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零六章 難解

席勒的死也可以說是解脫,被黑色物質腐蝕這麼久承受無盡的痛苦,現在精神燃燒,徹底絕滅。

楚風不得不承認此人是個狠茬子,如果不是被意外干擾,現在估計陸地上真的沒有人能壓制他。

哪怕現在席勒死去,也為楚風造成巨大困擾。

黑色物質觸及楚風的精神,如同錢塘江大潮決堤,大浪滔滔,他根本躲避不開,徹底被烏光淹沒。

楚風拼儘力氣,精神體艱難闖出這片古怪的空間,而後整塊玉石炸開,在玉虛宮中形成一片刺目的光團。

「楚風你怎麼了!」陸通失聲驚叫,這一刻老頭子臉色煞白,一下子慌了。

這個變故太突然,玉石塊解體,熊熊焚燒,照亮整片玉虛宮。

可以看到楚風的精神體十分痛苦,被黑色的物質包裹着,像是溺水的人在劇烈掙扎,想要擺脫卻不能。

陸通焦急,原本還在摸鬍鬚,現在直接扯斷半截山羊鬍,衝過來就要用手觸碰,想幫他除掉那些黑色物質。

「不要動他,後退!」玉虛宮之主喝道。

楚風的精神體發光,跟黑色物質糾纏,掙動地十分劇烈,精神能量宛若山洪決堤,呼嘯着,不斷起伏。

瞬息間,這裡的桌椅、兵器架子等全部漂浮而起,柄迅速碰撞,而後炸開,化成齏粉。

楚風的精神能量肆虐,跟黑色物質激烈對抗,但始終無法擺脫,沒有辦法將它驅除乾淨。

並且就在此時一部分黑色物質脫離精神,直撲他的肉身而去,沒入當中。

黑色物質很古怪,尋到同源氣息,感應到那肉身跟楚風的精神是一體的,現在分出一股闖了過去。

楚風知道暫時沒有辦法擺脫,境況糟糕,席勒的下場可能就是他明天的結局。

他的精神體沒入肉身中,這片地帶恢復平靜,遠處很多人被驚動,看着兵器被撕碎,數尺后的鋼鐵牆壁破爛不堪,都駭然。

楚風精神力肆虐,竟這麼的恐怖?眾人露出敬畏之色!

「楚風你現在怎樣了?」陸通滿是焦慮之色,他意識到,這次可能將楚風害了,真的不該讓他來玉虛宮。

楚風一句話也不說,他只想離開這裡,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身體出大問題的事實一旦暴露後會引發怎樣的連鎖反應。

「嗯?!」

楚風駭然,就這麼片刻間而已,他的肉身能量運轉遲滯,身體內的晶瑩的血肉通道猶若被堵塞!

這太快了,黑色物質十分均勻的分佈在全身各處,從筋皮到骨髓,無處不在,這種侵蝕速度有些嚇人。

相對來說,精神能量也被糾纏,但還不至於被黑色物質全面覆蓋。

楚風強行運轉體內的能量,肌體發光,波動劇烈,在他的前方那三尺厚的牆壁被撕裂,景象可怕。

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因為,他原本不想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想平穩而淡定的離去,可是剛才失控!

他竭盡所能運轉肉身能量時,它們沒有在體內流淌,而是直接衝出體外,他的毛孔發光,不再神聖,而在噴薄詭異的烏光!

可以看到他的體表黑黝黝,看着像是不壞之身的護體寶輝,但其實那是他的狀態糟糕透頂的體現。

頃刻間,不僅他的骨髓、筋皮被侵染,就是體內的能量都與那種神秘物質均勻地混合,彼此融為一體。

「楚風,你出大問題了,現在不要亂動!」玉虛宮之主開口,雙目神光湛湛,他四十幾歲的樣子,有種威嚴之感。

楚風默然,他心思電轉,現在不宜走了。

陸通直接出了一頭冷汗,不顧一切,衝過來抓住楚風的一條手臂,也不怕被那烏光糾纏於侵蝕,想要探個究竟。

「這是什麼鬼東西,怎麼會這樣?!」陸通平日像個老狐狸,但現在焦頭爛額,失去分寸,關心則亂。

玉虛宮中有很多異人,這裡的動靜太大了,不少人接近這裡,都露出驚詫之色。

現在的楚風名動天下,威震各族,到了外面后提楚風之名比提玉虛宮更有威懾力,讓諸王忌憚。

這是宮內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以前他們出去時,異類一些強大的王族很倨傲,甚至敵視,但現在都變得客客氣氣。

今日這麼近距離內觀察外界進化者口中的楚魔王,許多人心情複雜,有些激動。

一些年輕的女進化者眼神異樣,眸波流轉,盯着那個默不作聲而神色平淡的年輕男子看個不停。

「楚風可能出事了。」一個異人小聲說道,告知后趕到的眾人。

「出事?怎麼可能!不少人都在說他能競逐天下第一高手之位,誰還能上傷他?而且這是在玉虛宮。」

「情況很不妙,宮主帶回來的那塊古玉有問題,楚風被一層黑色光輝覆蓋,問題像是很嚴重!」

附近,一些人交頭接耳。

玉虛宮之主冷漠的掃了他們一眼,低語的異人頓時閉上嘴巴,不敢再談論。

陸通一遍又一遍的嘗試,但十幾次后他放棄,他的能量進入楚風的身體后被黑色物質排斥,並不能去滌盪與梳理。

楚風擺手,讓他退開,自身站在原地沒有動,閉上眼睛默默探視體內的情況。

他意識到,席勒為何只保留精神體,能奪別人的肉身也不願去接着折騰,因為這黑色物質對肉身的影響更甚於精神。

他的體內的能量運轉緩慢,像是在泥沼中行走,越發的不順暢。

他的精神也被侵蝕,但還能運轉,不是那麼的讓人徹底絕望。

不過,當他想動用御劍術時,也發現了問題,精神刺痛,十分難受,因為糾纏在精神能量中的黑色物質化成一柄劍體,將其精神體刺穿。

赤紅飛劍繞着楚風盤旋一圈,猶若一條鮮紅的蛟龍騰飛,劍氣破空,最後巴掌長的晶瑩劍體沒入他的衣袖中。

僅這麼短暫的片刻,他就感覺精神體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給我準備一間靜室。」楚風說道。

他知道現在不宜走了,原本想不動聲色的離開,但是他沒有料到肉身中的黑色物質那麼霸道,直接失控,泄露他的虛實。

很難想象,他身體出了大問題的消息傳到外界後會引發怎樣的後果。

或許那些財閥、異類中的對頭都要長出一口氣,甚至可能還會有一些列不可預測的事件接連發生。

「封鎖消息,任何人都不得泄露今天這裡的事!」玉虛宮之主下命令,他天生有種威嚴,雖然人到中年,但依舊英武,雙目犀利如電,掃過每一個人。

楚風坐在一件安靜的密室中,他再次嘗試,想要驅除黑色物質,但依舊失敗。

他將精神散發於全身,運轉神秘呼吸法,結果體表烏光蒸騰,跟外界的能量交融時依舊排除不掉黑色物質。

陸通始終跟隨着他,內心充滿愧疚,無比懊悔,越發覺得不該請楚風回來,不然的話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讓我們來看一看是否有解決之道。」玉虛宮之主來了,並且請來八景宮之主、碧游宮之主。

「有勞了。」楚風點頭,坐在靜室中,任三大高手施法。

八景宮之主有種出世淡漠之態,他在龍虎山斷掉一臂,沒有能接上,不過也不是沒有轉機,以後再進化時或許還能看到一線曙光。

碧游宮之主身體內血氣滾滾如江海,平日間很強勢,現在目光如電,將雙手放在楚風的身上,仔細感應。

三大高手一同施法,研究楚風體內的黑色物質,也嘗試進行清理,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沒有辦法驅除。

「麻煩很大,這黑色物質逆着進化之力,可能會讓人退化,不可捉摸。」八景宮之主說道。

到了這一步楚風沒有隱瞞,將在玉石塊內的遭遇講了出來,他也希望藉助三大高手之力化解厄難。

但現在看來根本沒用,三人聯手也毫無效果。

「我們去翻閱一下道藏,各種古代典籍等,查一下是否有什麼解決之道。」碧游宮之主說道。

「現在最好不要和外界聯繫,包括崑崙那邊,一切都保密。」玉虛宮之主離開前,這樣告誡楚風。

三人離開,這裡安靜下來。

陸通自責,恨不得以頭撞牆,他臉色非常難看。

「黃牛,我出事了……」楚風聯繫黃牛,站在玉虛宮外,冒着風雪,看着灰濛濛的而洶湧寒氣的天空。

此刻,他的身體還感覺不到冷,即便被黑色物質入侵到筋皮、骨髓中,他的實力依舊還擺在那裡。

不過,他內心中卻有種冷寂的感覺,第一次感覺到一種無力的涼意,因為他的世界或許將就此天翻地覆,發生巨大變化。

楚風來到順天後,消息已經傳開,這不是什麼秘密,接下來的兩日拜帖無數,擠壓一堆。

甚至,有的大妖王不遠萬里從名山趕來,要跟他一見,請人通報時言語熱切,帶着敬意。

有些大財閥則在第一時間準備厚禮,高層親自動身,要登臨玉虛宮,跟楚風一見。

其實,早先時他們已經有所表示,但都是試探性的,在楚風歸來歸來的路途上派人跟他接觸過。

而現在則很正式,都是天下最大的勢力,都是一方巨頭,經過龍虎山一戰,楚風的戰績震驚天下,讓各方忌憚,想不認可都不行。

楚風站在窗前看着昏暗天空中飄落的鵝毛大雪,很長時間都沒有動一下,在他身後的書案上是一摞厚厚的拜帖。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