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融合

南海,浪濤滾滾,龍吟陣陣,一道數百米高的水浪激蕩而起,一道白影從海底衝起,立身在這道大浪上,而後向著6地方向極而去。.んM

這是一個白衣展動的年輕男子,十分俊朗,長飄舞,眼睛很亮,額頭有龍形紋路,他自語道:「6地,我來了,天地將再次異變,絕世爭霸開始,我要在6地上化龍!」

東海,一道金光沖霄,一頭很神秘的海獸展動雙翼衝出水面,形若神虎,渾身都是金色鱗片。

它一聲咆哮,而後化成一個金男子,立身在海面上,道:「上古一戰過後,漫長歲月逝去,恐怕許多人都早已遺忘我們這一族。」

他身材高大,濃眉虎目,英氣勃,這個年輕男子十分神武,金色的瞳射出一縷縷神芒,他邁開大步,踏着海面,極奔跑起來。

尤其是當他背後一對金色翅膀張開后,空氣大爆炸,他達到五倍音,宛若一道金色閃電,向著6地方向而去。

「我們這一族是無敵的,縱然龍族也不能壓制,名山大川我來了,誰與爭鋒!」

隨着那道金色身影遠去,這樣的聲音還在海面回蕩。

另一片遙遠的海域內,波瀾起伏,一道美麗的身影在海中隱現,偶爾露出水面,雪白的肌體晶瑩如羊脂玉石,美麗無暇。

最後,她徹底衝出水面,立身在浪花上,高聳的胸部雪白細膩,以鮮艷的貝殼遮住,滿頭紫色絲帶着水珠,在陽光照射下如同珍珠般光。

她的面孔挑不出一點瑕疵,美麗的驚人,煥着迷人的光彩,雙眼迷濛,略帶紫色,身段曲線完美。

「我是神之後裔,我的祖先來自6地,我要回歸那裡撕裂第七道枷鎖。」她的聲音很好聽,但卻也無比自信。

幾處海域都有強者登岸,比如一頭銀色的海龜,一躍而起,在空中化成一個白男子,落在6地上。

某一海岸邊,一隻海貝光,而後張開,走出一個身段婀娜的麗人,渾身散聖潔光輝。

……

就在這兩天,海中一些強大的生靈先後登岸!

終南山下,一個擁有傾城容貌的女子亭亭玉立,仰望紫氣瀰漫的山峰,她擁有一頭海藍色長,在絲中有晶瑩的突起,宛若龍角,明眸靈動。

在她的身後,有人稟報,告知海族的一些強者紛紛登岸,正式進入6地,大多都去了江西。

「他們是想去龍虎山還是要爭奪那個楚風身上的呼吸法,我們要去嗎?」在藍女子的背後有一些男女,都很強,有人這般問道。

「不急,我想觀完終南山再去江西。」

這一日天下不能寧靜,海族來了,傳聞有一批頂級強者登岸,全都異常強大,已掙斷六道枷鎖。

在這些海族強者中,有霸道的老妖怪,也有強橫種族中的年輕天驕,實力高的駭人。

「天下要亂了嗎,海族中的強者來了,要跟我們爭奪機緣!」各地,無論是異人還是異類都凜然。

很快,眾人得悉,一些強大的海族徑直向江西趕去。

「楚魔王有大難了,不光是6地上的各路王者,就是海中也有霸主趕到,他多半危險了。」

人們意識到,江西境內將有風暴,各方人馬匯聚,必然要爆驚世大戰。

要知道,一個南海黑龍太子就已經很恐怖,跟楚風拼了個兩敗俱傷,而今又來了一批人,註定要生驚天動地的大事。

最早開宗立派的絕世強者,崑崙諸雄,孔雀王金烏王玉虛宮主等,再加上海族強者,諸王齊動,可謂風雲際會。

一時間,江西境內王者雲聚,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此時,楚風根本不知道這些,他在生死間徘徊。

當夜,他連殺十王,而後突圍遁去,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的心臟都撕裂了,險些當場死在那裡,殺出一條血路,突圍出來時,他更是拼儘力量,以平日最高度狂奔。

在四倍半音下,他身上的創傷全面崩開,血雨噴洒,而心臟更是差點直接撕裂為兩半。

楚風以為自己會死去,都快不報希望了。

那一刻,他為了不讓心臟徹底裂開,他動用精神能量,強行掌控心臟,使裂痕閉合。

同時,一些血管也被他動用精神能量接上,甚至斷裂的太厲害的地方,直接用精神能量幫助搬運血液。

對他來說,從來沒有這麼慘烈過,身體幾乎都要破爛了。

當然最嚴重的就是心臟,這是身體的動力源泉,沒有血液流動,他一身的力量都會枯竭。

不過,也就是在那一刻起,他嘗試用精神能量處理體內傷勢時,有了一些意外的變故。

他的身體傷的太重,連場大戰下來,肉身內的能量幾乎消耗殆盡,他最終運轉精神能量,蔓延向四肢百骸。

他意外現,又激出一些肉身能量,如同迴光返照般,讓他恢復一些活力。

但很快,他現那是精神能量與肉身能量交融的結果。

也就是在那時起,一路追下來的諸王失去他的蹤影,探出神覺也無用,感知不到他。

加之,楚風在拚命,度沒有減弱多少,一路遠去,脫離他們所在的區域。

楚風不知疲倦,就這樣一路狂奔,度極快,他自己都不知道跑出去多遠,直到感覺要倒下去了才減,一頭扎進一個乾燥的山洞中,用岩石封住洞口,這才倒在那裡。

他努力讓自己清醒,運轉呼吸法,修復傷體,壯大精神。

但是只堅持了一段時間,他就陷入昏厥中。

因為,這一戰太疲累,身體與精神全面透支,接近油盡燈枯的狀態。

在睡夢中,他恍惚間覺得,自己依舊在運轉呼吸法,那是一種本能在進行,不這樣做的話他或許就會死掉。

當他再次醒來時,已經過去一天一夜,是次日的清晨,根本不知道這一天一夜外界波瀾起伏,各路強者匯聚江西,許多人都為他而來!

楚風艱難的推開堵在洞口的岩石,他感覺狀態很不好,渾身疼痛,尤其是心臟那裡,近乎衰竭。

當迎着洞口的朝霞,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沐浴着蓬勃的太陽光輝,他才感覺稍微好受一些。

「總算還活着!」他輕嘆,這一次經歷一場死劫,能活着逃出來真的不易。

二三十位王級強者圍殺他,而他自身卻又重傷,實在是艱難而可怕。

他不知道外界怎樣了,因為通訊器早已粉碎。

不過,一夜殺掉十大王者,想必會惹出很大的風波,也讓有些人頭疼了吧?楚風扶着岩壁,坐在山口口,面對初升的太陽運轉呼吸法。

這一刻他體內空虛,能量耗盡,非常渴望陽光的溫暖,因為他的身體居然很冰涼。

口鼻間白霧瀰漫,金色的朝霞如水波般,覆蓋在他的軀體上,讓他覺得無比的舒服。

「情況不妙。」很久后,楚風結束呼吸法,睜開眼睛,他剛才已經內視身體的狀況,簡直是一片破敗。

心臟幾乎被撕裂成兩半,若非時時刻刻都在以精神能量保護,他就死掉了。

「現在不去想掙斷五道枷鎖的事,我要先恢復過來。」

楚風盯着心臟中那團烏光,那是南海黑龍太子留下的,阻礙心臟恢復活力,正常情況下來說他需要花費數日才能磨滅,因為怕過於激烈而進一步傷損心臟。

「不如拼一下,一次性解決!」楚風對自己狠。

反正心臟都幾乎撕裂為兩半了,如今還閉合著也只是靠他的精神能量加持而已。

噗!

他散開精神能量,讓心臟全面裂開,幾乎分成兩部分,鮮血噴涌,他幾乎要栽倒在地上,巨疼難忍,身體虛弱。

砰!

他的胸膛部位,那個又被肉質薄膜封起來的血洞再次破開,因為有一道烏光衝出。

楚風竭盡所能,從裂開的心臟中驅除這種能量,而後迅閉合心臟,他面無血色,靠在洞壁上,渾身冷。

「總算一次性解決!」

他迎着陽光,再次運轉呼吸法,很快裂開的心臟就黏在一起,並且胸口的血洞麻,有薄膜在生長。

「這麼快?!」楚風驚訝。

他若有所思,驅除南海黑龍太子的留下的能量后,他的心臟隱患去掉,血液運轉變得順暢不少,同時最為關鍵的是,他現在的精神能量與肉身能量在融合,同時運轉。

這樣的融合,似乎促進了生機,肉身活力在增加。

楚風想到一些事,曾經問過黃牛,他們那個世界最強的生靈有多強。

黃牛曾說過,有的生物哪怕只剩下一條手臂,都能活過來。

當時楚風不解,頭顱都失去了,意識都不在了,還能活着?

現在,他明白了,那些人的精神與肉身全面融合,手臂中亦有精神意識,因此輔以稀世聖葯的話,還有慢慢恢復的希望。

「這麼說,我將精神意識融入四肢百骸,全身的血肉中,跟肉身能量交融,這無意的舉動其實是一條正確的路?」楚風思忖。

很快,他又想到很多。

「黃牛一再強調,教給我的這種呼吸法不限於肉身,還有精神呼吸。」

楚風思忖,以前的路或許錯了,自己呼吸時,他嘗試讓精神與肉身脈動一致。

現在或許應該將精神融合於肉身,這樣才算是共同呼吸。

楚風嘗試,不斷融合,最後身體內晶瑩光,煥勃勃生機。

「黃牛還很小,也是意外得到這種傳承,沒有人指點,都是在摸索中,我這次的路應該對了。」

楚風露出喜色,他感覺傷體在恢復,度明顯加快。

而且,精神能量密布在血肉臟腑骨骼中,能夠更好的感知到自身的狀況。

比如,一團精神融在心臟中,可以清晰的痕的密布,一些地方在光,在黏合,在散生機,緩慢生長。

「我的身體復原后,能藉此法更加強盛,或許也可以因此而撕裂第五道枷鎖!」

楚風猜測,這樣的呼吸法比以前還要強,自身也將更強,到時候完全靠自己,不藉助神聖花粉說不定也能突破。

「那些異類,還有大財閥,你們等着!」

楚風在這裡修養,自然想到那些圍殺他的人,身上殺氣騰騰。

居然有二三十名王者聯手,對付他一個人,這是多麼大的陣容?

同時,他也有些感慨,當初他還在覺醒境界時,對付一個只剩下百分之三實力的傷殘的蒼狼王,都險死還生,而現在自身也成王了。

「如果蒼狼王還活着,或許已進化成一方霸主了吧。」楚風猜測。

隨着各地名山大川復蘇,王級生物越來越多,而早先的那些強者更是進一步強大了。

「孔雀王南下,應該趕到江西了吧。」楚風瞳孔收縮,他必須要儘快恢復,並且強大起來。

他根本不知外界比他想象的還要氣氛緊張,因為各路強者都趕來了。

半日後,楚風起身,去打了一隻獐子,靠誰后填飽了肚子。

隨後,他離開這裡,一路向西而去。

他怕在一個地方久留,容易被人尋到。

隨着他將精神融入四肢百骸,與肉身能量交融,他驚訝的現,不用特意去隔絕自身的氣機,附近的生物便很難感知。

楚風邊趕路邊運轉呼吸法,不動用最強力量,他的肉身無礙,並沒有出現大問題。

途中,他也多次休息,直到傍晚時,他感覺精力充沛了很多,那心臟上的裂縫癒合小半了。

這種度非常驚人,再有一天多的話,心臟上的嚴重創傷說不定就要徹底好了。

偌大的山林中,沒有異類現他,楚風如一道幽靈,輕盈而無聲,在夜色中趕路。

「這一次應該很難追尋到我吧。」楚風猜測,如果沿途中,所有生物都難以察覺到他,那麼線索就會因此中斷。

一天後,他的心臟近乎長好,並且胸口的大窟窿也被肉芽堵上。

至於斷裂的骨骼,也都對接上,骨質相融,也快徹底長好。

「照這個度下去,再有一兩天天,我應該就會全面恢復。」

又過了一日,楚風驚訝的現,他到了湖北境內。

「也好,遠離是非之地,短時間內應該沒有人可以尋到我,趁機徹底養好傷,爭取掙斷第五道枷鎖!」楚風眼中冒出燦燦光華。

他很想恢復,並且突破,然後找那些敵人去清算。

這個月只有二十八天,馬上結束了,還有月票的兄弟姐妹請投出來吧,不然就過期了。

也呼喚下推薦票,這個票每人每天都有的。感謝。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