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援救

楚風觀察了一段時間,鬼打牆這種場域能困住掙斷六道枷鎖的生物,完全沒有問題,這讓他喜悅。.んM

如果尋到有利的地勢,埋下四根黃銅柱子着實會有驚人效果。

不過,滿足布下鬼打牆這種場域的地勢不是多麼好找,不可能每一處地帶都滿足。

「楚風,其實我們可以談一談,沒有必要成為仇敵。」

鬼打牆所在的區域內,海蟹王開口,他簡直要瘋了,無論他做出怎樣的選擇與判斷,就是無法脫離那片區域。

楚風沒有拒絕,而是向他們詢問,黃牛在哪裡,武當山的老宗師生死之謎,以及獒王是否真的殞落了。

然而,很詭異,場域中的人可以對外傳音,然而楚風開口,他們卻聽不到,可以想象神覺被干擾的多麼厲害。

噗!

楚風沒有猶豫,祭出飛劍,將那釘在地上的海族強者的頭顱斬落,結束他的性命。

接下來,他又催動飛劍,將另一名海族強者立劈,只留下海蟹王,當然這位王者也被他重創,幾乎失去一身戰力,兩隻大鉗子都被削掉,墜落在地。

直到這時,楚風才拔起四根黃銅柱子,收進空間瓶子中。

海蟹王獲得自由後轉身就逃,哪怕失去一對大鉗子,他也在狂奔,想要遁走。

楚風有點無語,這傢伙化成人形怎麼也橫着跑,習慣性嗎?

他啟動腳步,追了下去。

砰!

海蟹王遭遇楚風重重的一拳,被打的飛了起來,直接化出本體,如同小山般的螃蟹,以前從未見過。

最終,這隻螃蟹沒有被降服,相當的剛烈。

它渾身光,最後砰的一聲炸裂開來,體內蘊含的能量綻放,恐怖無邊,比活火山爆的場面還驚人。

它想拉上楚風一起赴死,玉石俱焚。

楚風早已躲避出去,他訝異,這頭螃蟹這麼有氣節,讓他刮目相br />

「我是南海黑龍宮的蟹將,今天死在這裡,他日南海龍王必然會為我復仇,你也活不了!」

海蟹王咆哮着,最後的精神體也瓦解了。

「傳說中的蝦兵蟹將?」楚風小聲咕噥,還真是古怪。

雪豹王半晌無語,在那裡這可是四大高手啊,全都死了,被楚風一個人幹掉,戰績實在可怕。

這都是頂級食材,但楚風沒心情去取,救人要緊,怕黃牛他們出事。

雪豹王告訴楚風,他跟黃牛與大黑牛照過面,兩頭牛的確負傷,但沒有生命之憂。

雪豹王猜測,兩頭牛應該沒有闖進這片空間最深處,相對來說還在外圍,最深處有絕世高手在殺戮。

「雪豹王你趕緊退出這片空間吧。」楚風說道,這裡太危險,實力不夠的話只能白白死去。

雪豹王點頭,道:「現在我應該可以離開了。」

他走向幾具屍體前,從他們身上尋找葫蘆種子。

楚風愕然,有些不解。

「你也是沿着那株葫蘆藤上方的天穹窟窿進入此地的吧?」雪豹王問道。

「是!」

「上來容易下去難,得有葫蘆種子才行。天穹上的窟窿有神秘力量瀰漫,阻擋我們回歸。」

據他說,海族在龍虎山收穫不小,他們可能得到一些古器,很有殺傷力,包括一個乾癟的黃皮葫蘆。

最終,雪豹王走了,帶着一枚晶瑩的葫蘆籽。

楚風也再次上路,剛才跟雪豹王一番交談,他了解到不少情況,海族有的大殺器是從這裡得到的,掌握在重要人物手中。

他警醒,需要戒備,萬一碰上的話得倍加小心。

在楚風前行的沿途上,他現一些異樹,都被採摘空了。

楚風心頭一動,這片空間深處說不定有可以讓絕頂王者再次進化的果實,他心中火熱起來,或許也有足夠驚人的土質能讓石盒中的種子再次生根芽。

他仔細尋找,想接應黃牛他們,在外圍地帶尋覓很久,但始終沒有現,最終向著深處進。

不得不說,這片空間真的很大,他深入數百里了,還遠沒有到盡頭。

「嗯?!」

終於,前行數百里后,楚風在一些戰鬥痕迹中蹄子印,應該是驢王留下的,正在逃竄,被人追殺。

毫無疑問,軟骨頭驢王很慘,連尾巴都被削掉半截。

楚風一路追尋,這裡早已遠離火山區域,森林茂密,生機勃勃。

不久后,楚風再次現驢蹄子印,而且還染着血,驢處境不是多好,又負傷了。

楚風已經從雪豹王那裡了解到,驢王沒跟黃牛他們在一起,已經被打散,分開來了。

老驢仰仗極,不比掙斷六道枷鎖的生靈跑的慢,也算是險而又險的逃過幾次劫難。

「先救老驢吧。」

既然現蹤跡,楚風自然要出手。

他一路追蹤,走進山脈深處,終於有了現,因為隔着還很遠,他就聽到了老驢的叫聲。

「兒啊二啊兒啊……」

楚風先是驚詫,而後無言,這種情況下老驢還在佔人便宜?

轟!

楚風提,沿途的山石與草木等頓時炸開,他像是一個人形暴龍,摧枯拉朽,在山脈中穿行。

二十幾里地剎那而過,他來到一片山林間,現海族,也聽到驢王的詛咒,它正在被圍剿,左衝右突,就是走脫不了。

「兒啊兒啊,海里的土鱉們,知道本王的小弟是誰嗎?楚風,楚魔王!你們敢害驢爺爺,等我小弟來了以後肯定會狠狠地收拾你們,把你們全部燉成海鮮粥!」

隔着有段距離呢,楚風就聽到驢王的威脅與恫嚇,正在跟一群海族叫板。

這讓他啞然,這個軟骨頭什麼時候這麼硬氣了?

同時,他額頭浮現黑線,這頭老驢膽子不小,還敢認他為小弟!

「驢子,如果不是白鯊王吩咐活捉你,用你與那兩頭牛誘惑楚風前來,你早就死了!」有海族強者斷喝。

「該死的大白鯊,我如果掙斷六道枷鎖,絕對要一蹄子踹死他!」驢王叫道。

接着,它慘哼,顯然受傷。

「轟!」

楚風沒有耽擱,橫空而至,一躍就是一千五百米遠,砰的一身砸落在這片林地間,樹木爆碎。

現場有四位海族生靈,不是掙斷六道枷鎖的高手,但也都不弱,最起碼對付驢王足夠了,將它圍住。

這時,無論是海族生靈還是驢王都被嚇了一大跳,向這邊觀br />

「你……」驢王怪叫,它當真是驚喜,原本還要拼着挨上幾下,死命突圍呢,沒有想到楚風突然從天而降。

這對它來說,當真是震撼與驚喜。

「無上的楚魔王,我日盼夜盼,終究將你老人家等來了。」老驢口風轉的特快,哪裡敢提什麼小弟,它有點心虛,怕楚風剛才聽到了。

楚風想教訓它的,但滿身是傷,尾巴殺了一截,屁股上有十字裂痕,還在淌血呢,便沒有責斥。

這老驢也太凄慘了,還好沒有性命之憂。

「你不要緊吧?」楚風問道。

「要緊,被人欺負慘了,尤其是那頭大白鯊還有虎鯨,我很不得踩死他們。」驢王都快一把鼻涕一把淚了。

砰砰砰……

楚風出手,因為那頭海族生靈想逃,結果全被擊殺。

驢王嘆息,不得不服氣,將它追殺的險死還生的幾頭獸王,在楚風面前簡直跟稻草人似的,不堪一擊。

「虎鯊被我宰掉了,大白鯊在哪裡?」

「真的,太好了,虎鯊王那個王八蛋,傷了我的尾巴,死的好啊!」驢王歡喜。

楚風知道那個大白鯊是誰,沒進神秘空間前,曾在龍虎山個白男子,提着一口滴血的長刀,山腳下的人說,此人曾參與圍殺過武當山的老宗師,在他後背上劈出一道可怕的傷口,重創了老宗師。

「跟我來,我知道白鯊王在那裡!」驢王說道。

「你這次的骨頭居然這麼硬,沒有投降?」楚王詫異的。

「我想投降的,所謂好死不如賴活着,可是這群海族王八蛋一個一個比一個囂張,不接受我的請求,我只能跑路。」老驢一本正經地說道。

楚風無語,這傢伙的臉皮還真厚,都不加掩飾與美化一下,直接這麼泄露自己的不光彩事迹。

「黃牛他們呢?」一邊趕路楚風一邊詢問。

「他們用金身羅漢紙幹掉一位絕世高手,在突圍的過程中,我們分散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楚風驚異,黃牛他們竟幹掉過頂級王者!

驢王道:「我估摸着,他們找地方躲起來了,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撕裂枷鎖,從而成為絕世高手,跟海族對戰。」

楚風皺眉,兩頭牛處境不妙。

他深知,大黑牛想靠自身的力量撕裂枷鎖太難了,似乎難以實現。

黃牛稱得上天縱之資,且有無上呼吸法加持,但他太小,此前他曾猶豫過,血氣沒有那麼旺盛,不適合霸道沖關。

因為,在域外的話,他這個年歲還真算幼年,應鞏固根基,根本不宜傷筋動骨的沖關。

「大白鯊,你驢爺爺又來了,趕緊過來接駕!」驢王大喊。

他們來到這片山林深處。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