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妖聖手筆

一個玉石塊,玉質細膩,但也有裂痕,也有莫名的斑痕,承載着歲月印記。. M

楚風動容,這是一塊古玉,他第一時間就想到藏着蛟魔拳的那兩塊玉石,略微相仿。

入手后一片溫潤,什麼特別之處,對着光源觀部有些黑色紋路,有點像藤蔓。

楚風覺得這應該跟記載有蛟魔拳的玉質不同,略有失望。

跟牛魔拳蛟魔拳並列的還有鵬魔拳等,他很嚮往,想要收集到,但仔細也想想也不太現實,怎麼可能那麼巧就在龍虎山遇到。

他向玉虛宮之主詢問,這塊玉石的特殊之處。

「起初,它竟可以懸空,出微弱的光,但後來徹底暗淡,沒有任何異常了。」玉虛宮之主如實告知。

當時,有不少人都嘖嘖稱奇,但都沒有研究出個究竟。

「用精神力探究過嗎?」楚風問道。

「探究過,內部有一些奇異的能量,但是不能牽引出來,很是古怪。」玉虛宮之主蹙眉。

「好,我來。」楚風還是有些期待的,畢竟這是從道教祖庭帶出來的異寶。

能夠自動懸在半空中出光華的玉石塊,無論怎麼會是凡品。

「小心一點!」6通提醒,讓他不要大意。

「有我在,能出什麼事?」玉虛宮之主瞥了一眼老頭子。

6通訕訕的,不再說話。

楚風自然不敢大意,這種古玉石很難說清有什麼詭異。

不過,玉虛宮之主八景宮之主都探究過,想來不會有危險。

他將玉石塊握在手中,探出精神能量,小心的進入玉石塊內,頓時驚異。

黑色能量一簇又一簇,居然是花草的形狀,甚至有菩提樹,有扶桑樹,桂樹等,這可都不是一般的樹類。

可惜,都是黑色的,只是形狀一樣。

楚風很謹慎,向里而去,也曾嘗試牽引,但這些黑色物質無任何異常反應。

直到後來他探入大量精神力,入主玉石塊內,仔細感應,竟覺察出一縷生機,像是有生命體在這裡!

這讓他吃了一驚,一塊古玉而已,怎會如此?

楚風的神覺比常人都要敏銳,肉身能量與精神能量交融,像是可以滋養神覺,如今越的強大。

他確信,自己若隱若無的感覺到了。

他就要退走,將精神力扯出。

然而,驚變在這一刻生,玉石塊內的黑色草木都動了,鏗鏘作響,凝結成黑色劍體。

瞬息間,整塊玉石內部變得很古怪,這分明是實物玉質,但現在仿似形成一片開闊地,能讓精神常駐,很像是一座宮殿。

太詭異了,莫名形成!

楚風要退,但是感覺精神略疼,那口黑色劍體光,遙遙指向他。

「唉!」

一聲嘆息傳來,讓楚風有種寒毛倒豎的感覺,儘管是精神在此,但他依舊覺得毛骨寒。

「什麼人?」他預感到不妙。

楚風第一間防備,雖然是精神力,但凝聚成人形,且按照肉身那般運轉呼吸法,準備戰鬥並退走。

「呵,我們又見面了。」此時,就在那黑色劍體上出現一道身影,樣子有點慘,被劍體洞穿,他像是擺脫不了。

「是你!」楚風震驚,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一塊古玉中見到一位故人。

「呵呵,很意外吧?」黑色劍體插在那個人的心臟上,像是將他釘在那裡。

一絲絲精神能量從黑色劍體溢出,重組在那個人的身上,讓他越的凝實。

這雖然是一個老者,但卻有種獅子王般的銳氣,絲捲曲,眼神凌厲,死死的盯着楚風。

他竟然是席勒,一個本已死去多時的人!

席勒,號稱最後的騎士,曾在梵蒂岡布下殺局,造成驚天慘案,坑殺眾多王者,而後又組織人馬東征。

他實力高深,狠辣無情,是一個非常難纏的狠角色,多次讓楚風險些喪命。

不過,最後席勒被殺死在龍虎山上,飲恨而終。

怎能料到,他又出現了!

楚風瞬間想到很多事,當時在龍虎山廝殺時,席勒曾撿到一柄古怪的斷劍,跟金剛琢硬撼,結果光華刺目,能量淹沒那裡,最後那柄斷劍消失。

當時楚風他們毀掉席勒的肉身,找了很久都沒有尋到那口劍,便離去了。

「那口斷劍護住了你的精神?」楚風問道,想先穩住他。

「別嘗試逃走。」席勒平淡的,被黑色劍體洞穿,他像是毫無感覺一般。

「你覺得能留下我嗎?」楚風說著,並且在後退。

「你還是不要妄動,陪我說幾句話吧,不然我就直接自爆,黑色物質洶湧時,這裡將湮滅。」席勒冷淡的地說道。

楚風凜然,他不怕席勒,如今他可以對抗掙斷六道枷鎖的生靈,但是卻對那口黑色的劍體忌憚。

他總覺得不安,像是陷入莫名的絕境中。

「這黑色劍體是一種稀有的物質,可以說價值連城,是進化者中的神騎士磨礪自身用的,嗯,按照東方的標準來劃分,神騎士相當於是進化者中的金身羅漢層次。」席勒說道。

「你想說什麼?!」楚風逼視他。

「長話短說,黑色物質極其罕見,是妖聖從宇宙中淬鍊出來的,交給後人使用,磨練真身,但前提是你有資格用,達不到那個層次這就是致命的毒藥。」席勒嘆息,無比遺憾。

他用手撫摸黑色劍體,又身,搖了搖頭,帶着苦澀的笑,他意外找到傳說中的物質,但是卻無福消受。

「所以,你被它害了,馬上要死去了?」楚風口黑色劍體,那究竟是什麼詭異物質?

「是,我命不久矣。」席勒坦然承認。

這黑色物質非常奇異,像是能量,又像是精神體,但其實是實物,可卻能融入兵器中。

斷劍的主人原本是一個強大的騎士,他在以黑色物質磨礪己身,但漫長歲月前東征時,戰死在龍虎山。

席勒的精神沖入斷劍內,逃過楚風的必殺一擊,但卻也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現在,他離神騎士還很遠,這黑色物質對他來說致命,要將他腐蝕掉,根本擺脫不了,除非他死掉。

他曾闖出龍虎山,催眠普通人,奪走其肉身,讓自己的精神入主在那裏面,但現依舊無用。

在黑色物質的磨礪下,那個普通的肉身沒過多久就瓦解了,後來他又奪走強大的進化者的肉身,能支撐的久遠一些。

但可惜最後終究還是要瓦解,並且他的精神也在惡化,早晚會消散。

「嗯,對外說你有絕世呼吸法,引巨大波瀾,導致諸王在江西圍獵你的人是我。」席勒坦然告知。

楚風有怒意,想一拳斃掉他。

江西境內的風雲造成的影響太大了,他險些死掉,背後的黑手居然是席勒,他當時還在猜測,究竟是誰在散播消息,引世人貪婪,去圍殺他。

「你還真是陰魂不算,活着的時候,在西方世界就險些殺了我,便是死了也不消停!」

席勒聽聞,進行糾正,道:「我還沒有死。」

「你馬上就要死了!」楚風喝道。

「錯,我是要解脫了,而你將代替我,被黑色物質糾纏。」席勒微笑。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沒有害玉虛宮之主?」楚風沉聲道,這讓他不安。

「你猜?」席勒哈哈大笑。

楚風面色陰沉,冷冷的,雖然是精神顯化,但真人沒什麼區別。

「因為,這種物質纏上一個人後不死不休,要麼你磨滅它,要麼它磨滅你,我只有一次機會,能害一個人,自然更希望拉上你一起上路。」

「你真夠能忍的!」楚風意識到,自身危險了,今日可能要栽個大跟頭,甚至死在這裡。

席勒微笑,道:「嗯,我等的很辛苦,知道你會去龍虎山,所以寄身在一塊玉石中,一直在安心等待,同時也掐算着我自己能存世的時間,後來虛宮之主到了,我知道可以先落入他的手中,再來接觸你。」

「你這麼恨我啊。」楚風倒退。

「是啊,如果不是你,我的萬靈血葯就成熟了,如今我早已是掙斷七道枷鎖的高手,將成為6地上第一高手,到時候各地名山大川所有神聖果實,還不是任我索取,誰能與我爭鋒?你斷了我的成神之路。」

席勒很平淡的說道,但顯然帶着怨念。

「我的精神被腐蝕的不行了,已經要死了,能夠見到你很高興。」

「玉虛宮之主到底知不知道你在玉石中?」楚風問道。

「以他那麼精明與強大,總會有所覺吧。」席勒笑着說道。

「臨死你還在挑撥?」楚風冷聲道。

「呵呵,臨死前見到你真的很高興,我要解脫了,再見,接下來的苦難由你來承受吧。」

席勒大笑,他在焚燒自身,執意毀掉被腐蝕的不成樣子的精神。

與此同時,楚風怒吼,極倒退,要撕裂這片古怪的空間。

「沒用的,我死後,所有黑色物質都會糾纏上你。」席勒笑着說道,而後轟的一聲炸開了。

同一時間,劍體化成黑色物質,蔓延向四面八方,觸及到楚風,纏繞上了他。

「除非進化者中的菩薩,這個層次的生靈出現,才能幫你凈化,不然你好好享受吧,這種東西很珍貴,價值連城啊,妖聖的手筆,非他們不能淬鍊出來……」

席勒的殘念帶終於消失,最後的聲音像是魔鬼在絮叨。

三月最後一天了,有月票的別忘記投出,不然過期了。感謝。

巨臀妖艷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眾:meinvgu123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09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