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章 無匹

沒有人回應,這裡很寧靜。

附近山地破碎,血跡斑斑,曾經歷過大戰,有些山頭都已被削掉,斷面非常平整,是絕世高手大對決所為。

「白毛,爺又來了,有種你出來,打不死你!」驢王叫囂。

有楚風站在身後,它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毫無顧忌的叫板,因為恨透白鯊王,曾經將它折磨的很慘。

地上有很多落葉,帶着血,但早已沒有高手,離開多時。

「帶路找到他們。」楚風說道。

「行,不宰掉白毛鯊魚,我也難出心中一口氣。」驢王點頭答應,難得的沒有懼怕想逃走。

驢王知道,一干掙斷六道枷鎖的強者都殺到神秘空間深處去了,只要沿着戰場痕迹向里闖肯定能找到人。

它估計白鯊王在外圍找不到兩頭牛,可能放棄搜索,開始深入。

「海族最強的幾人有大殺器!」驢王提醒楚風,因為在路上,它心驚肉跳的得悉,楚風竟要隻身殺進去!

其中海神虎尤為可怕,簡直是神勇無敵,那個金髮男子曾給陸地上的絕世強者造成極大的困擾。

黃牛耗去一張金身羅漢紙都沒有滅掉此人,而大黑牛的一支犄角就是那時被海神虎給斬落的,兩頭牛險些死在他手中。

除此之外,還有一頭章魚王兇殘的一塌糊塗,跟山峰一般巨大,曾撕裂一整片山嶺,將岩漿引出,當作水澤來利用,轟殺對手。

一頭沐浴岩漿海的章魚,跟人聯手曾重創蜀山劍宮的白鶴。

可惜,驢王也了解的不多。

「我們這邊除卻絕世高手被重創,逃進這片空間深處外,還有其他人嗎?」楚風詢問。

驢王點頭,不久前它還看到昆崙山幾位大妖呢,也看到江西境內的不少王級生物。

「在哪裡?!」

楚風對昆崙山的大妖比較關心,許多人都跟他有交情,知道情況后自然要救助。

驢王道:「像我們這樣的,沒有撕裂六道枷鎖,自然只能東躲西藏,不敢露頭,被打散在四處。」

楚風他們速度很快,很短的時間就衝出去二百多公里,這時他們放緩腳步。

這片地帶有點特殊,是一片丘陵,宛若一座又一座巨大的墳頭矗立,植物稀稀疏疏。

「嗯?!」

不要說是楚風,就是驢王都心頭一動,鼻子翕動,因為聞到沁人心脾的果香味。

「異果!」驢王來了精神,這種香氣太誘人了,隔着很遠飄來,絕對了不得。

楚風也精神奕奕,有些期待,感覺這種果實應該不凡,他自己雖然不願服食,但卻可以送給身邊的人。

前行數百米,他們還沒有發現目標。

驢王更振奮了,估摸着,這種果實最起碼能讓生物進化到王級領域。

因為,香氣可以飄漾這麼遠,絕對非凡。

「這裡壓制神覺,有點古怪。」楚風蹙眉。

他霍的抬頭,這裡似乎有高手,他讓驢王噤聲。

這片地帶丘陵無數,存在天然的場域,不過也只是干擾人的神覺,倒也不是多麼可怕。

最起碼,還遠比不上楚風用四根黃銅柱子布下的鬼打牆。

楚風與驢王左轉右轉,眼前景物霍的異變,在一座巨大的丘陵後方,出現一片樹林,香氣正是從那裡飄來。

「白毛!」驢王咬牙切齒,神色不善,盯着前方。

有一個白髮年輕男子正在林中尋覓,提着一口長刀,帶着血跡。

這地方果然古怪,相距這麼近才發現對方,可見場域的干擾還是很強烈的。

白鯊王進入樹林深處,已經看不到。

「他果然一路進入空間深處,我們追對了方向。」驢王說道,它現在膽子很肥,沒有逃走的念頭。

楚風沒敢大意,這個白鯊王絕不簡單,在登龍虎山時,就已經知道,他曾給過武當山老宗一刀,很凌厲。

密林深處,有一株怪樹,它是石質的,無論是用手去觸摸,還是敲打,感覺都跟石頭沒什麼區別。

就是葉片也如此,堅硬而冷冽,風吹來也不會搖動,跟石雕沒什麼區別。

可是,現在這株一人多高的怪樹上結着一枚果實,跟樹體顏色差不多,也灰撲撲,但卻散發出濃郁的芬芳。

正是這顆果子的香氣飄出去很遠,吸引來白鯊王。

而在這裡早就來了幾人,一直想去採摘石樹上的果實,但都沒有成功。

因為,在石樹周圍像是有一層無形的力量,阻擋生物靠近。

仔細看,地面上有一些奇異的符號,那是場域文字,正是它們形成的力量阻擋外人踏足。

不過,歲月流逝,年代久遠,這裡的地面龜裂了,那些符號嚴重受損,幾乎所有符號被裂痕貫穿。

可以想象,如果它們完好無損,這裡根本不可能臨近。

昆崙山的幾位大妖在這裡,都是楚風認識的熟人,盤絲洞的女妖精盤王、一心想將女兒嫁給他的馬王、還有曾被楚風砸斷犄角的藏羚羊王。

他們百般嘗試,終於接近,要觸及石樹了。

「呵呵……」就在這時,一聲讓他們心膽皆寒的笑聲傳來,他們回頭看到了一個最不願見到的海族強者。

「白鯊王!」馬王倒吸一口冷氣。

因為,他們曾親眼目睹,白鯊王刀法的可怕,這是一位真正的絕世高手,哪怕同樣撕裂六道枷鎖,也罕有人可敵。

他手中的那柄長刀,曾在武當山老宗師後背上留下深可見骨的創傷,正是那一刀讓老宗師陷入生死劫中。

當然,老宗師中刀也是因為當時還有八爪章魚王糾纏,對他猛攻所致。

「都給我滾開!」

白鯊王淡淡地說道,他看起來很年輕,懶洋洋的樣子,根本沒有將昆崙山的大妖看在眼中。

此時,馬王、盤王他們艱難嘗試,終於快觸及那枚果實了,但卻遭遇白鯊王,讓他們的心都沉下去了。

他們闖到這裡,原本是為了避難,現在心都涼了,只因一顆異果成熟,將大敵引來。

白鯊王相當的隨意,道:「先滾到一邊去,待本王採摘完異果,再收拾你們。」

「你們聾了嗎?」

他刷的一聲向前揮刀,沒有用力,但是刀氣縱橫,簡直要撕開虛空,發出爆鳴聲。

馬王、盤王全都快速躲避,這種刀光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

即便沒有攖鋒,可是最終他們還是大口咳血,被白色能量光稍微觸及而已,身體就險些爆碎開來。

「一群蟲子而已,我原本都不屑於出手。」白鯊王懶洋洋地說道,他很強,那種無形的力量沒有能阻擋他,已經臨近石樹。

「你們誰如果能告訴我那兩頭牛在哪裡,我便放過他,不然的話,我雖然不怎麼在意,還是要一刀滅了你們。」

白鯊王年輕的面孔上帶着淡笑,他一副懶散的樣子,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視,他是海族中的佼佼者。

「可惜,我師傅不在這裡!」馬王低語,他已經看出,只有老喇嘛那種絕對強橫無敵的人物才能鎮殺海族中的絕頂人物。

「你師傅算個屁,陸地上的生靈大多數都是一刀的命。」白鯊王面上帶着戲虐之色。

同時,他又揚起刀,道:「原本我都懶得動你們這群小雜魚,也不屑向那兩頭牛出手,但是蚌仙子請我出擊,那你們也只能死了。」

他抬起手,長刀發光,準備橫掃,因為他沒有什麼耐心,幾人都不說兩頭牛在那裡,他準備直接殺光。

轟!

突然,暴烈的能量湧來,白鯊王霍的轉身,瞳孔急驟收縮!

那是一根黑色長矛,化成一道烏光飛來,如同驚世雷電,瞬息而至,若非他反應迅速就被直接洞穿了。

同時,他也看到出手的人,站在遠處,很年輕,直接投擲出這桿黑色長矛。

當!

白鯊王猛的揮刀,將這桿戰矛斬的飛了出去。

嗖!

遠處,那個年輕人一招手,動用精神能量,將黑色長矛接引過去,再次握在手中。

「楚兄弟!」馬王大叫。

盤王也驚喜,美眸燦燦。

他們沒有想到楚風在這種關頭出現,這簡直是絕境中的出現的生命階梯,讓他們可以遠離死亡漩渦了。

「兒啊兒啊,白毛,你爺爺又來了,過來受死!」

嗖的一聲,驢王出現,跳到楚風身邊,衝著白鯊王叫板。

「這桿黑色長矛是虎鯨王的,你殺了他?!」白鯊王收起憊懶,神色凝重起來,嚴陣以待。

「馬王、盤王,你們都躲遠一點。」楚風示意。

而後,他盯着白鯊王,道:「一頭虎鯨而已,早死早超生,輪到你了。」

「蚌仙子呢?!」白鯊王問道。

「一拳轟殺。」楚風答道。

「我殺了你!」白鯊王震怒,跟以前的氣質完全不同了,眼神凌厲如同刀鋒,雙手舉起那口雪亮的長刀,對準楚風。

驢王叫板道:「兒啊兒啊,你原來喜歡蚌仙子?媽的,跨越種族的禁忌婚戀,沒治了!回頭本王就去燉熟她,吃掉!」

轟!

白鯊王動手,化成一道白光衝來,那刀氣可怕的駭人,撕裂大地,白茫茫一片!

驢王嚇得轉身尥蹶子就逃!

楚風無懼,站在那裡,手中黑色長矛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般刺了出去!

噹噹當……

火星四濺,殺氣滔天。

這是楚風在神秘空間中經歷的第一場值得他嚴肅對待的大戰。

白鯊王很強大,超越虎鯨王。

就這麼片刻間而已,他們交手數百次,刀光茫茫,宛若成百上千道雪白大浪拍擊而來,只要觸及,肯定要被劈殺。

哧哧哧!

一道又一道雪白的刀光飛出,就這片片刻間而已,他們打到密林外,來到丘陵中。

轟隆!

時間不長,足有十幾座丘陵被斬斷,被劈開,說是丘陵,就是小山。

白鯊王的刀光絕世無匹,一刀就可以斬一座小山!

楚風雖然第一次用黑色長矛,但是卻相當的精熟,因為他手中的這桿黑色長矛相當於蛟魔拳的延伸,化成一道黑色蛟龍般,上下翻飛,跟長刀碰撞,不時刺向白鯊王的身體要害。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任何一擊都非常可怕,有無武器都很致命!

砰!

楚風一矛刺出,白鯊王躲避開去,矛鋒刺在後面一座矮山上,直接讓它整體崩開,亂石穿空。

兩人交手足有兩百招,噗的一聲,楚風一矛刺透白鯊王的右肩膀,讓他整條手臂還有長刀全部墜落在地。

「你襲殺武當老宗師,我為他復仇!」楚風喝道,同時逼問白鯊王,老宗師等人是否還活着。

「陸地上的高手都死了,要不了多久你也要死!」白鯊王眼神發出凶光,悍不畏死。

噗!

最終,楚風一矛刺透白鯊王的胸膛,將他挑到半空中,而後猛力一抖,砰的一聲讓他的身體四分五裂,徹底斃命。

馬王、盤王等人震撼,而後快速沖了過來,都神色複雜,僅一段時間不見而已,楚風竟這麼強大了。

「你們知道黃牛在哪裡嗎?」楚風詢問他們。

「知道!」馬王重重的點頭。

楚風大喜!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28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