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煉妖地

蜀山劍宮的白鶴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投敵,為海族通風報信,這才是致命的,讓6地上的高手自危。┡.『M

因為,你不知道身邊哪個人是禍胎。

所以這一次即便被圍剿,遭遇獵殺,眾人也很難一致對敵,都在暗中戒備,怕被身邊的人襲殺。

楚風聽聞后蹙眉,這不是什麼好消息。

隨後,他想到孔雀王,想到金烏王,又想到形意拳宗師徐清,都讓他有所懷疑。

尤其是白衣徐清,曾經跟三眼海族強者乾越私會,走的很近,嫌疑最大。

「孔雀王重傷遁走,他險些死掉,心臟都被撕裂了,曾經遭遇海族大殺器致命一擊。」

白蛇開口,她的情況不是多妙,身體斷為兩截,現在不過是強行對接在一起,想要徹底痊癒最起碼得需要數日。

哪怕撕裂第六道枷鎖,生機旺盛,也不是每個人都如楚風般擁有神異的恢復術,不能短時間內復原如初。

「至於你所說的白衣徐清,他沒有來龍虎山,根本沒有見到這個人。」蜀山劍宮的白鶴說道。

即便最年輕的形意宗師徐清來了,也沒有跟眾人走在一起,不可能知道他們要對付海族的事。

東北虎咕噥,道:「想引海族進入場域,結果卻被反殺?這也太憋屈了。」

「當時情況緊急,我們不出手,海族也要伏殺我們,所以我們準備的太匆忙,再加上被泄密,才損失慘重。」

蜀山劍宮的白鶴曾被「神蛟紙」斬中軀體,差點死在當場,艱難逃過一劫。

武當山的老宗師獒王等人也類似,都是被海族手持的可怕殺器重創的,不然的話絕不會落到這一步。

楚風準備動手,去殺海族強者,營救6地上的那些高手。

他受6通所託而來,同時也的確想還他們的人情,將玉虛宮八景宮碧游宮的三大高手救出。

至於武當山的老宗師等,更是要救,義不容辭。

白蛇蜀山劍宮之主跟楚風說了一些注意的事,告訴他哪些海族可怕,哪些掌握有大殺器,讓他心中有數。

楚風點頭,這些消息對他非常重要!

「你們離去吧,這片空間深處太危險。」楚風說道,在場的人全都負了重傷,不能血戰了。

「好的,你自己保重!」東北虎回答的太痛快了。

大黑牛瞪它,說它沒義氣,對楚風道:「我跟你去,關鍵時刻能揮動禪杖,出致命一擊。」

「我也去吧,也能揮動一次禪杖。」黃牛點頭,不願離開。

「汪,汪,我跟虎哥一塊走,就不去拖累你們了。」老驢嗖的一聲跑到遠處。

大黑牛瞪眼,黃牛也威脅,讓它同行,說它也能揮動一次禪杖,關鍵時刻能給敵人致命一擊。

禪杖這件兵器很特殊,每次動用都要將使用者的肉身能量抽到乾涸為止。

黃牛大黑牛驢王揮動它,都可以重創甚至殺死掙斷六道枷鎖的高手。

而如果讓楚風使用,威力肯定更強,但同樣會在瞬間被抽干能量!

最終,東北虎也沒精打採的回來了,它其實真不想在這片空間呆下去了,覺得太危險。

金雕王重創,不宜跟隨,楚風給了它一粒晶瑩的葫蘆種子,讓它跟隨白鶴他們先行離開,退出這裡。

楚風在山嶺中尋到那桿黑色的長矛,帶着大黑牛他們一起上路。

「放心,一旦又危險,我可以將你收進空間瓶子中,只要我不死,你就無恙。」楚風對東北虎說道。

事實上,這傢伙是一個高手,修鍊形意呼吸法后,都能以一敵二,對抗兩頭防禦力驚人的海龜了,但本性難移,總想着溜之大吉,不願涉險,用它的話說勇猛能當飯吃嗎?沒事的話,傻子才去拚命呢。

這話說的幾人無言,都想捶他。

「黃牛,你認識這種果實嗎?」楚風從空間瓶子取出那枚石頭果實,頓時芬芳撲鼻,香氣太濃郁了。

幾人都驚異,回頭觀br />

石頭果實能有桃子那麼大,形狀也相仿,但是通體灰撲撲,完全是石質的,上面有裂痕,露出裏面鮮紅的果肉。

「這麼古怪?讓我品鑒一下!」東北虎直接伸爪子,被楚風一巴掌拍到一邊去了。

「你在什麼地方採摘到的?」黃牛露出驚容,隨後小臉繃緊,神色非常嚴肅,追問詳細經過。

楚風詳細告知,將經過講了一遍。

「壞了,一會兒救完人,我們得趕緊走!」黃牛略有緊張,向四周br />

「什麼情況?」楚風不解。

其他人也都狐疑,一枚果實而已,至於如此嗎?

「這是煉妖果!」

黃牛漂亮的小臉上帶着憂色,他不時觀的環境,告訴幾人這枚果實的來歷。

古代一些強大的進化者,比如道教的真人佛門的金身羅漢等,他們降妖后,將異類鎮壓在場域中,從而煉化。

黃牛懷疑,這是一片煉妖之地,地下鎮壓着大妖!

而那顆果實正是煉妖所致,古代異類中的強大進化者,一些大妖很難死,血氣外溢,形成煉妖果。

「會是這樣?!」驢王毛,左,生怕地下突然躥出一隻大妖。

黃牛點頭,道:「在域外,有些強大的道統,差不多都有煉妖地,用以培育煉妖果。」

「龍虎山是地球上的道教祖庭,古代的天師經常降妖,有所謂的煉妖地倒也正常。」楚風說道。

這裡可是龍虎山,在某一段時期,一直都有天師坐鎮,那可是古代進化者中的佼佼者。

「根據你的描述,這顆煉妖果不是故意培養出來的,而是場域出現裂痕,大妖血氣外泄自然生長出來的。」

按照黃牛所說,這是一種警兆。

如果那些大妖都死在歲月中,早已被煉化個乾淨還好。

萬一還留有一口氣,沒有徹底死去,一旦脫困的話,那麼這片地帶估計會非常恐怖。

被封在煉妖地這麼久,一旦脫困,就是早先正常的生靈,現在估計也精神錯亂了,可能會引血腥大禍。

在一些大界中,這種事不是沒有生過。

就是一些強大的道統中,他們的煉妖地都曾跑出過積年老妖,禍害一域,那種人逃出來都是瘋子。

被關了那多年,精神都不正常了,再加上仇恨,要報復等,就越顯得可怕。

「怎麼越說越瘮人啊,我是不是要考慮遠走西方,重新改名為西伯利亞虎啊。」虎王在那裡咕噥。

它聽的有點毛,感覺龍虎山太危險,要出禍事,在東方獃著會有性命之憂。

黃牛道:「古代進化中的天師,身為大能,不至於沒有後手,我想上一次我們見到的那件神秘兵器多半可以鎮妖。」

他提到那件將飛碟轟下來的兵器,當時一龍一虎浮現,形成金色的蘑菇雲,將飛碟都給絞斷下來,場面相當的驚人。

「不過,我們還是得儘早離開這裡。」黃牛補充。

那件兵器疑似埋在龍虎山下,不是在這片空間中,他們得逃出此地才行。

黃牛估摸着,一旦場域破裂,有大妖還沒咽氣,跑出這片空間,可能會被那件神秘兵器鎮殺。

幾人都嚴肅了,越覺得不能在這片空間耽擱太久。

「對了,這枚果實有什麼用?」大黑牛問道。

「療傷寶葯,補充生命精氣,這種果實中的絕品甚至能生死人肉白骨,前提是煉妖地下得有恐怖之極的老妖。」

這是顯而易見的是事,煉妖地下的妖魔越厲害,滋養出的果實也越驚人。

楚風將這顆石頭果實遞給黃牛,讓他恢復元氣,小傢伙逞強,想靠自己撕裂枷鎖,雖然沒有傷到根基,但也被重創了。

黃牛沒客氣,因為不及早養好傷的話說不定還真會出現什麼隱患。

他一邊趕路一邊汲取石頭果實中的鮮紅果肉,芬芳撲鼻,這是古代大妖體內的精華誕生的石樹長出來的東西,對於他們這個境界的生靈來說稱得上療傷聖葯。

時間不長,他虧空的元氣就補充回來了。

「這麼神奇?!」幾人都呆。

這枚果實還有剩下大半呢,黃牛沒有用完。

「你們幾個都有傷,現在都試試楚風說道。

「好嘞!」東北虎直接伸爪子。

大黑牛也頗為期待,它可是斷了一支犄角,受老罪了,現在的確需要療治一番。

不久后,東北虎驢王都怪叫,感覺渾身癢,一些傷口在蠕蠕而動,快癒合,排出敵人留在他們體內的那些古怪能量,傷勢盡去,恢復的太快了。

驢王的尾巴在慢慢生長,有可能會復原。

大黑牛也哞哞直叫,重傷之軀眼了,就是那根斷角的根部也酥麻,蘊含著生機,最後長出一小段角來。

他知道,只要安心養上一段日子,犄角肯定能恢復如初。

「這效果也太強了。」楚風很吃驚。

「這是自然,不然的話為何那些強大的道統都有煉藥之地,因為煉妖果對於一個宗派來說太重要了。」

「這不是很容易出亂子嗎,大教的高手去降妖,培育煉妖果,而那些異類肯定要反抗,廝殺。」楚風說道。

「有約束,非罪大惡極的生靈不得被鎮壓。」黃牛道。

但是,幾人還是能感受到,這裏面肯定有漏洞,域外的世界少不了大戰,就是那些聖地璨,其道土下也必有血腥。

「域外的妖,太凄慘了。」大黑牛咧嘴,感覺那些地方實在兇險。

「煉妖地下,各種生靈都有,包括人類中的凶魔,並非都是妖,就鎮壓的了。據聞,古代記載中,某位妖聖的煉妖地下,什麼天師,甚至連進化者中的菩薩都有。」黃牛道來。

幾人聽的目瞪口呆。

他們深切感受到域外的強大與輝煌。

隨後,他們再次前行一路程后,闖到這片神秘空間最深處,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廣闊。

到了這裡后,他們聽到廝殺聲。

影綽綽,現劍氣激蕩,有人在大戰,地上血跡斑斑。

最為驚人的是,這片地帶的泥土破開,露出一個巨大的青皮葫蘆,足有山嶽那麼高。

這葫蘆像是剛破土而出沒多久,而且,那葫蘆嘴那裡溢出絲絲縷縷的血氣。

最為驚人的是,葫蘆嘴附近生長着很多石樹,每株石樹上有都有果實,大小不一,芬芳飄漾。

黃牛見狀,頭皮麻,道:「煉妖地的場域破碎,煉藥的核心器物出土!」

「殺!」

半空中,金光大爆炸,一頭生有翅膀的海獸沖霄,跟一頭滿身是血的金翅大鵬廝殺。

「轟隆!」

另一邊,一頭滿身銀色鱗片的海獸狀若鱷魚,正在跟碧游宮之主決戰。

……

這片地帶被打爆了,戰鬥無比的激烈。

還有一些海族強者圍繞青皮葫蘆,想要將它收為己有。

哭一個,越來越晚,總感覺要被人打啊,我請假一次吧,今晚就更新這一章了,明天再接着努力。這還是開書以來第一次行使請假權呢,所以,你們就別打了,多鼓勵我才對,我最不怕多誇獎了。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眾:meinvmeng22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7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