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以暴制暴

虎鯨王的聲音宛若雷霆,在這片地帶激蕩,讓附近的火山都在輕微的搖動。.ΩM

這片山地都是堅硬的火山岩,至於活火山一座又一座,很多都在冒着濃烈的黑煙。

附近硫磺的氣味很濃,火紅的岩漿流淌,在地上橫流,有些地帶對於普通生物來說就是死亡絕地。

雪豹王背靠一塊巨石,半邊身子上都是血,右手臂被虎鯨王撕裂下來,就在不遠處,鮮血流的滿地都是。

他憤怒而又無可奈何,遠不是虎鯨王的對手,跟他交情莫逆的崑崙獸王就死在眼前,他已經拚命阻擋,可是付出一條手臂的的代價也改變不了什麼。

「怎麼沉默了?你以為那頭老喇嘛很厲害嗎,即便單打獨鬥也有人可以對他斬。至於那個楚風,他祈禱吧,真要是出現在這裡,有他好受的!」虎鯨王逼近,一步一步走來,踏的岩石地面都在震動,並且龜裂了。

不遠處,那條岩漿中咕咚咕咚冒出熱氣泡。

楚風已經聽到虎鯨王的聲音,他殺來了,站在遠處的一座火山上,遙望這個方向。

主要是虎鯨王張揚而霸道,其音如雷霆,傳出去數十里遠,所以楚風才能在第一時間察覺,迅趕來。

「不算晚!」

他站在一座非常高的火山上,目光掃過一片又一片火山群,條魁梧的身影。

楚風視覺敏銳,也雪豹王,原本要直接殺過去的,現在只能悄然接近,怕雪豹王被突然擊殺。

火山腳下,虎鯨王在邁步,他身材高大,黑濃密,眼神如同兩道閃電般,而身上更是有一股可怕的戾氣。

嗖的一聲,他動用精神能量將不遠處那條手臂接引到手中,獰笑着:「告訴我那兩頭牛在哪裡,我就把手臂還你,以你蓬勃的王級血氣來說,完全可以對接上,還能生長好。」

「你不用問了,我跟它們早就分開,根本不知曉它們在哪裡。」雪豹王很虛弱,不想再多說。

「不說是吧,我在這裡烤熟這條手臂,慢慢吃下去,你別後悔!」

虎鯨王嘿嘿冷笑,說到這裡,他拎着那條血淋淋的手臂,來到流淌的岩漿前,就要放在上面去烤。

哪怕是王級血肉,畢竟已經脫離雪豹王的身體,離岩漿還有段距離呢,就已經出一點烤肉的味道。

「你!」雪豹王怒衝冠,對方這樣慢慢折磨他,這是對他的嚴重羞辱,如果能有一戰之力,他恨不得一刀劈掉對方的頭顱。

「唔,這條手臂還沒有烤熟,活性雖然減弱,但還能接上,你自己選擇吧!」虎鯨王帶着戲虐之色,俯視雪豹王。

「滾你媽的!」雪豹王怒斥,搖晃着身體,準備拚命,被殺也無所謂了,總比這樣受辱來的好。

虎鯨王帶着輕蔑之色,奚落道:「就你這樣的獸王,再來十個也不夠我殺,也敢對我怒,不知道死活!」

說到這裡,他直接將那條手臂拋向不遠處的岩漿溪流,準備毀掉。

而他自身則逼近過來,探出一隻大手,霸道的向著雪豹王的脖子抓去,想像拎小雞仔般揪起來。

他非常強勢,身上帶着血腥味道,露出殘酷的笑容,道:「自今天開始我也做個美食排行,讓那楚風去點評,不過材料都是他的熟人!」

雪豹王絕望,他拼儘力量,撐起一道能量光幕,阻擋那隻大手,結果還是被壓迫的光幕破裂,擋不住。

突然,他眼中露出神芒,瞳孔大睜,像是在絕境中命的曙光。

與此同時,虎鯨王後背騰起一股寒氣,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身體橫移出去上百米遠,沒顧得上虐殺雪豹王。

他身體魁梧,但是卻非常的靈活,避過一口赤紅飛劍的襲殺。

「楚風!」

虎鯨王轉身後,瞳孔爆射出兩道盛烈的光束,滿頭黑色長都飄舞了起來,殺氣瞬間滔天而上。

他沒有想到,一直想殺的人突兀的出現,就站在不遠處。

楚風持着豹王的那條手臂,沒有讓它落在岩漿中,關鍵時刻動用精神武功,將它接引到手裡,並且迅出劍,襲殺虎鯨王,解決雪豹王的危機。

「你還真敢出現!」虎鯨王雙目出火炬般的光,他的體內血液奔涌,將戰力提升到最絕巔,他雖然霸道,但是卻不敢小覷這個人類。

「一會兒打爆你!」楚風只有這麼一句話,因為他的胸腔中有一股怒焰在跳動,剛才聽到了一切,如果不是擔心雪豹王的安危,早就出手了。

楚風身形一晃,就到了雪豹王的近前,將那條手臂對接在他的斷臂上,道:「還有一些活性,應該還能生長好!」

雪豹王雙目中有熱淚,不是傷感,而是激動導致的,他剛才太憋屈了,恨不得一爪子拍死虎鯨王,可他做不到,如果直接死去的話,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風出現,他心血沸騰,想親眼風鎮殺凶狂的虎鯨王。

「楚風,殺了他,以暴制暴,將他打爆!」雪豹王嘶吼,他心中堵,在他近前又一灘血泥,那是他的好友,昆崙山的大妖,是被虎鯨王輕蔑而又張揚的一腳踏死的。

「交給我,你放心好了!」楚風說道,而後霍的轉身,面向虎鯨王。

雪豹王微微失神,第一次在昆崙山見到楚風時,他才初入王級領域沒有多久,當時雪豹王與馬王還在笑談,兩人都要將女兒許配給他呢。

沒有料到,時間不是太遙遠,楚風竟成長到這個境地,要隻身殺絕世高手。

「你想怎麼死?!」楚風盯着虎鯨王。

在此過程中,虎鯨王沒有閑着,出長嘯聲,顯然他在呼喚海族強者,想要一起獵殺楚風。

「你自身難保,還敢跟我挑釁,馬上就讓你生不如死!」虎鯨王冷笑,他將背着的黑色長矛取下,握在手中。

他無懼,因為相信自己的實力,同時也知道附近最少還有兩位掙斷六道枷鎖的海族強者,甚至可能會有四五人!

他剛才長嘯過了,已經出信號。

「還是你來說一說,你想怎麼死吧。」虎鯨王帶着淡笑,很自信,手中的黑色長矛指向楚風,道:「這桿長矛曾經洞穿過獒王的軀體,染過絕世高手的血液。」

他有意拖延一下時間,等同伴到來,一起出手鎮殺楚風,那樣更為穩妥。

因為,無論是誰風,都覺得他跟掙斷六道枷鎖的生靈沒什麼區別,體內的血氣與能量太旺盛,需要謹慎對待!

楚風很「配合」,沒有立刻出手,而是在觀察附近的地形,不久前他已經仔細打量過這片地帶,現在進一步確認。

隨後,他從空間瓶子中出取出四根鎖龍樁,快如閃電一般擲出,四根黃銅柱子分別飛向四個不同方位,將一塊方圓數里的火山地給圈在當中。

哪怕黃銅柱子無比沉重,但也被楚風輕易而精準的投擲出去數里遠,插入土石中,消失不見。

鬼打牆!

他布下這個小型場域,這幾天他在大林寺中參悟過那本場域天書,更是仔細研究與琢磨過現成的鎖龍樁,更進一步知道怎麼用了。

這片火山區域地勢起伏,許多地帶相近,普通人進來后很容易迷路,最為重要的是地磁異常,這些條件都非常適合布下鬼打牆這種小型場域。

「你……」虎鯨王的臉色變了,見到那四根黃銅柱子后,他立刻知道,那是黑螣的東西。

「你呼喊海族人來送死,我成全你,來多少我殺多少!」楚風寒聲道。

一會兒若是來的高手過多,楚風會將他們引到那片地帶,全部擊殺。

虎鯨王面色微變,得警告海族強者才行,別不小心踏入那個圈子中,他越想拖延時間了,道:「小子,你不想知道那兩頭牛的情況嗎?唔,還有你的結拜兄弟那頭驢子,被我削掉尾巴,血淋淋,很可笑,你想知道它現在如何了嗎?」

「你找死!」楚風相信兩頭牛與驢王都還活着,不過卻被成功激起怒焰。

他已經布下小型場域——鬼打牆,不再耽擱時間,不想再給虎鯨王機會了。

轟隆一聲,楚風撲殺過去,過五倍音,快到極致,拳印光,如同兩輪太陽在這裡炸開!

「諸位……」虎鯨王大吼,他知道沒有辦法拖延時間,想直接吼出這裡有鎖龍樁,有一片危險地帶。

然而,楚風一聲咆哮,動用蛟魔吼這種音波功,震蕩長空,將他的聲音全部壓了下去。

「殺!」

虎鯨王驚怒,手中的黑色長矛像是一條毒龍般,爆烏光,向著楚風刺去,想要挑殺。

黑色的長矛非常鋒銳,並且蘊含著驚人之極的能量,此時殺氣滔滔,足以將山峰穿透,使之爆碎。

虎鯨王的確強大,種族天生的神力讓他在同階中有絕頂的實力,輕易就可以崩開大山!

然而,當的一聲,楚風的拳頭光,並帶着萬鈞之力砸落下來時,竟震的他手臂麻,讓他震驚。

虎鯨王非常震撼,這個人類的力量未免太大了!

他雖然飛揚跋扈,但是卻沒有小覷楚風,畢竟此人殺過黑螣,讓他謹慎無比,可現在還是被嚇了一大跳。

就是普通的虎鯨都擁有巨力,就更不用說他了,早已成王,力量罕有人能與他比肩

「你……」

他咆哮,猛力揮動黑色長矛,再次向著楚風刺去。

可是,現在的楚風比擊殺黑螣時要強盛一大截,因為練成完整的蛟魔拳,跟牛魔拳融合后,可以顯著提升戰力。

而且,他將形意拳護體金鐘罩練到第七層,這都是實力激增的體現,更強盛於以前。

轟隆!

楚風以雙拳直接砸開黑色的長矛,並且體外浮現一口黃金大鐘,鐘聲激蕩,震耳欲聾。

他狂暴的衝撞,將黑色長矛打的火星四濺,滑向一旁,震的虎鯨王虎口都裂開了,鮮血淋淋。

這個時候的楚風霸道無匹,一身戰力飆升到極致。

咚!

楚風的拳頭出的光芒,讓方圓百米內都一片璀璨,刺目之極,整片天地都彷彿在跟着動蕩。

噗!

虎鯨王咳血,他實在難以承受,被楚風的拳印還有體外的黃金大鐘撞擊的負傷。

當的一聲,就是他手中的那桿黑色長矛都被打的橫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他怒吼,他曾去過三清山,觀察過那裡的戰鬥痕迹,黑螣分明跟楚風大戰很久才敗亡。

而他自認比黑螣要強,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受傷才對。

一切都是因為楚風狂,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他,而且楚風的實力的確激增一大截,遠勝從前。

轟隆!

天搖地動!

當楚風光的拳印再次打來時,虎鯨王躲不開,只能被動用雙臂交叉着迎擊,因為他的長矛早已脫手飛出去了。

砰的一聲,虎鯨王像是炮彈般被打的橫飛出去,大口噴血,雙臂痙攣,其中一條臂膀直接骨折。

楚風如同一道閃電,一縱就是兩三地,擁有神,直接就追上了他,再次揮動拳印,向前砸去。

虛空都在轟鳴!

虎鯨王被打的嘶吼,目眥欲裂,他生骨折的那條臂膀,這一次根本禁受不住,噼啪作響,而後噗的一聲爆碎。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