抬起,捏出一種古怪的拳印,而後電射而來。

此時,黑螣雖然是人形,但是任誰會覺得此時他就是一頭人形蛟龍,動作像極,拳印簡直要撕裂虛空,向前打去。

同時,他的雙腿也在擺動,如同蛟龍擺尾,抽向楚風。

「我還怕你不成,那就戰到底吧!」楚風一聲低吼,猛地抬頭,雙目如兩輪小太陽般光,通體瀰漫驚人的能量。

他調動全身精氣神,施展拳印,跟黑螣近身搏殺。

砰!

驚人的大碰撞,兩者之間光芒綻放,摧毀附近的山林,讓許多磨盤大的石頭全都飛起,這裡生大爆炸。

一聲龍吟從黑螣嘴裏出,宛若真龍現世,他的拳意更可怕了,在其背後蛟龍虛影浮現,恐怖氣息瀰漫。

哞!

莽牛吼震天,楚風施展大力牛魔拳后,在他近前,一頭黑色的大莽牛踩裂星空,浮現而出,爆出無以倫比的莽荒氣機。

他們都動用自身的最強力量,展現拳意,激烈廝殺,可以人糾纏時,莽牛踏着星空也在跟蛟龍虛影搏殺。

此時楚風的眼神犀利無比,雙拳如同牛角,鋒芒駭人,隨意一拳砸出,都能擊碎山頭。

咚!

黑螣驚怒,他的手指間有血流淌,在跟楚風的拳印碰撞中,他負傷了。

吼!

殺到後來,楚風又動用蛟魔拳,跟牛魔拳糅合在一起施展,力量頓時暴漲一截,度也激增。

砰!

這一刻,他是危險的,跟黑螣近身搏殺,取得主動,拳拳到肉,數次打中黑螣的軀體,讓他橫飛而起,大口咳血。

在此過程中,黑螣的腿如同蛟龍擺尾,也抽中過楚風,讓他嘴角溢血,但是遠不如楚風給他造成的傷害大。

尤其是隨着不斷搏殺,楚風的雙腿也舒展開了,神足通融合蛟魔拳,雙腿橫掃時,如真龍在天,橫掃千軍。

砰!

黑螣被楚風一腿掃飛,撞在對面的山壁上,讓那裡爆碎。

兩人殺紅眼睛,不管不顧再次沖向一起,一起躍到山峰上,浴血大戰。

在此過程中,隨着他們不斷騰挪,在群山間跳躍,一些山頭不斷被踩的崩塌。

轟!

楚風的左掌心閃電符號盛烈,他動用降妖術,打在黑螣的身上,讓他滿身電光,頭倒豎,整個人橫飛。

楚風雙拳璀璨,神足通更是使他擁有極,一路追過去壓着打,將南海黑龍太子的身體打的橫飛,胸部都塌陷了。

這一刻,楚風殺到狂暴,雙目都立了起來,恨不得立刻擊殺南海黑龍太子。

他有種緊迫感,這畢竟是一頭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很難說清是否還有特別手段,他希冀儘早擊殺。

「吼!」

黑螣憤怒,猛地張嘴噴出成片的精血,化成一頭赤色蛟龍,向著楚風飛去。

砰!

楚風被撞飛,遭遇重創,但那片蛟蛇血也炸開了,化成赤霞,焚燒乾凈。

兩者再次激戰,在他們的腳下,山峰被踩踏的崩開,可見他們的力量多麼的強橫,接着他們騰躍,接連四座山峰之巔崩開。

黑螣越憋屈,他那些近乎神通般的能力施展不出,肉身糟糕到極點,腰腹部的傷口太嚴重了,再繼續下去,他會斷為兩截。

而楚風則越戰越勇猛,蛟魔拳與牛魔拳糅合在一起,越嫻熟,威能不斷提升,他殺到狂暴了。

尤其是他的口鼻間,白霧瀰漫,配合特殊的呼吸法后,一身力量暴漲,完全壓制黑螣,不斷將他的打的橫飛。

「殺!」楚風喝道,拳印如虹芒,絢爛至極,右拳打在黑螣的胸口,震斷他的數根骨頭。

同時,他的左拳光,不僅糅合牛魔拳與蛟魔拳,還伴着閃電,狠狠得轟向黑螣的腹部傷口那裡。

南海黑龍太子很後悔,剛才真的應該罷手,現在他遭遇了大麻煩。

他咆哮,以雙手阻擋住這一拳,護住腹部,整個人踉蹌,大口咳血,因為能量衝進他的雙臂中,震蕩他的五臟六腑。

喀嚓!

這一刻,他的一條手臂骨折,硬生生被楚風震斷。

黑螣眼睛紅了,這樣下去他不僅要大敗,還得死亡,他出沉悶的吼嘯聲,如同海嘯一般,震蕩群山。

沒得選擇,他只能拚命,不計後果。

可怕的氣息瀰漫,他釋放出絕世高手的氣息,掙斷六道枷鎖的力量瀰漫,他大吼着,撲殺向楚風。

此時,黑螣身上烏光大盛,他整個人像是一輪黑太陽,烏光沸騰,強大到極點!

砰!

楚風遭遇猛力的一撞,一條手臂頓時骨折。

「啊……」黑螣自己也在痛苦嚎叫,因為他的身體要斷裂了,腰腹部那裡鮮血噴涌,骨裂的聲音清晰可聞。

黑螣瘋狂,雙手宛若抓着黑色的天日,烏光暴漲,不斷向著楚風轟砸。

楚風雖然極倒退,躲避掙斷六道枷鎖的蛟蛇釋放出的真正強絕力量,但是依舊不能完全避開,他數次遭遇重擊。

每一次都給他造成近乎致命的傷害,他的肋骨折斷,胸部出現一個近乎前後透亮的血窟窿,脖子那裡傷口可怕,險些撕裂。

「啊……」

黑螣慘叫,他的腰腹以下徹底斷裂了下來,此時,它不能保持人身了,再次化成一條黑色的蛟蛇,數百米長。

此外,它的眉心龜裂,在淌血,所有舊傷全都崩開,更為嚴重。

黑螣身體斷裂,化成蛇軀,碾壓向楚風,現在它豁出去了,釋放着最強力量,想在自己不支前先擊殺楚風。

「你給我去死!」它大吼。

轟!

楚風毫不猶豫,拼儘力量,將金剛琢打了出去,這麼大目標如果還打不中,那真是太廢了。

噗!

黑螣的身體本就已經斷裂為兩截,現在身上再次遭遇這樣重重一擊,可謂傷上加傷,糟糕到極點。

金剛琢從它的身體中穿透而過,那裡出現一個巨大的血洞,金剛琢是旋轉着飛出去的,絞碎不少血肉。

楚風暗嘆可惜,剛才他的位置不對,無法擊中它的頭顱。

吼!

黑螣怒吼,整具軀體猛力甩動,直接將一座山頭給削平。

它怒到極致,這次的創傷太嚴重,但此時它竟然克制了,沒有瘋,而是猛然伏下身子,張嘴叼起自己斷落的下半截軀體,帶着狂風,突破音障,極逃遁而去。

「哪裡走!」

楚風追殺,祭出飛劍,用儘力量劈出一劍,噗的一聲,他在南海黑龍太子的身上斬開一道可怕的血口子,並斬下磨盤大的一塊血肉。

在追擊時,楚風感覺自身一陣虛弱,因為的體力都快耗盡了,此外他傷的太重,多處骨折,尤其是胸膛部位有一個可怕的血洞。

他收劍,沒有追下去,不想跟黑螣同歸於盡。

「嗯?!」他瞥了一眼,現有人居然在潛行,朝着他的金剛琢飛出去的方向而去。

「我敢動?!」楚風極而行,頭上懸着赤紅色飛劍,殺氣騰騰,向那邊區域趕去。

那幾人立刻隱去身影,躲入山林中,對他很忌憚,未敢真箇爭搶,因為他剛才險些斬殺南海黑龍太子,着實鎮住這些人。

嗖的一聲,楚風動用精神能量將山縫中的金剛琢接引了回來,而後他提着蛟蛇肉,一頭扎進山林中,就此遠去。

他感覺到自身狀態糟糕之極,得找個地方去修養。

這是他出道以來受傷最為嚴重的一次,多處骨折,胸膛被貫穿,若是一般的人早就死去了。

這一戰,震驚天下!

楚風險些擊殺南海黑龍太子,造成巨大風波,驚的各方簡直不敢相信。

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相信,楚風身上一定有無敵法,不然的話怎麼可能以弱極強,殺敗掙斷六道枷鎖的龍族強者。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