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神秘空間

楚風進去了,闖入小道觀中!

山腳下,人影綽綽,許多人跟着大叫出聲,熱血洶湧,心潮澎湃!一拳而已,楚風直接轟殺蚌仙子,讓一位掙斷六道枷鎖的高手瞬間殞落。.ΩM

無論是異類還是人類此時都被刺激了,不少人大叫出聲,無比激動,可一世的海族被楚魔王這樣暴力的斃掉,感覺酣暢淋漓,心中的一口惡氣吐了出來。

早先時,這些海族太囂張了,飛揚跋扈,手持大殺器重創6地上的一些絕世高手,還冷言冷語,讓很多人都覺得憋屈。

現在楚風一拳殺敵的戰績出來,不少人心中舒坦多了,龍虎山下跟鬼哭狼嚎似的,一片興奮的叫聲。

消息第一時間傳到外界,楚魔王現身,轟殺海族高手,有人拍攝下那一瞬間的畫面,在外面引巨大波瀾。

「風怒了,不顧一切的殺進去救人,龍虎山的神秘空間註定要再起絕世殺伐,或許會讓海族損失慘重!」

誰都能楚風之急切,恨不得肋生雙翅闖進去,因為他都沒有理會蚌仙子的本體。

按照這個魔王以前的習性,這等上佳珍餚,他哪裡會放過,理應成為他食譜中的頂級材料才對。

當然,依照這種判斷而說話的人,也讓所有人都有點無語,可是仔細想來,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道觀很小,充滿裂痕,陳舊而破爛。

楚風進來后,現另有乾坤,道觀出微弱的光,所謂的殿宇沒有盡頭,一直向前延伸。

他大步奔行,闖出去很遠后現,這條通道很奇異,像是能量構建的,足有數里長。

沒有岩石,也無建築物,只有如同淡黃色水晶般的能量隧道,楚風一口氣跑出去十幾里,而後他止步。

一道能量門出現在前方,或許可以稱之為能量光幕,接近透明,隱約間能方有植物,有草地,連接着一片空間。

楚風很謹慎,動用精神武功,搬運飛劍探路,穿透光幕時遇到一些阻力,但沒什麼危險。

他踏了進去,覺有一定的壓力,擠壓着他的身體,不是王級生物的話肯定承受不住。

他穿越過來,而後整個人徹底呆住,他草如茵,也望到藍天,這……簡直就是一個新世界。

他確信,在外界沒有這片地帶。

「摺疊空間還真是神秘。」

楚風更加謹慎,悄然打量,他瞳孔收縮。

因為,就在前方有幾株南瓜秧,都結着碩大的南瓜,早已成熟,出金黃的光澤。

而且這裡的南瓜格外巨大,都足有一人多高,通體都在出金光。

上一次他攀龍虎山時,和席勒一起被五種蔬菜炸的欲仙欲死,險些被廢掉,其中一種就是這種南瓜。

不過,當時的南瓜可沒有這麼大,直徑一尺到邊了。

楚風懷疑,一人多高的老倭瓜真要爆炸的話,估計連他都受不了,這裡很危險。

這片地帶生過戰鬥,有不少人經歷過痛苦的磨難,雖然被掩蓋痕迹,可楚風留意之下,還是能聞到一縷血腥味,更能些地帶焦黑,遭過雷擊。

「有蚌仙子在外守着,手持『神蛟紙』,誰能攻進來,我們倒也輕鬆。」

不遠處有兩頭海族生靈,不是絕世高手,但也不弱,應該已經撕裂第四道枷鎖。

外敵如果出現,他們只需要遠遠的攻擊南瓜秧即可,那裡一人多高的金黃倭瓜就會大爆炸,就是絕世高手也承受不住。

楚風伏在地上,左掌心光,閃電符號出現,這是他在龍虎山悟出的天師降妖術。

他貼地而行,快穿行過這片地帶,如果是一般的人肯定遭遇雷霆大爆炸洗禮了,不死也得丟掉半條命。

但是,他掌握有降妖術,契合此地雷霆之意,掌心光,跟南瓜秧交融,沒有引雷電。

嗖的一聲闖了過去,他成功過關!

兩名海族生靈被驚動,這裡莫名就多了一個人,讓他們震驚!

想要通過這裡,需要人為將一根青銅柱子從地下拔起才行,這裡有小型場域,可控制南瓜秧地帶的雷電強弱。

但楚風就這麼出現,殺到眼前。

「殺!」

兩名海族嘶吼,一起撲殺。

砰砰!

楚風沒有停留,運轉巧力,將他們打進南瓜區域,他則頭也不回的沖向遠方。

轟!

大爆炸聲響起,雷霆澎湃,黃金閃電交織,直接兩名海族強王級生物的身體擊穿,讓他們四分五裂。

他們慘叫着,在雷光中被劈碎,留下一些焦黑的殘骸。

楚風以強大神覺搜索,他想第一時間尋到黃牛他們,大黑牛被人斬斷一支犄角,驢王被虎鯨王削掉半截尾巴,都很凄慘,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很快,他驚異的覺,這片空間很小,方圓不過幾十里,以他的五倍音來說,片刻間就踏遍這裡。

有大戰過的痕迹,有破爛的小山峰,但就是沒有現故人與敵人。

楚風撿起一截道袍,血液還沒有徹底凝固,染紅他的雙手,毫無疑問,這是武當山老宗師的。

隨後,楚風的目光凝聚在一株奇怪的植物上,起初他以為是一棵大樹,比山峰還要高,但後來現這是一株葫蘆藤。

嗖的一聲,楚風沖了上去,沿着粗大的葫蘆藤向上攀爬,有時候甚至踩着那巨大的葉片直接向上躍。

葫蘆藤碧油油,帶着旺盛的生機,但是沒有結着葫蘆。

當上升數千米高,穿過小世界雲層后,楚風驚愕的現,天穹有一個大窟窿,他稍微猶豫,直接跳起,進入天穹上的空間。

濃郁的生命氣息撲來,他像是進入一片神話世界。

這裡所有草木都有光澤,哪怕一棵野草都綠瑩瑩,至於花蕾等更是晶瑩光,瀰漫濃郁的芬芳。

許多老樹五六人都合抱不過來,樹上垂落下來很多藤,鮮嫩欲滴,流動光澤。

一切都是那麼瑰麗。

楚風向前衝去,天穹上的這片世界很大。

「龍虎山的仙家凈土嗎?」他心中驚異。

如果不是地上的血跡,還有前方大片山地被毀,這裡說不出的祥和。

很快,他神色陰沉下來,越向前走越是觸目驚心,他一塊血肉,帶着烏黑皮毛,這屬於獒王。

有人以劍器從它身上割裂下來大片的血肉,它重傷突圍,這片山地都被打爛了。

「咦?!」很快,楚風現一株小樹,半人多高,結着一枚紫瑩瑩的果實,散清香。

「這裡有異果!」他心頭微驚,眼下這顆果實可以直接讓普通人進化為實力很強的異人。

隨後,他又株通體赤紅的古樹,足有數丈高,也曾結過果實,被人採摘走了,這裡有血跡,生過戰鬥。

楚風意識到,難怪海族要圍剿6地上的強者,這裡有不少造化,他們在爭奪。

他沿着血跡,踏着破碎的山地,向戰鬥方位一路奔跑下去,追蹤大戰的那些人。

衝出去后百餘里后,他終於影,有三名結伴而行的生靈,都是王者,身上染着血。

可以他們都是海族人,因為進化為人形后,還保留着一些種族特徵,其中一人雙臂是兩支大鉗子。

還有一人保留着鯊魚頭,血盆大口張開時牙齒鋒銳的跟匕似的。

還有一人身上疙疙瘩瘩,雖然是人身,但卻長着章魚的觸手,蠕蠕而動,帶着黏液,而且一條章魚爪上提着一顆血淋淋的頭顱。

楚風心頭一沉,臉色當即冷冽下來,那是昆崙山的一獸王,居然慘死在他們的手上。

他跟昆崙山的一群大妖有交情,關係很好,見到一個認識的人慘死,讓他心中有些堵。

「該死的豹子,跑的真快,只差一點就抓住它!」

三名海族王者正在抱怨。

「沒事,虎鯨王出手了,它逃不掉,肯定會被撕裂,會慘死在那裡。」

「那兩頭牛究竟在哪裡,虎鯨王吩咐我們必須找到它們,他要去親手去虐殺,要將它們的頭顱掛在龍虎山上,吸引那個楚風來送死。」

三名海族身上血跡斑斑,但並非他們自己的血,提着獸王頭顱,這片地帶正在尋找黃牛與大黑牛。

楚風出現,散強大的威能,不加掩飾,驚的他們大吃一驚。

這片地帶算是大後方,沒有絕世高手,已經被海族的頂級強者掃平,他們現楚風是掙斷六道枷鎖的生靈后,都不由自主的倒退。

「你是……楚風!」

三人認出他,而後想要大叫,引來絕世高手圍獵楚風。

「轟!」

楚風出拳,且催動飛劍。

一拳而已,將那位撕裂四道枷鎖的蟹王打爆,並用飛劍斬掉另外兩人的頭顱,鮮血衝起很高。

楚風帶着滔天的殺氣,向前追擊而去。

他已經得悉,虎鯨王在前方,在尋找兩頭牛,不過先一步現昆崙山的雪豹王了。

前方,林木稀疏,地表缺少植被,但是天地精氣依舊濃郁。

這裡是一片火山區域,許多山口都冒着黑煙,甚至有的山口直接向下流淌岩漿。

楚風追擊上百里,強大的神覺散開,他聽到虎鯨王張揚的聲音,快向前奔跑而去。

「一頭小小的雪豹而已,還不夠我塞牙縫呢,也敢在我面前張牙舞爪,連你們昆崙山的獒王都被我刺了一矛,心臟都撕裂了。」

虎鯨王身材魁梧,滿頭黑飄舞,眼賽銅鈴,像是一尊魔神般站在火山前,地上有岩漿河流涌過。

「說,那兩頭牛在哪裡,不然的話,我一腳踩死你!」虎鯨王俯視前方。

雪豹王滿身是血,他現在是人形狀態,因為一條手臂被人撕掉了,化成本體的話的不容易奔跑。

而且,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具死屍,也是一頭獸王,但是被人踩爛了,成為一灘肉泥,血跡染紅一大片火山岩。

雪豹王陷入絕境,他悲憤無比,死去的是昆崙山的一頭大妖王,跟他關係莫逆,可是卻擋不住虎鯨王狂暴的一腳。

他們跟絕世高手的差距太大了。

「老喇嘛會替我們報仇的,還有,你想動兩頭牛王,楚魔王也肯定會出現,必然要擊殺你!」雪豹王豁出去了,一頭銀染着血,聲音低沉,帶着怒意。

「老喇嘛趕來,自然會有人招呼他,我的長矛早就想飲他的羅漢血了!至於楚風我倒是希望他早點趕來送死,真敢出現的話我直接捏死他!什麼狗屁魔王,在海族諸王面前算什麼,會被圍獵,虐殺!」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