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睥睨諸王

這個夜晚,楚風安靜修養,蛟蛇肉這種高能食物對他恢復有非常大的好處,他運轉呼吸法,整個人都被白霧籠罩,毛孔舒張,參與呼吸,此外他的精神亦在脈動。.*M

這一刻他的肉身與精神高度統一,同時進行呼吸,肌體流動寶光,宛若廟宇**奉的金身菩薩。

他胸口那裡前後透亮的窟窿早已被一層自行生長出來的肉質薄膜堵上,避免了身體惡化。

而現在更是生驚人的變化,他的胸口癢,肉芽在新生,要填補這個血窟窿。

除此之外,他體內受損的臟腑等也在輕微的顫動,出光澤,散勃勃生機,竟在緩慢生長。

這如果傳出去一定會引轟動,因為他體內受損的臟腑居然可以再生,雖然十分緩慢,但的確有這種趨勢。

楚風肉身與精神合一,同時在呼吸,對於自身的變化清晰的感知到,他能內視,肺葉上被撕開的十幾處裂縫在慢慢生長,漸漸癒合。

他自己都很吃驚,原以為可能會留下病根,需要以後更強大時才能徹底根除,不曾想五臟居然在新生!

他意識到,自身掌握的法有多麼的逆天,黃牛說的沒錯,這是無上呼吸法!

楚風細細思忖,他以前身體負輕傷時,比如虎口裂開,第二天就能痊癒,且不留疤痕,這也算是早有預示。

他清楚,只要能磨滅心臟中那團烏光,斬掉黑螣留下的能量,他身上最嚴重的傷將不是問題。

此刻骨骼都已經對接,斷骨黏在一起,有潔白物質在交融,修補度稱得上驚人。

突然,楚風生出一種奇異的感覺,有生物在窺視他,第一時間覺察到了。

原本王級生物間的神覺會彼此對沖,但現在他肉身與精神同時進行呼吸時,神覺之敏銳乎想象。

他清晰的捕捉到兩千四百米外的一株老槐樹的樹冠中藏着一頭鳥,它眼睛半眯着,避免光束過盛,鷹嘴貓面,略帶陰冷氣息。

這是一隻貓頭鷹,早已是王級生物,相距此地將近五里地,卻已經被楚風清晰感知到!

顯然,這隻禽王在夜間的視覺乎想象的驚人,已經現楚風。

楚風驚異,他身上還略帶白霧呢,這隻貓頭鷹都能現他,也算是驚人。

隨後,他的神覺明銳的捕捉到細節,那隻貓頭鷹脖子上居然掛着通訊器,它正準備跟人聯繫。

這如果是在天地異變前,一定會讓人覺得荒謬,一隻貓頭鷹也會用通訊器?但現在這就是事實。

在貓頭鷹低頭目光離開楚風時,他猛然力,一路狂奔而去,沖向那株老槐樹。

他越音,不擔心對方聽到動靜,橫渡山林,將近五里地,他不足兩秒鐘就殺到!

直到這時,貓頭鷹才驚覺,渾身羽毛炸立,它直接展翅,衝天而起。

但是已經遲了,楚風一躍而起,追上高空數百米遠,一拳貫穿這隻貓頭鷹的的軀體,將它擊落下來。

大片的血還有羽毛凋落,紛紛揚揚,這隻禽王慘叫,被楚王生擒。

砰!

當墜落在地上時,楚風身上的傷口滲出血,同時心臟部位一陣疼痛,但可以承受,沒有徹底撕裂傷口。

這隻貓頭鷹兩米多長,跟其他禽王比起來稱得上袖珍。

當然,任何一個王級生物都不能以體形大小來論實力高低,這隻貓頭鷹掙斷體內的兩道枷鎖,不算弱。

「說吧!」楚風盯着它,沒有具體指向什麼,讓它自己坦白。

當聽到這種問話,這隻禽王身體一顫。

楚風眸子鋒芒畢露,爆出能量波動,頓時讓這隻禽王越的恐懼,它深知楚魔王到底有多麼可怕,被他殺掉的異類太多了。

「你說什麼,你通知了孔雀王的部眾?!」

當逼問出究竟后,楚風殺氣騰騰,雖然早就猜測到了,還是忍不住想一拳頭將它砸成肉醬。

「南方各路禽王聽到孔雀王的命令后,誰敢不尊,我也是迫不得已。」

「胡說八道,你完全可以敷衍過去,這麼賣力的告密,是想獲得孔雀王的獎賞吧?!」楚風厲聲道。

「饒命!」這隻貓頭鷹膽子不大,稍微一嚇唬全都招了。

「你還真是為了獲得獎賞?!」楚風一腳將它踢飛,接着躍到它的背上,喝道:「將功補過,帶着我向西飛三千里。」

「我受傷了,飛不動。」這頭禽王小聲道。

「飛不動就宰了你,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敢不配合?!」楚風寒聲道。

最終,這隻禽王屈服,載着楚風西行,橫渡夜空。

楚風從它嘴裏了解到,孔雀王雖然南下,但距離江西還遠,想出手也不行,鞭長莫及。

按照它的估計,孔雀王最起碼也得一天後才能趕到。

不過,江西境內的各路禽王獸王得得到命令,要全力阻擊楚風,可以說異類中的王很多都行動起來。

「他們想找死嗎!?」楚風寒聲道。

「外界都傳你重傷垂死,而且身上懷有無敵呼吸法,再加上孔雀王有重賞,所以很多王者動心了。」

這則消息非常糟糕!

楚風皺眉,他知道自己跟黑螣大戰結束后不顧一切的遁走泄露了虛實,所有人都猜出他身體出了大問題。

這一次,只遇上一個掙斷兩道枷鎖的貓頭鷹還好說,如果遭遇黃金獅子赤鱗那個級數的強者,以他的狀態還真可能會危矣。

因為,他沒有辦法盡情施展力量,不然的話,心臟會被再次撕裂,他終於體會到黑螣跟他戰鬥時的憋屈感。

「江西境內不說王級生物最多也差不多了。」這頭禽王說道。

「江西!」楚風思索這片區域有什麼名山以及強者,心中頓時一震。

江西除卻龍虎山外還有廬山,前者是道教祖庭,後者則位列天下十大名山內!

三山五嶽中的三山就有廬山,當然也有種說法,說三山指蓬萊方丈瀛洲。

可以想象,有廬山這種名山,肯定會聚集有不少強者。

當仔細回想后,楚風神色變了,因為江西境內出名的山川真的太多了,絕對要比其他地域可怕。

除卻龍虎山廬山外,江西境內還有三清山武夷山,這兩個地方可不簡單,三清山光聽名字就可知,而武夷山則是道教著名的洞天福地之一。

「還有武功山明月山靈山梅嶺盤古山翠微峰……」楚風不能淡定了。

隨後,楚風詢問這頭禽王,江西境內出名的高手。

「武夷山的太紅袍母樹號稱絕世高手,不可力敵。」這頭禽王告知。

楚風愕然,天下頂級名茶中的母樹而今成為絕世高手?他真是一陣無言。

隨後,貓頭鷹說了幾個掙斷四五道枷鎖的生靈,這讓楚風默然,不愧為名山較多的區域,高手真的不少。

突然,楚風寒毛倒豎,他猛地躍起,而後便道光束飛來,砰的一聲將王級貓頭鷹擊穿,直接斃命。

這讓楚風肌體繃緊,有強大的王級生物在遠處,彼此神覺對沖,那個人動用威力巨大的激光武器在射殺他。

最後關頭,楚風終究是提前預警並避開,但是這隻貓頭鷹慘死。

楚風以精神能量搬運自己,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奇異的軌跡,躲避射殺。

遠處,接連又飛來幾道光束,照亮整片夜空。

「該死!」

楚風全身寒毛倒豎,險而又險的提前避開,此時他的神覺避險之能揮了強大的作用。

顯然,這種武器有各種限制,出幾道光束后就停下了,楚風落地,瘋狂向前闖去,衝上一座山峰,大的激光武器,也只有王級生物才能輕易搬運來。

楚風明白,有些大財閥終於按捺不住,對他動手了。

他知道,這些人想留活口,剛才對準他下半截軀體,真要擊中也能確保他活下來,但絕對逃不了。

不光那隻貓頭鷹追到這裡,還有大財閥的人出現在附近!

「楚魔王,哪裡走!」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喝。

出乎意料,不是人族高手,而是一頭黑色的暴猿,高足有八十米,跟一座小山似的,轟的一聲騰躍而來。

轟隆!

這片山地都被它踏裂,它渾身都是黑色的長毛,眼神冷如閃電,動作迅猛,直接一巴掌就輪動下來。

啪!

楚風躲避,那座山頭直接被黑色的暴猿一巴掌拍的四分五裂!

他知道,這是江西境內的黑猿王,有魔神之稱,殘暴而強大,已經掙斷五道枷鎖。

虛空顫抖,一道金光極而來,俯衝向楚風,摧枯拉朽,地面上的山石崩飛,林木盡毀。

這是一頭金雕,足有百米長,它探出大爪子,向下撕裂而來。

砰!

當楚風避開時,他所立身的那道山嶺直接被抓下一大片巨大的豁口,景象恐怖。

他知道誰來了,江西境內最強高手之一金雕王,也掙斷五道枷鎖,跟黑猿王齊名。

嗖的一聲,金雕王化成人形,滿頭金色長披散,落在山嶺上,手持一口雪亮的長刀,道:「楚魔王,今日你在劫難逃!」

「喵!」

一聲貓叫,懾人心魄,有些凄厲。

轟隆!

這是一頭足有三十米長的巨型山貓,色彩斑斕,宛若一頭絕世神虎,它動作敏捷,一躍就是數百米遠,到了近前,帶着狂風。

接着,一隻雪白的狐狸出現,只有幾米長,眼中閃爍狡詐的光芒。

這一貓一狐都是掙斷四道枷鎖的王級生物。

嗖嗖嗖……

山林中,響聲不絕,接連出現十幾頭獸王,帶着慘烈的煞氣,圍住這片山地。

楚風眉頭深鎖,在他修養的這十幾個小時中,一群強者追尋到他的蹤跡,一起殺到了。

他沒有妄動,因為覺察到了更危險的氣機,有人類高手躲在暗中,最起碼有六七人以上。

他凝視其中一個方向,那裡轟的一聲炸開,有兩人震碎山林走了過來,都穿着甲胄,將頭臉都覆蓋,沒有露出真容。

其中一人手持一柄紫色的金屬錘,直接對他揮動,喀嚓一聲,一道巨大的閃電飛來,威力驚人。

楚風躲避向一旁,露出驚容,那是一件威能很大的法兵。

難道是天神生物的雷震子來了?

菩提基因有釋迦傳人,而天神生物則有雷震子坐鎮,後者更神秘,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呢。

楚風不太相信天神生物會這樣張揚的派出雷震子,幾大財閥哪怕知道他身體出了大問題,覬覦他的呼吸法,也只會暗中出手,不應該這麼明目張胆的出擊。

楚風懷疑,這不是真正的雷震子。

嗖嗖嗖……

其他方位,又出現七八名人類的身影,氣息都很強。

「你們在逼我大開殺戒嗎?!」楚風寒聲道。

這片地帶過二十位王級強者,分佈在各方,將他包圍,註定會有一場惡戰。

如果沒有負傷,他無所畏懼,可以一路殺出去,但現在他傷勢嚴重,讓他皺眉。

「楚魔王不要虛張聲勢了!」有人冷笑。

「鏘!」

楚風手中光芒一閃,雪亮的金剛琢出現,出燦燦光輝。

「誰想第一個送死!?」他睥睨諸王。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